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凳子如果真砸在邹旭的脑袋上,不死也残了。奈何胖子的胆子太小,亦或是力量有限,纯属虚胖。那椅子飞到半空就颓然落地,虚张声势罢了。

  不过随着他这一动作,两方人马立即冲过去混战,挥胳膊,抡拳头。那场面似乎还真有点你死我活的趋势。

  但是让我不能容忍的是,那椅子正好不偏不倚砸到了我的桌子上。本来刚刚整理好的书桌,一片狼藉,甚至桌子腿也断了一根,我那个黑色的耐克书包,被踩的面目全非。

  我去,就算残着一条胳膊,这也不能忍啊。

  正好,密密匝匝的人群里,我看见胖子被邹旭一支手拽着头发,一只手按着肩膀,腿狠狠的一下一下顶着胖子的肚子。妈的,瞅准机会,我准备去狠狠踹胖子几脚。

  因为看我缠着裹着石膏,那些人还算公平,没有下黑手。我艰难的移到胖子身后,哪知道胖子此时忽然开窍,一双手抱住邹旭的腿把他扳倒在地,两人在地上打起了滚。

  说实话,我这还真不好下脚。眼见他俩越滚越远,我只能继续坎坷的蹭过去,等待时机。

  能看的出来邹旭还是有点本事的,不出片刻他便坐在了胖子身上,轮着拳头一下一下的砸着胖子那张肉嘟嘟的脸。这时候他可能手打累了。四处瞧了一圈,捡起一个拖布的把手,狠狠的照着胖子那根张牙舞爪的胳膊砸去。

  胖子虽然肉多,好在灵活点,及时将胳膊收了回来,一下又翻身上来,占据上风。被胖子

  200多斤的肥肉压着,邹旭没一会脸就憋的通红。

  这时胖子的背正好毫无防备的在我眼前出现。

  好机会。

  我抬起脚,用上全身的力气踹了上去,一下把胖子踹的飞了出去。胖子倒地之后,顾不得疼痛马上回头找这个幕后黑手。

  第一眼就看到了我,我看见他眼中凶光一闪而过,爬起来就向我大步走过来。

  奶奶的,老子一只手,当然是想混进人群,所以急急的向后退。

  可是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挡住了我的去路,回头一看。

  居然是那个女生。

  在往后看去,原来她刚刚站的地方有几个人正打的热火朝天,血肉四溅,小姑娘吓得哆哆嗦嗦,不知道该往哪跑好。

  酷}匠网首'发#=

  一转眼的功夫,胖子就来到我身边,拿着一根钢管,批头打下。

  我本能的想躲,但是突然想到,后面的那个姑娘,鬼使神差的就停住了已经躲开的身影,抬起那条没有受伤的手挡了上去。

  下一秒,钻心的疼顺着胳膊蔓延全身,我能想到胖子用了多大的力,原谅我的无知居然认为他是虚胖。

  胖子一下得手,愣了一下随即一脸奸笑,举起手就想来第二下。

  尼玛的,以为是在打地鼠啊。

  然后胖子就被第二次踹了个大跟头,四脚朝天的倒在地上。来人正是邹旭,他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转身继续他的战斗。

  这时候我挂着一条胳膊,拖着一条胳膊,不知道有多狼狈。

  疼痛还没消散,身边又来一个男人,这小伙长的尖嘴猴腮,鼻子冒血,乌青着一只眼,二话不说狠狠照我腿上踹了一脚。

  我一下趴到地上,他顺势欺身而上,轮着拳头就打了下来。

  妈的,肯定是刚才被人揍了,打不过别人,又不敢跑,才找了我这么一个好欺负的,正好我又被大胖来了一管。他到想捡个便宜,奈何,我毫无还手之力。架着两条废了的胳膊,只能认命。

  感觉热热的液体糊了一脸,我知道我肯定鼻子被打流血了,脑袋也嗡嗡的想个不停,那小子像是山一样骑在我身上。重的我喘不过来气。

  就在快要被揍得失去意识时,忽然感觉身子一轻,那男生捂着后脑滚到旁边。

  我挣扎的抬头一看,那个女生双手掐着那条断了的桌子腿,一脸狠意的看着那个被她打晕的男生,虽然女生没有男生力气大,但是看得出来,她那一下,是酝酿了许久,现在双手还在微微颤抖。

  我忽然觉得我刚才绝对看走了眼,明明这个女生这么漂亮可耐。

  这时忽然听门口有人喊了一声,“小黑子上来了,快跑!”

