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学校之后大约是上午第四节课刚上,我没有直接回班,而是给邹旭打了电话,拨通电话响了好久,那边才接。

  “喂,哪个孙子?”邹旭懒洋洋的声音带着微微恼怒。

  我知道他肯定是又在睡觉了。

  “你冬哥我回来了。”其实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还真的有些犯嘀咕,不过好歹和邹旭也算是比较熟了,虽然还比不上他们称兄道弟的,但是我也在想着这方面努力发展,毕竟邹旭可是我能否在二中立足一个重大的因素。

  听到我这么说,那边“草”了一声,然后又哈哈的笑了,“冬子,你在哪呢?”

  “宿舍楼这边。”

  “收到。”

  邹旭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慢慢的悠哉悠哉的往宿舍那边走。

  其实至今我都不知道我的宿舍在哪呢。

  很快就看见邹旭一溜小跑的过来了,见到我微微一笑,然后伸出手一下拍在我的肩膀上。

  这孙子,就算我胳膊没事,也得让他给我拍出个好歹来。

  我呲着牙,对着邹旭笑了笑。

  他眼睛一亮,然后围着我打量一圈,口中还啧啧有声,我让他看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刚想说话,他又用力的一下拍在我肩膀上,“你小子这是去住院来,还是去度假来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离孔迪可远点啊。”

  我别过头,叹口气。“邹旭,你平常不是挺成熟,挺酷个男人吗?怎么一下子变的这么墨迹。”想起他跟老胖打架的时候,散发出的气场,那时候觉得他真是个有魅力的男人,怎么一熟悉,居然是这样呢。

  我俩溜溜达达的往宿舍里走,上了三楼,我们宿舍在楼梯旁边第一个房间走进去一看,四张上下铺的床上,只有挨着门边的一个床上空荡荡的,只有下面一个露出难看的木质材料的光床板。

  我有点奇怪,难道我爸说给我送行李是逗我玩呢?

  邹旭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然后用手摸了摸鼻子,“那啥,冬子你知道快到冬天了,你的行李看着挺暖和,兄弟们就借着用用。”

  卧槽,邹旭这伙人还真是穷凶恶极啊,差点误会我老爸了。

  虽然心里很恼怒,但是毕竟我来之前他们也不认识,欺负新同学理所应当的。我也没啥怨言,可是我回来了,当然要把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

  我坐到我那光光的木板床上,闻着宿舍里那一阵阵臭脚丫子味,邹旭坐到我对面掏出一盒紫钻,点燃一根递给我,我拿在手上瞧了瞧,叼在嘴边,眯着眼睛吸了一口,熟悉的感觉,“老胖那边有啥动静没?”

  邹旭抬起一只脚踩在床沿上,弹了弹烟灰,“他来咱们班说过,只要你出来就保准在把你打回医院里。”

  我自嘲的笑笑,这梁子还真结大了,不过老胖这么恨我,肯定是因为撸撸男,本来他找来了程禄男帮忙,结果他被打的脑震荡不说,他那个小女朋友也没给处理好。

  “冬子,你别害怕啊,这不是还有我呢么,你旭哥怎么也说是高二的老大呢。”看我没说话邹旭安慰道。

  不过今天看来,我还真有点怀疑,这高二老大是他自封的吧。

  “就是啊,有旭哥罩着我,老胖算啥。”我乐呵呵的附和。

  “不过今晚上可能会有活动,你胳膊好了吗?”

  “额,我胳膊要是在那么来一场,这辈子就算废了。”说道这里我还是真有点担心,出院的时候医生告诉过我,半年之内不能干重活,不能太过用力。

  “哈哈,放心,今晚上你就跟在我身后就行了。”

  与邹旭说说笑笑中午也放学了,本来打算我们几个去吃饭,结果手机来了一条短信,“班里找我。”

  是韩小雪。

  本来我不想搭理她,今天刚回来学校,我当然得先跟邹旭了解了解今天晚上的事情,可是无奈这个小女人比较难缠,所以还是先去看看她,没准晚上还能出去开个房啥的,与跟邹旭去打架比起来,当然还是跟韩小雪去开房的诱惑大。

  我跟邹旭说了声,就慢慢的往班里晃荡。

  走到教室的时候,班里面已经就剩了韩小雪一个人,她靠在窗子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运动装,抱着手臂,面色平静。

  我大步走到她身边,低下头在她耳边低低的说道,“怎么,你想我啦。”

  她不以为意的一笑,然后仰着头看着我,“小陈让我监督你,写好那一万字的检查。”

  卧槽,这个女人绝对有能力一句话就让人换个心情。

  “小陈为啥让你监督?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我出院这事就告诉了邹旭一个人啊。

  韩小雪绕过我,走到一个椅子边坐下,“熊伟告诉我了,还有难道你不知道我是高二十九班的班长吗?”

