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取奖励。想要军装吗?现在你可以随便说,还会有额外的钱,另外还有只要达到任务次数,以及军官们判别出的级别难度,奖励越来越高。这一些都是可以累积的。”尔雅笑道。

  “这么好。”一旦明白,瞬间明白那位将军舜耕傅的用心,而这只有在这有,其他别处没有。

  在军官心中,有国家给的钱已经足够。所有军人都为国家奉献而来,但家人呢?这是一个在如今风斗城内全面实行奖励制,但依然未能得到全面推行的原因。各有各的理由,可是这里看似现实,但却格外让人安心。钱,多了,没坏处,全靠本事,激励人心。

  但,往往更多人则想到了最坏的情况,那就是人都为奖励而来。将来一到大事之上,人心溃散。一旦国家处于为难之际,没有了钱的支撑,还靠什么维持?

  人太多了,观点太多了,似乎都有道理,而这不管那些,为了更好而继续前行。

  军人为国奉献,谁都认可。可外面的人现在条件越来越好,物质生活越来越优质。可军人的家里却穷的连上方的军官都看不下去。军人的钱看似很多,但要建房娶媳妇,需要钱。军人一辈子的钱加起来都不够买一栋房子,大有人在。这是以前,哪怕现在依然存在。

  这一些大多都是底层的战士,每月就好似外面的职员般领着低工资,高强度训练。

  而冯浩以及后来者改变了现状,至此风斗城成了符仙国内最为出挑,但最不受认可的城市。

  廖宇凯跟随着三人走近其中一个柜台,文刚只是道:“任务已完成,领取奖励。”

  柜台上的那个穿着军装,但却不一样,这里面的军务服务员几乎都是一致穿着比较相对休闲的服饰。军官与战士也有区别,军装是不一样的。而空军、海军以及陆军的军装也是不同。

  那位战士年纪不大,看了一眼,在柜台之上的物品就飞了起来,立即将眼前的四人全部扫描其中,片刻间在仙脑上就出现了任务目标以及完成情况。其上有一个巨大的印章盖在其上,还有一行字是漂亮的完成任务,这些盖章与评价是警务士那边统一情况决定的。

  任务有完成的好的,但也有将目标人物灭去的,看似完成任务,但依然失败。奖励随之任务完成程度而给些具体的评价体系,在这一行字下方还有数字打分,满满的一百。

  那位战士只是道:“嗯,完成的很好,每人奖励五十符币,以及累积军分5分。”

  “这位战士没有军卡,现在可以进行补办,请稍等片刻,马上就好。军分已打进你们的军卡。”他的话语声很职业,办事干脆,只是片刻后一个机器人就从内室里走了出来。

  一张军卡从机器人手中递出,廖宇凯直接接过,看了眼那机器人,倒是有些讶异。这机器人非同一般,与风斗城内看到的机器人有些异样,更加的像人,四肢等其他都存在,说话声带着一种异样的温度。当军卡被接过,他直接往内室里走回,走时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

  看着那一张军绿色,其上雕刻着国旗以及其他一些花纹的卡,心中有些异样。而看到一张符币被递到面前的时刻,那上方很简单的就是一个头像,而其余地方则是一些奇特的纹路,其上直接写着五十,这是第一次看到钱。从小到大几乎没碰过这么大的钱,当五十块符币拿在手中,心中有些激动与兴奋,原来钱长得这么好看,崭新而有一种美感。

  符币乃是符咒师打造而成,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张纸而已,为了能不被复制,其中的符咒不是随便就能解开的,没有符咒印记,那就不是市面上流通的钱。官府掌握其核心科技,正是这样,钱才是钱,而不是废纸一张。符咒可以说极其高端的一种设计。美感则由其他人员设计,看起来钱并不是那般的难看,拿着钱不觉得和纸一样。

  看似小的事,却被做到了低调而高端。这可是所有人都为之奋斗的目标。

  旁边的方灿晨取笑道:“有这么激动吗?”