  然后所有人都停了手,手忙脚乱的捂着被打的伤口往外跑。

  我也拼尽一身力气,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然后那个黑瘦的小老头便推门而入。

  看了那个倒地昏迷不醒的男生一眼,我忍着剧痛从那个女生手里抢过桌子腿。

  本来还在撕扯的邹旭和大胖,还有几个打得难舍难分的,看见小老头全部停手。乖乖站了起来。

  谁也不敢再动一下。

  那小老头一句话没说背着手打量了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我惨不忍睹的脸上,我似乎是看到他微不可查的笑了下。

  妈的,我终于知道他的厉害了,原来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身为一个校园领导,自然不能出手,但是我刚刚的表现完全挑衅了他的权威,那么就将我置身这里。

  好一招借刀杀人,不愧是主任。

  下一刻我们那个窝囊的班主任和一个漂亮的女老师急急忙忙的推门进来。

  看到这一室凌乱,两人皆是满目忧心。

  这时候那个女老师似乎发现了这个倒在地上跟死了似的男生,我看见她一下面无血色,飞奔过来。

  “程禄男!程禄男!”美女老师叫了两声根本没反应,这时候她终于掏出手机,哆哆嗦嗦的打了120。

  清点了一下,两个救护车连我在内一共拉走了7个人。

  胖子他们班4个,我们班仨。

  坐在车上,我忽然特别后悔刚才的举动。

  走之前,小老头看着程禄男只说了一句话:“他是谁下的手。”

  我看了一眼那个女生,她表情麻木,似乎还没缓过劲来,根本没有听到小老头的话。

  一时刚才还人声鼎沸的教室,顿时安静的要命。

  小老头阴沉的目光在我们所有人脸上来回扫视。

  没办法,我只能喏喏的应了声:“我。”

  然后我就上了救护车。他再没多说一句。

  不用问一声,凭借着多年打架的经验我也知道那姑娘的一桌腿绝对不轻。

  但是现在后悔也没啥用,谁让我刚才想逞英雄来。在夺过她桌子腿的那一刻,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

  为了一个素不相识,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这么做好像还真不值。

  叹了一口气,看见车上那俩个人都在看我。

  一个是长的挺大个,身体也比我们同龄的看起来强壮的,只是一双眼肿的根本睁不开,脸也像个包子。因此显得有些丑。

  另一个男生,捂着胳膊靠在车椅上眯着眼睛看我,他长的倒还白净,只是依然比我差了一点。

  这时我才发现,他胳膊的白纱布上还隐约有血渗出。难道刚才有人动了刀子?

  “兄弟,哥们小看你了,够猛的啊!”动了动喉咙那个包子脸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我心下顿时明白了,原来这些人一下午没搭理我,就是因为看我吊着一只手,根本没有战斗力。

  妈的,不知不觉就被人小瞧了。

  苦笑一声我略微装逼的答道:“妈的,这只手还没好,又来一只。刚被八中开了。这次不会又被撵出来吧。”

  顿时,那两人看我的目光有些不一样。

  我暗自得意,不过也有些害怕,因为如果那个叫程禄男的真出点啥事,开除都是小的,就怕真的赔上官司,不过总的来说,这场群架真跟我一点关系没有,来二中真是个错误,自从进了这学校大门,就一直这么背。

  “兄弟,我叫熊伟。”包子听了我的话继续说道。

  “恩。以后叫我冬子就行。”我也不再刻意装啵依,毕竟好不容易有个人搭理我。

  这时候那边一直眯着眼睛的男生,淡淡的说道:“苗刚。”

  我立刻友好的对他一笑,他也扯了扯嘴角。

  妈的,比我还能装。

  “冬子,你不用担心,放心小黑子绝对不会开除你。”这时候熊伟信心满满的对着我说道。

  我还他一个微笑:“老子才不怕那个,老子愁的是今晚拿啥打飞机。”我一脸认真道,说着还抖了抖两只废了的胳膊。

  熊伟本来还挺严肃的,听完我这句话,哈哈的大笑起来,连那个苗刚也被我说的,裂开嘴角,笑了。

  唉,总算是有俩熟的了。

  一路上我跟他俩连真带假的吹嘘了一下我胳膊断了的光荣史,两人皆是深信不疑。毕竟老子今天的战绩在这呢。

  虽然那本不是我的功劳。

  但是这个烂摊子跟本没人愿意收。

  到了医院,班主任已经等在那里了,这个弱不禁风,胆小怕事,软弱好欺负的男人,说实话我真的是打心眼里看不起。

  不过医药费还是得用他先垫上。

  拍完片,我庆幸了一下,还好这个手没断,不然我真的穿衣吃饭上厕所都是问题了。

  但是小骨微裂,也是需要住院观察几天的。苗刚是胳膊被刀子划了一个大口子,缝了18针,熊伟则是肋骨断了三根,也是需要住院。

  办好手续,班主任叮嘱了我们俩几句,便领着苗刚回去了。看得出这个他现在是摊上大麻烦了,连斥责几句都懒得说了。

  我和熊伟住进了病房。

  晚上还没吃饭,就来了一堆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意思说:

  每日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