第二天刚吃完早饭,邹旭还有苗刚就匆匆的来了,看着他俩的表情有些凝重,我心里忽然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邹旭刚刚坐下就急急开口:“纪惊冬,你摊上大事了。”

  妈的,我好容易的假装挺从容,他这一句话我立马不淡定了。

  “旭哥,快说说咋回事。”

  “那个程禄男被你一下子敲出严重的脑震荡。”

  “这个我知道了。”韩小雪昨天就告诉我了,所以我没有那么惊讶。

  “那你也知道他是咱这公安局局长的儿子?”

  #r酷匠…网v永久G\免费看b小p说v:

  我去,我好不容易平静下心情,这一刻又因为他的一句话掀起轩然大波。

  “旭哥,你能不能说的清楚点。”我苦着一张脸。

  这时候熊伟也凑过来,难得的正经说道:“旭哥,是不是他老子要干冬子。”

  邹旭白了熊伟一眼,“干毛啊。这用的着干么?直接给拘到局子里,想咋着还不他说了算。冬子这回真是惹上个硬茬。”

  我听着他们你一言,他一语的说着,心里更是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不过学校这方面你大可以放心,不会开除你的。昨天小黑子把我们审到半夜,他已经清楚这事本来跟你没关系,我们也一口咬定你是自卫,但是就怕程禄男他爹不那么好说话。”

  听完他的话,我从头凉到脚,妈的,本来就跟我一点鸟关系没有。可是这小老头能放过我?他这是专门找我茬呢。

  邹旭看我还是那么不确定又补了一句“冬子,你不用担心小黑子,他上面还有个校长呢。”

  这话说的有点奇怪。我疑惑的向他挑挑眉。

  “校长是我爸。”苗刚靠在窗子边,淡淡的说道,不显山不漏水。

  但是他这一句话就使我安了心。

  想到被八中开除时,大太阳的天我妈坐在学校楼下的花坛上抹眼泪,然后站起身去了我那个从来不联系的亲舅舅家,好不容易才让我大舅给我硬塞进二中,要是第一天就被开回家,那我真的无颜面对我妈了。

  “班主任已经通知了你妈妈,现在程禄男他爹还有班主任小黑子孔老师都在办公室呢。”邹旭继续说道。

  听完他这句话,我二话不说拔了手上的针管,下地就要往外走。

  “冬子,你干嘛去啊!”邹旭拦住我。

  我这个人一般的事儿都能忍,可是只要涉及到我妈,我真是一点都不能淡定。

  我不敢想小黑子会怎么跟她形容我,我也不敢想程禄男他老子会怎么刁难她。我只知道,我这一辈子最怕的就是我妈伤心。

  谁也不能欺负她!

  我抬手将邹旭拉到一旁,“我必须得去,我怕我妈会被他们吃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一直都是我在给她惹麻烦,可是她从来没有怪过我。

  看着我一脸坚定的模样,邹旭只说了一句:“我们一起去。”

  除了熊伟,我们仨打了一辆车,飞速回学校。他伤的有点重,而且我也不是去打架,所以没让他跟来,不过相互留了手机号,让我有事叫他。

  坐在车上,我忽然特别怨恨自己,如果不是我装啵依跟小黑子作对,我就不会被分去19班,如果我放学听韩小雪的话赶快走,不他妈想着勾搭她,我就会错过这场战争,如果胖子的那一钢管我躲开了,我就不会被程禄男欺负的还不了手,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不替韩小雪背这个黑锅,我妈也不会被叫来学校受责难。

  这一切都是我的任意妄为,不计后果的嘚瑟。

  可是我犯了错,却要我妈来承担,我真对不起她。

  在自责中,车子转眼已经来到学校。

  我下了车快步向三楼政教处跑去,我真的担心我妈。

  因为她真的受了太多太多的苦。

  有时候我就想为什么我爸跟她离婚那会我没有被判给我爸呢,这样我闯祸就不用我妈来替我收拾烂摊子了。

  这么想着已经来到了政教处门口。

  我从后门的窗子往进看了看,我妈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听着小黑子和那个公安局局长,唾沫乱飞的说着啥。而我们那个窝囊班主任站在一边低着头跟死了似的。还有那个程禄男的班主任也一样站在一边。

  我再也顾不得别的,跑到前面,“砰”的一声打开门,“有什么你们跟我说,别对我妈大喊大叫!”

  我这一出现,里面的人全愣了。

  然后我第一眼看见我妈看着我眼角红红的。

  而小黑子还站那大喊:“你给我滚回医院去!”

