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被痘痘妹这么一搅和,我至今都对医院有着怎么也无法抹去的阴影。

  被当做人肉沙包试完针,我就找医院申请了出院,正好我的那条裹了好俩月的石膏胳膊也终于可以恢复自由,虽然还不能做太过用力气的事情,但是只要拿掉那恼人的白纱布,我帅帅哒形象又可以找回了。

  晚上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熊伟的时候,他嫌弃的看了我一眼,“冬子,你那条胳膊有没有已经没多大区别了。”

  我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看我走了,自己一个人独守空房,寂寞难耐啊。”

  熊伟“嘿嘿”的笑了,眼角弯出几条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细纹,点了一支烟,“冬子,我有时候觉得没事在医院里躺躺也不错。”

  “蛇精病!”我不在看他。

  侧过身躺在床上,看着漆黑的夜空中几点繁星,它们不停的闪闪躲躲,似乎是被着凉丝丝的秋风吹得不停打颤。

  我不知道室外是怎么样一个温度,只是靠着内心深处的感觉,外面一定很凉。因为我都似乎能感知到,裹了裹被子,我看见冬天正站在不远方向我招手,它的身后是漫天冰雪,冰凉刺骨。

  就在我发呆的这段时间,对面已经传来了熊伟轻微的鼾声。

  我轻笑一声,晚上的时候这小子又跑了一趟厕所,并且呆了很久,这孔老师真的是妖法无边啊。

  想起孔老师,我也忍不住想要吸吸手指头,那具成熟美丽的身躯,让我们这群青少年心驰神往。孔老师的一言一行,都是无声的在向人们诉说着她的美丽。

  那张漂亮的小脸上,五官精致的摆放在最适合的位置,还有那张诱人的唇,不知道吻上去,会是怎么样美妙的感觉。

  忽然,我的脑海里不受控制的跳出来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硬生生的挤走了我美丽的孔老师。

  我不为何会忽然想起韩小雪,其实虽然我跟她发生了这么多可以产生感情的桥段,偏偏我对这个女人就没有一点感觉,如果非说出一种,那么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倚天屠龙记的赵敏,天龙八部里的阿紫,美人天下里的武媚娘。

  呃,这么说有点夸张了,但是我现在还真的是相信了熊的话,这个女人还真不同平常的女人,她的身上透射出一股让人难以捉摸的感觉,像是迷一样,又或是毒。

  我偏偏就不是那种对啥都好奇的人,所以对于韩小雪,我最大的想法就是把她上了,然后跟熊伟他们吹吹牛逼。多余的想法一点没有。

  就算她真的是个妖精,我也会当那个毫不留情的法海,照收不误。

  想着韩小雪一脸小女人的跟在我左右,提鞋倒尿,我就能乐得合不拢嘴。

  “傻啦。”

  一个突兀的声音闯进我的耳朵,转过头,看见熊伟已经坐起身,叼着一根烟,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我。

  原来我笑出了声。

  “你是不是偷着想韩小雪呢你。”

  熊伟看我没答话,吸了一口烟说道。

  “没有!”

  我原本是真的没打算要想起她,可是不知为何,她就那么跳进我的脑海,被熊伟猜中的时候,我忽然有种心虚的感觉。赶忙矢口否认。

  “呵,我就问问,我知道你肯定也迷上孔老师了。不得不说孔迪真的是个大美妞啊。”熊伟叼着烟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仰着脸,一脸满足的说道。

  我当然也是喜欢孔老师,可那尼玛是比我大十岁的妞啊。

  “你知道为什么老胖和旭哥这么不对付吗?”

  “为啥。”

  我也坐起身,拿起一根烟,不在乎的随口问道。

  “就是因为孔迪。”

  “啥!”听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不敢相信。

  怎么,难道不是因为高二老大这个位子吗?妈的我这顿揍真的白挨了,人家俩情敌PK,我跟着凑啥热闹,又不是谁打的猛,孔老师就会看上谁。

  “我们高二一共19个班,前十个班是尖子班,都是学习好,任学的优秀学生,而后九个班则是不学无术的渣渣,又或者是有啥毛病的学生。像是我们班就是整个高二最差的班。”

  操,小黑子你他妈这个大贱人,我妈还指着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拿奖状呢!没想到他居然直接给老子塞到这么一个班里。

