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我跟小松一共喝了多少,我也不知道小松啰里啰嗦的说什么。我只知道我一杯一杯的灌着酒,今天我生日,苏唤静要跟我离婚。

  我努力的想把这件事抛之脑后,我想借着酒精短暂的忘记,我不是男人,我没有办法去坦然的面对她的背叛,我只想明天早上太阳升起,一切如旧。

  期间我只记得小松一会笑,一会又愤怒的拍桌子,一会又抱着我,看起来比我还要伤心难过,精神失常。

  怎么连难过都不能向他那样肆意挥洒,歇斯底里。

  最后还是小松买单,因为我真的醉的不省人事,我只记得他要送我回家的时候,我挣扎的说:“我不想回去。”

  那个家里只要我闻到她的味道就疼。

  回到小松家我跑到卫生间吐了不知道几次,胃里不停的翻滚蠕动,我想把整个胃都吐出来。然后吐着吐着我就清醒了。叫嚷着让小松给我倒水。看他捏着鼻子收拾厕所的身影,我端着水倚在门上哈哈的笑。

  “你他妈刚才绝对装的。”小松听到我的声音回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道。

  我撇了撇嘴,一头躺在床上,呼呼睡去。

  半夜被尿憋醒了,然后睡意全无。

  点了支烟,我靠在床头看着睡的死死的小松,一时不知道该有怎么样的心情。

  我之所以跟苏唤静结婚,是因为我欠了一个人的情。我曾发誓我会好好对她,以后心里只有她一个女人,跟她结婚这一年来,我也做到了,我对她视若珍宝,把我能给的,一点不剩给了她,或许我不够爱她,可是我相信过几年我总会喜欢上她的因为她是那样爱我。

  有个贱人对我说过:“找个你爱的,不如找个爱你的。”

  虽然她是我恨的人,可是她说的挺对。

  跟唤静结婚时,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会好好对这个女人,我会一心一意。我会把我所有亏欠别人的在她身上补回来,我要让她成为最快乐的女人,我努力挣钱,我努力对她好。可是没想到,没想到啊。

  结婚还不到一年。我真的很差劲吗?她就是那么不信我。我觉得会爱上她,可是如今她却不给我这个机会。

  甚至她说出离婚的前一秒,我还在想着如果她跟我低头认错,如果她说:冬子我一时冲动。如果她说:冬子,原谅我。如果她说:我还是爱你的。

  虽然她被别人上了,可是我还会原谅她。

  在这个冷漠的城市里,找到个人互相取暖多不容易。

  可是苏唤静,你就真的能这么干净利落的和我说离婚吗?

  到现在我都没能缓过劲来,明明她那么爱我,明明我对她很好很好。

  想着想着烟灰掉在了床上,我刚想伸手打掉。那边一个黑影忽然“腾”的坐起来,“你他妈是不是想连老子的房子点了。”

  我哑然失笑。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离就离,冬哥什么时候缺过女人。”看我没反应,小松也点燃一支烟,搜肠刮肚的找话安慰我。

  “是啊。”我吐出一口烟缓缓的说道。

  “大丈夫何患无妻。”

  “是啊。”

  “天涯何处无芳草。”

  “是啊。”

  “何必一棵树吊死。”

  “是啊。”

  “你他妈再说一遍‘是啊’我看看!”

  我抬头看着黑暗里小松模糊不清的脸,但是我能想象到此时他一定是觉得我好窝囊。

  “你说的都对,可是我还是心里难受,为什么她会背叛我。”香烟燃尽,看着那点微弱的红慢慢隐去。我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也是啊苏唤静不是一直都爱死你的那种,为啥会做出这样的事。”

  “我刚刚也不明白,现在想到原因了。”我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的点点霓虹。

  “为啥?”

  “那小子的比我大。”我面无表情。

  果然听到小松“嘿嘿”的笑,最后一翻身躺下捂着被子低低的笑。

  看到他这么开心,我也微微的笑了。拿起小松的手机打了移动的客服,然后很快的查到了那条陌生短信的号码。

  看着那个没有一点温度的号码,我手指在小松的触屏手机上犹豫不定,我找了这么长时间的人,她居然敢联系我,韩小雪,她是我有生以来,最恨的一个女人。我恨不得现在就将她撕肉扒骨。

  这个女人阴狠毒辣,淫荡放纵,卑鄙狡诈……所有不好的词语都能在她身上体会到。五年前我是怎么也想不到我会如此如此的想她死。出车祸,得绝症,掉水里,被黑车司机……。任何一种死法都可以,只要是不得好死。

  不然迟早有一天我会被她折磨死。

  我轻轻的起身,下地走到卫生间,关上门,夜里安静的我都能听到我的心跳声,听着卧室传来小松的呼噜声,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凌晨。

  我按下了拨号键。

  嘟嘟的声音持续了很久,不知怎么现在我忽然希望她不要接了,数到三,她如果不接,我就挂断。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胆怯什么!

