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堆人里,我认识就俩,一个是邹旭,另一个就是那个走在最后提着一袋子水果的女孩。

  那群人里有俩坐到熊伟的病床边,询问伤势。剩下的几个站在病房里,眉飞色舞的说着今日的战绩。

  邹旭走到我的床前,嘴角挂着淡笑,看了一眼我的手臂。

  熊伟看到邹旭显得比较激动,“旭哥,快说说,那孙子怎么样了。”

  邹旭抬眼看了他一眼,“估计学校这次要劝退几个,应该有他吧。”

  “我问的是,老胖被你揍成啥样了,刚才都没顾上瞅他。”

  邹旭勾了勾嘴角,“比你好不了多少。”

  听到这话熊伟干笑一下,“老子现在还能去再干一场。”

  我听着他们说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被人忽略的感觉当真不好受呢。

  “不过说起来,你旁边这个哥们的那一脚当真让他有些不好消化,我看见他走路都有些不利索了。”邹旭微笑的看着我说,语气诚恳。

  听到自己被点名,我抬起头对着那个淡淡装啵依范的男人灿笑一下。

  “是啊,别看冬子残了一条胳膊,还是挺生猛呢。”熊伟扭头看着我说道。

  好不容易听到有人当着大家面夸我,说实话,心里那个美啊,就跟给评了一等功似得。

  这时候那几个人才注意到我,七嘴八舌,问长问短,套着近乎。

  我只是谦虚的笑,不,装啵依的笑。

  邹旭原本是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这时他坐在我床边的椅子上,认真的说道:“纪惊冬,欢迎你加入十九班,我是邹旭。”

  说完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听到他这么说,我忽然觉得直到现在,我才真正的算是这个班的人。

  片刻病房中掌声雷动。

  原来这个班,邹旭才是老大,小陈不知道排到第几了,这个班主任当得还真是失败。

  这时,来了一个30多岁的老护士,摆着一张欠次奥的脸,大声的嚷嚷:“不知道这是医院吗?让你们开表彰大会那。哪来的回哪去!”

  有几个人立马就沉不住气,脏话连连的对着那个老女人骂道。

  邹旭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头对我们说道:“我回去打听下情况,明天再来看你们。”

  说完,打了一声招呼,那些人大大咧咧跟着他走了出去。

  只是还有一个人,没动。

  那个女孩终于不在后边站着,走到我床前,放下水果,定定的望着我,“谢谢。”好听的声音从她的嘴巴里飘出。

  我微笑一下,没有开口。

  “我叫韩小雪。”

  我依然没说话,不是我傲娇,实在是我现在这幅样子,再说出那些泡妞的话,有点煞风景。但是除了调戏女生,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跟她们沟通。难道要问她时候来大姨妈,然后挑个时间去啪啪啪。

  这时候熊伟看不下去了,伸手从她刚带过来的塑料袋里拿出一个苹果啃了一口说:“冬子啊,小雪跟你说话呢。你丫装啥大尾巴蛆。”

  我白了他一眼,对着韩小雪咧了咧嘴:“那啥,你笑起来挺好看,像是栀子花。”

  靠,听完我的话,她又抿着嘴笑了,我醉了。

  熊伟吐了一口苹果皮,非常鄙视的看着我。

  我也“嘿嘿”的笑。但是下一刻我就笑不出来了。

  韩小雪乐呵呵的看着我说道:“那个程禄男我刚刚去看过了,好像是严重脑震荡,纪惊冬你下手真狠呢。”

  妈的,这个小娘们真黑。

  我脸色顿时一黑,心里把她骂了个透。

  或许那时我就应该有所警觉,这个干干净净的小女生绝对不是她表面那样看起来单纯无害,可是那时我没有现在的觉悟。

  熊伟还在那边傻笑的附和:“我兄弟多猛啊,小雪吓着你了吧。”

  韩小雪笑容更加灿烂,点了点头。

  我都不想看她了。奈何那笑容太美,我还是移不开眼球。

  我看着她冷冷的说道:“你还不回去上自习,都几点了。”

  她充耳不闻,拿起一个苹果用湿巾擦干净,轻轻的咬了一口,“我跟班主任请假了,下自习再回去,怎么滴你也为我挡了一钢管,我当然要好好照顾你了。”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稍微好受点,不过这个女人实在有些看不透,谁知道她怎么想的,不过有人要照顾我,我当然不能让她闲着。

  “是么,这样啊,我要尿尿。”我假装不好意思的看着她说道。

  她微微皱了下眉,脸蛋泛起一丝微微的红。

  熊伟笑的更加淫荡。

  “你让熊伟跟你去不就好了!”韩小雪听到熊伟的笑声,有些嗔怨的说道。

  “刚刚是谁说跟小陈请了假,特意来照顾我的。”我斜着眼阴阳怪气的看着她说道。

  看着她越来越红的脸,我心中暗爽。

  听到我的话,她“哼”了一声。起身推了我吊瓶车,我嘚瑟的跟上去。

  看着走在前面的她,微微透明的白衬衫能隐约看清里面蓝色的奶罩带子,诱人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我心中忍不住浮想联翩,要是她今晚上帮我打飞机该多好。