  纳尼?班长?韩小雪?

  这么具有杀伤力的一个班居然让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女生当班长,我真怀疑小陈是怎么想的。

  j;更●*新{*最@快上酷K匠v#网~O

  “小陈怎么会让你当班长,不会是你跟他有一腿吧。”

  听到我的话,韩小雪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孙主任说上课之前要把检查交到政教处,如果你还在这里跟我继续扯淡,那我就不管你了。”

  看她说的义正言辞,我真怀疑那天在医院亲的是不是她,怎么回到学校她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无奈现在小黑子抓着我小辫子不放,只能回到座位上,拿出两张邹巴巴的纸搜肠刮肚的拼字数。

  韩小雪满意的笑笑,拿出一瓶营养快线,慢悠悠的一口一口喝着。

  妈的,老子早饭还没吃呢!

  这个女人真是难搞。

  我心里非常奇怪她是怎么想的,明明是要跟我交往,怎么还能对我这样冷淡。

  从小我的语文就不好,作文从来就没写过,现在让我写一万字的检查,这简直是要我的命,不过我现在只能屈服在小黑子的淫威只下了,我实在怕他在让我妈来学校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我来来回回只憋出了20个字不到,看着韩小雪在一旁悠闲的摆弄指甲,我恨不得去把这个女人掐死。

  “喂,韩小雪,你能不能尽一下当女朋友的义务。”我实在是憋不出来了。

  她微微的撇了我一眼,“怎么了?”

  还问怎么了,我肚子饿的咕咕叫,难道她是聋子吗?

  但是眼前还有一个比肚子饿更严重的问题我的一万字是憋不出来了。

  “小雪,你能不能帮我写一下这个检查,我实在想不出来。”

  她轻笑一声,直起身慢慢的踱过来,走到我面前停下,低下头看着我,淡淡的说道:“我都没有写过呢,怎么会帮你写呢?”

  看着她这模样,我火就上来了,这个小娘们真是欠收拾,“你不会写,你这班长是当着玩的吗?你还想不想让我当你男朋友!”

  怂的我只能拿这个威胁她,因为眼下我实在找不到别人来帮忙了。

  她愣愣的看了我一会,忽然弯下腰笑了起来,“冬子,你有没发现你很可爱。”

  可爱,可爱你妹啊。

  我没好气的看她一眼,“噌”的站起来,就往外走,大不了回医院继续跟痘痘妹调情。

  她忽然从后面拉住我,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张白纸,“我不会写,可是我会抄啊。”

  我回过头,韩小雪眼睛亮亮的看着我,“这是我昨天在网上搜的,东拼西凑的写了一万字。”

  呃,谁来救救我,怎么摊上这么一个二货女朋友。

  我现在就想抱着她狠狠的亲一口。

  我还没来得及行动的时候,裤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熊伟,刚接起来,那边熊伟的笑声就传进我的耳朵,“哈哈,冬子啊,你怎么惹到那个痘痘妹了,现在她在我跟前逼着我要你电话呢。”

  想起这个事情,我心里很是得意,“熊伟,你问问她我送她的礼物可否满意。”

  “你小子啊,行了,我还指望她给我介绍女朋友呢。兄弟只能对不起你了。”说完熊伟就把电话挂了。

  这小子出卖我。妈的。

  转过头,看见韩小雪一脸冰冷的看着我,我顿时明白了,然后给她解释了半天。

  “那你到底送了她什么?”

  “就一管治痔疮的药膏。”

  然后我就看见韩小雪笑弯了腰。

  我们两个说说笑笑的准备去吃饭,这时候班里的门被“砰”的一脚揣开。

  进来一个光头的男生,“你就是打了程禄男的人啊,小子你叫啥?”

  在我看清光头男后面跟着的老胖的时候,我明白了,这场战争恐怕是提前开始了。

  左看右看,除了一个拖后腿的韩小雪之外,没有一个人能帮上我,我的胳膊啊。

  心里叫了一声不好,但是输啥不能输气势,于是我大声回道,“老子承德二中纪惊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