  我一下急了,跑到我妈跟前,把她护在身后,“我病好了,有啥跟我说吧。”

  那个局长看到我,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正好,我跟你妈沟通不了呢。你来了更好说。”

  听他这么说,我心中一痛。

  他拿过来好几张纸放在我眼前,看见上面那熟悉的字迹,我的眼眶一下酸的要命,上面是我妈写的字。

  我妈是哑巴,但是能听到声音,所以想说什么只能用手写在纸上。

  看着那几张纸几乎都写着同一句话,‘对不起,是我没管教好他。’‘真的对不起你们在给孩子个机会吧’‘医药费多少我掏,你们不要把他抓进局子’‘对不起……’

  看着看着我心里难过的不能自已。

  我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办公室这几个人,一个一个的看入心里。

  “你们想怎么样?”

  那个局长忽然笑了,“小子,我儿子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身为一个孩子的父亲,身为一个除暴安良的人民警察,你说我应该怎么样?”

  他说的义正言辞。

  这时候苗刚和邹旭走进办公室,“纪惊冬还未成年,并且还是学生。而且这并不是故意伤害,你的儿子也是闹事者之一,只是自己没能耐,被打了。”邹旭进来,不顾小黑子那张黑脸对着局长说道。

  “懂的还不少,你们几个行为恶劣,而且他在八中就是因为打架被开除,进这个校门第一天又惹事生非,这样的社会败类,已经对学校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你认为他还算学生吗?”局长还没说话,小黑子就插嘴道。

  两人一唱一和。

  “孙主任,他还算不算学生,这个事好像轮不到您做主吧。”苗刚抱着手臂淡淡说道。

  果然那小黑子老脸有些挂不住。

  我回头看向我妈,她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看着那两人一脸乞求。

  这时候站在一边的美女老师抬起头看了看我们,声音小小的开口,“主任,你看这件事,都是因为我和小陈管理不力,我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件事是我们班的李楠的挑起的,跟陈老师他们班这个转学生也没太大关系,您看是不是可以从轻处理。”

  她这一番话是我没想到的,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她身上,没料到她居然会替我说话。

  我感激的看她一眼。

  “你的确这个班主任当的不够格,我的孩子好好的送来了,现在却是在医院里躺着,你说说你这个老师怎么当的!”听到美女老师帮我,局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对着她吼道。

  妈的,他管理的这个市里,抢劫杀人的还少吗?家属何曾这么吼过他们人民警察。

  听到他这么一说,美女老师低下头,脸色尴尬。

  “现在我就找校长,让他开除你,然后再把你拘回局里,还有让你妈准备我儿子的医药费,如果需要手术会通知你。”局长似乎对我们有点不耐烦了。再也没有刚才的说话的委婉腔调。

  我苦笑一声,转头看见我妈眼角泛着泪花。

  对不起。

  我想我有必要像个男人一样去解决问题。

  这时忽然局长的手机响了,接起电话说了几句,那个局长一脸不可置信。又说了几句,他恨恨的挂断电话,转过头问小黑子:“我儿子不是被他打得吗?怎么他现在说自己摔的呢?”

  小黑子也是一怔,继而看向我。

  这时候熊伟的短信过来了。

  看完那个短信我微微一笑,“主任,局长,你们怎么能随便冤枉人呢,我可没打他。”

  一时所有人都有点摸不到头脑。

  小黑子愤愤的开口,“昨天你不是说你打的吗?”

  “主任昨天是你吓着我了,我一时没记清。看见他倒在我身边,所以才以为我打了他,现在被局长这么又一吓,忽然想起来了,是他自己摔的,而且局长你儿子可把我打的不轻呢。”我乐呵呵的对着他二人说道。

  这时那个公安局局长,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然后二话不说的开门离去。

  我转头对着我妈和邹旭苗刚一笑。

  他们有些奇怪的看着我,但是半响也是微微的笑了。

  送走我妈,走在回医院的路上邹旭撞了我肩膀一下。

  “你还没说,刚才那孙子怎么回事啊?”

  我得意的一笑然后把手机掏出来,打开熊伟的短信给他看:‘冬子,程禄男已经被摆平,你只要打死不承认他是你揍的就行!相信你大伟哥!大伟哥爱你!’

  妈的一想起来那个1米八的大个子在电话那头卖萌,我就一阵鸡皮疙瘩。

  “怎么从来没发现熊这么可爱。”苗刚瞟了一眼短信。

  “看把他能耐的,走我们快回去问问这孙子是不是把那程禄男给强了。”邹旭也哈哈的笑着。

  打了一辆出租。

  我们心情愉快的奔赴医院。

  回到病房,发现还有一个人。

  她正眯着眼睛,抿着嘴看着我笑。

  韩小雪,她又来了。

  我脸色一冷,要不是因为她,我也不至于走这一遭。

  “看见救命恩人就这态度啊。”她依旧笑着。

  纳尼?

  她救我?

  熊伟灿灿的笑着,搓着手,“小雪好本事,大伟哥没这能耐。”

  我心中忽然一阵寒意,这女人果真不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