  原谅我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处男吧,我当时居然只想让她帮我撸一管。

  到了卫生间门口,这个小女人有些踟蹰,我抬着下巴大刺刺的看着她。

  看到我这样她只能不满意的嘟嘟小嘴,伸手推门进去。

  门刚开立即听到一边抽气声。

  我看着两个穿着病号服的猥琐老男人,盯着韩小雪眼睛都快想看进她衣服里,顿时心情有些不爽,妈的,这是老子废了一个胳膊,才换来的福利哪能便宜了你们。

  我轻咳了一声,那两个男人居然浑然不觉,都忘记了提裤子,那玩意软软的垂在外面,似乎是故意一般。

  我看见韩小雪脸红红的低下头去,好似下一秒就要夺门而出。看见这个小女人这样难堪,我心里有些得意,丫的不是刚刚还乐的那么嚣张。

  我清清喉咙刚要开口,哪知韩小雪忽然抬起头来,对着那两个看的直了眼的男人说道:“这么个小玩意,跟根牙签似的,还好意思拿出来嘚瑟。”那口气轻蔑的不可一世,虽然脸颊还是微红。

  两人老脸一红,回头提上裤子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我一时没忍住哈哈的笑起来,这个小女人有点意思。

  “看样子,你看过不少了呗,哎呀,听你这么一说,我都不好意思尿了。”我暧昧的笑着说道。

  她脸色一冷,在我那根被钢管差点打断的胳膊上使劲的拧了一下,顿时钻心的疼顺着神经在我身上叫嚣。

  妈的。

  老子现在想尿她一脸。

  我本来还打算自己脱裤子,被她这么一拧报复心立马上来。

  “给我脱裤子啊!”白了她一眼。

  她的脸刷一下又红了。

  扭头想走。

  我懒懒的说:“我要是尿裤子,反正你得给我换,给我洗。”说完我站在小便池前歪着脑袋看她。

  她转过头来咬了咬嘴唇,眼神愤怒。站在我身后双手顺着我的腰伸到前面,笨拙的拉扯着我的腰带。

  我:“哎哎哎,你不能硬扯啊,温柔点。”

  她:“……”

  我:“你怎么这么笨呢,往下点。”

  她:“……”

  我“你越拉越紧了。”

  她:“……”

  我:“你倒是快点。”

  看着她一声不吭给我脱裤子,我心里爽到爆。

  她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脱下来,我被她折磨的心里直痒痒。

  只能哑着嗓子说:“韩小雪,你在乱摸,小心老子残着胳膊也能办了你。”

  她似乎停顿了一下,然后猛地拉下裤子。

  “草,”我顿时大骂一声,当时疼我的我就想捂着蛋蛋蹲那。

  这个死女人。

  瞬间我一点想法也没了。

  这时韩小雪在我身后冷笑一声,“也不过如此。”

  妈的,她偷看!

  而且又被鄙视了。

  回到病房熊伟一脸奸笑的看着我俩,“冬子,我刚刚正考虑要不要下楼买个小雨衣给你送去呢,打起来挺猛,这个不行啊,以后跟着大伟哥多多锻炼。”

  Z“酷;匠D|网US正,M版`Q首\*发

  我苦笑一下,“是啊,您是伟哥,小弟哪比得了。”

  韩小雪冷着一张脸,看着我们俩,“看来你俩还是被揍的轻。”说完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我俩尬尴的互相看看,然后放声大笑。

  笑完,熊伟贼眉鼠眼的坐到我的床上献媚的笑着:“冬子,快说说,你俩在厕所里都干嘛来!”

  他一说起来,我想起下身还火辣辣的疼,那个娘们在使点劲我他妈就直接尿血了。

  我撇了下嘴角,“还能干吗,如你心所想,冬哥我把她玩了。”

  熊伟一听,哈哈的笑了,“看把你能耐的,你就吹吧。韩小雪什么女人,我跟她一个班多长时间了,我能不知道,你能把她上了,大白天说梦话呢吧。”

  草,被他耍了。

  “来来来,你快跟我说说这个娘们,早晚有一天让她拜倒在我胯下。”

  熊伟同情的看了我一眼,“你没戏。”

  我一下有点上火,“哥长的也不差,我咋就没戏了我。”

  “冬子,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还是别搞她了,这个女人跟一般的女生有点不一样。”熊伟偷偷的摸出一根烟,递给我一根。

  我心里有些纳闷,难不成她有对象。

  “熊伟你倒是给我说清楚啊,她难道有对象。”我接过烟没急着点。

  “那到没有,只不过这个女生吧,唉,我也说不上来,以后接触多了你就知道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更好奇了。

  这个小女生能有啥能耐。

  没想到第二天我就见识到了她的与众不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意思说:

因为之前标题敏感没有通过审核,我一直在码文没有看到消息,迟到了,虽然没人看,但是还要说一声,抱歉,答应的8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