  手机突然的震动一下,她接了。

  “喂,哪位?”懒洋洋的声音让我如此熟悉,我有些握不住手机,我不知道我现在是该破口大骂,还是问清地址直接过去。脑中的那些久远的回忆再次袭来,我深呼了一口热热的空气。

  “韩小雪。”咬牙切齿的呼出那个让我恨之入骨的名字。

  那头明显一愣,过了几秒,传来了“咯咯咯”的笑声,透过薄薄的手机传到我耳朵里是那么刺耳恶心。

  “怎么?好戏收场了。”笑了片刻电话那头她得意的说道。

  听到她这句话我忽然失了声,下班回家看到的那件事又在我脑中播放一遍,我现在恨不得透过电话把那个婊子抓出来。

  “韩小雪,你消失了那么久,这次出现,就是为了这件事?”我强忍住怒火。

  “呵呵,不全是,不过我也费了好大的力气,你知道要找到个合适的男人勾引那个贱人多么不容易。”

  “好啊,你成功了,那么现在咱们俩应该好好谈谈了吧。”

  “我说冬子啊,你还是这么幼稚,你即使知道我就在这个城市,你也永远找不到我,更别提我会送上门,我怕你杀了我呢。”韩小雪娇笑的说着。

  “你还真担心对了,韩小雪我要是找到你,我一定会杀了你。”我恶狠狠的说道。

  “放心你没有那个机会,除非啊,我已经死了。”

  “即使你死了,我也会挖坟掘墓,把你从棺材里拉出来鞭尸。”

  “傻瓜,火葬完都成灰了,你鞭什么去。冬子,你还是那么可爱呢。”

  我气得有说不来话,这个贱人永远都这么牙尖嘴利。

  “冬子,你自己想想你有什么好恨我的,当初若不是你背叛我,我又怎么会如此处心积虑的报复你呢。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你的报应。”电话那头她的声音不复刚才的得意,带着浓浓的恨意。

  “如果我知道你这样,我当初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别这么说,你既然已经招惹上我,自求多福吧。”韩小雪恢复早前的得意,停顿一下她笑着说“对了,冬子生日快乐啊。”说完便挂了电话。没容得我多说一句。

  快乐,快乐你妈比啊!

  我胸腔堵满了不知名的情绪,烦躁,愤怒。却又找不到发泄口。就那么硬生生的让它在胸膛里咆哮。

  再打过去,已经关机。

  我一遍一遍的拨着那个号码,一遍一遍听着那冰冷的声音重复告诉我关机,关机,关机!

  {更¤Y新最快;上●酷匠55网9

  妈的!

  我把小松的手机放到洗手台上。我不想摔坏第二个了。

  拧开水龙头,凉凉的水哗哗的冲刷着我颤抖的手。将头埋进洗手池里。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猛地将头抬起。

  望着镜子里那张滴着水珠的脸,我真的是一个男人么?为什么苏唤静会离我而去,为什么韩小雪怎么也不肯放过我。

  不知为何,在这闷热的夏夜里,我忽然感觉透心的凉。

  我有些后悔,当初怎么就会得罪了个这么恐怖的女人。

  如果不是她,我想现在已经找了一个温柔贤惠的好媳妇,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每天上上班,打打游戏,傍晚,厨房里会有个声音说:“冬子,洗手吃饭了。”

  我也就这点出息,老婆孩子热炕头,就这样活着。

  可是也许是我以前太放纵,所以老天派了这么一个女人,来讨伐我。一次又一次,说实在话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回了,当我以为终于可以幸福快乐的过着小日子的时候,冷不丁的韩小雪就会向毒蛇一样冒出来,在我的身上狠狠的咬一口。看我疼,看我痛,看我毒发身亡。

  将我拉回原点,踏碎我的幸福的美梦。

  甚至将我送上绝路。

  我竟不知道她为了报复我,会这么不顾一切。有时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总会担惊受怕,生怕下一秒,韩小雪就会冲上来,打破这一切,而她也确实如此,没有一次让我失望。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记得初时,她还是那个扎着马尾,干净明媚的小女生。

  她也算我的初恋,故事还要从五年前说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