  我终于能理解小陈的苦衷了,学生分好坏,当然老师也是一样的,有关系,有背景的老师当然去管那群优良种子,而像小陈这个没势力,没背景,还胆小的活该受欺负,管了我们班。

  “咦?不对吖?你不是说过孔老师是从尖子班调过来担任老胖他们班的班主任的。”我忽然想起那张挂着两个酒窝的脸孔,那么迷人,怎么会被调离尖子班。

  “是啊,也就是三个月前把,孔老师本来是二班的班主任,可是不知道为啥突然就调到了14班,而且还教我们班和17班,18班的语文,教学工作量非常大。也就是那时候,旭哥开始注意到她,然后就不可自拔的喜欢上她,当然孔迪这么美丽的女人,喜欢她的男人数不胜数,这其中也包括老胖,看见旭哥殷勤执着死皮赖脸的腻歪着孔老师,他自以为是的要帮孔老师扫清麻烦,所以才会挑起矛盾。”

  熊伟说了这么一大截话,拿起柜子上的一杯水,喝了几口。然后叹了口气,“红颜祸水啊。”

  我“嗤嗤”的笑了。

  我说为啥孔老师会帮我们说话,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啊。

  这女人,还真是个祸害。

  不过我们男人就愿意被祸害。

  “这俩傻子打的你死我活,那孔老师就真能看上他们吗?”对于邹旭和老胖的这种行为说实话我觉得很好笑,你可以为女人打架,前提那个女人必须是喜欢你,或者跟你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是孔老师比我们大了十岁,我们这种打架的行为在他们老师的眼中,不过就是小打小闹没事装逼。

  孔老师怎么会喜欢这种小男人。

  “这我到不知道,可是孔迪没有男朋友啊,我们都有机会的。”熊伟将烟掐灭,躺下盖上被子。

  我无奈的笑笑。

  还是搞我的韩小雪比较符合实际点。

  “冬子,明天回学校你一切小心,先去找旭哥了解情况。”熊伟嘟嘟囔囔的嘱咐我。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暖暖的,说实话,除了我一个从小长大的哥们,别的朋友在我眼里只能是狐朋狗友,但是今天熊伟说这话我还是很感动,他这个人比较老实,还很仗义很多年后我们的关系都很好很好的。

  第二天我找到护士室,两只活动自如的手里捧了一个精美的礼物盒。然后我直直的走到痘痘妹的桌子前,看着她一脸震惊的表情,我心里狂笑不止。

  最…新|u章节上{‘酷v匠网qd

  “对不起,昨天是我太过分了,今天我就要出院了,这几天谢谢你了,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我情真意浓的像她道谢。

  果然痘痘妹脸上痘痘空隙的皮肤已经微微泛红,感动就差哭了。我得意的一笑,然后贴到她耳边轻轻的说道,“等我走了在打开啊。”

  随后大步踏出医院。

  我出院那天天气很好,艳阳高照,天空如洗。

  我没有直接回学校,而是找了一家服装店,狠狠心花了八百块,从上到下,置办了一身行头,很单一的颜色,深蓝色牛仔裤,砖红色T恤,还有一件比较拉风的黑色外套,脚上还是我那双红色耐克。

  然后又跑到理发店,剃了一个干净的板寸。

  望着镜子中这个帅帅的小伙,我很满意的笑笑,之前我的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总是我长的像是女孩,尤其是说我一笑更像,那会每次我都是狠狠的骂她一顿。我这么爷们个男人,怎么会像是女人。

  不过现在看来,即使剃了板寸,用现在的话说还是有一种阴柔的感觉。

  那时候我觉得这样很帅,那些小女生不是都迷那些韩国欧巴,我就有这么一种感觉,还很沾沾自喜。不过现在想来我长得真的有点娘炮。

  可是我骨子里可是兽血沸腾,纯纯的爷们。

  我为什么总是强调我是爷们,我是男人,有人说越是在意什么事情,你就表现的越看中。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这样。可是我还是要说一句。

  我真的是男人。

  从理发店出来,我直接打车回到学校,妈的,我妈给我拿的钱我差不多花了一半了,但是我觉得很有必要,让二中这群美女还有这帮孙子在重新认识一下他们冬哥哥。

  车子平稳的驶到二中门口,我将钱递给司机大叔,妈的他居然没有接着而是别别扭扭说:“小哥,你把你电话给我吧,车费我不要了。”

  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是咋回事,以为天上掉下个好叔叔,于是欢快的留了手机号,并且还记下了好叔叔的号码。

  再后来的日子里,熊伟,苗刚他们不知道因为这个事情笑了我多少回。

  站在二中的门口,我想起初来时,嘴角轻笑,“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我纪惊冬出院了,小黑子,小胖子,撸撸男,还有二中的美女你们给我等着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