  “当然。这是我十七年摸到最新的钱,最大的钱,原来钱这么好看。”廖宇凯的话让所有人都为之一笑,片刻间尔雅从口袋中取出一张百块符币,就这么放在他的面前。

  廖宇凯奇怪看去,道:“你干什么?”

  “送给你。”尔雅只是笑着说道。

  廖宇凯讶异,当即回绝,道:“钱我会自己挣得,不过谢谢你的理解。”

  尔雅不多说什么,直接收起,廖宇凯则望向那战士道:“我要两套军装。”

  那服务战士当即道:“军装随便领,去那边的柜台那里领,想要多少就多少。”他一指那边的一个偏角落处的柜台,其内有一个战士就这么坐着,似乎无精打采一样。

  廖宇凯说了声谢谢立即走了过去,不久后就得到了两套军装,以高度来取的军装,他不知道自己的尺码。不过也没多大事,战士的军装要宽大一些,只要高度够,那么就能穿的进去。这也是为了战斗而设计,过紧的衣服不适合作战。

  当四人走出去往住处那边去的时刻,丹阳六人则来了,当提交任务时,将事情告知一遍,文刚的队伍在意外下参与进这次任务,奖励随之而来,但丹阳六人的奖励则降低些。在四人不知道的时候,军分就这么分配了过去。这就是目前最为有效的评价系统,即便丹阳不说,警务士那边只要不全是懒散不做事之人,这件事会得到最为公平的评价。

  (最Z新t章R#节上酷^m匠;(网{y

  回到住处,文刚则望着廖宇凯有些无语,本来话就不多,难得说句话已经是极限了。不喜欢说话就是他的性格,此刻就这么看着,只是道:“修炼,靠自己。”

  廖宇凯原本还期待着什么,马上自己也能够修炼起来,那种感觉让他心驰神往。

  但这么一句说出,他的面色顿时变了,立即道:“我自己,不行啊,我根本不会。”

  “教官应该帮过你了,今日我只是辅助你。”说完之后一句话都不想多说,说话似乎很累一样,让廖宇凯急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管问什么,他只是眼神扫来,冰冷无比似的。

  片刻,文刚取出手指上一个比较粗糙而难看,钢铁打造的戒指中的物品,一件物品就这么出现,和曲军的修炼机相似,但这似乎更加的糙,一望之下就知道品质低下。

  这可是文刚为了能更好的修炼用军分换取的低品质修炼机,这是他刚刚开始修炼时使用的。现在留着没多大用,一直就藏在那空间戒指内。此刻拿出,只是递给廖宇凯后,然后离开。

  站在那边的廖宇凯半晌都说不出话来,这算是什么,看了眼那修炼机,最终还是仔细端详。

  在军营内,所有新兵的修炼都是有教官在引导,即便教官不在,队长也会进行教导。而特别训练营内,曲军不在的话,丹阳就负责起教导的责任。奈何,时间一过,所有人都变得强起来,廖宇凯在这里很尴尬。曲军还将责任交给文刚,本来就是为难。

  但,文刚不同于丹阳,他会负责到底,丹阳还是比较喜欢安静修炼,一旦修炼起来,那么即便谁都不想理会。曲军倒是觉得文刚比较适合,可廖宇凯哪里知道教官的用心。

  只是觉得这一切都需要靠自己了,以及靠这个渐渐地腐朽的修炼机。

  方灿晨和尔雅已经回到屋内进行打扮,早晨太早起来连打扮时间都没有,此刻做着女人之事。

  廖宇凯回到了屋内,窗户打开,清凉的空气涌入其内,看了一眼修炼机,最终学着昨日将修炼机放在肩膀上,不出意外直接吸附在那边,但半晌都没有感觉。

  “是不是需要做什么吗?激发什么的?”廖宇凯近距离的看着,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就在他苦恼时,修炼机发出一声机械的声音,只听那修炼机发出亮光,道:“是否激发?”

  “是。”顿时廖宇凯激动的难以言语,以为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何种仙诀?”又是一声机械声音响起。

  “仙诀,什么来着,哦,对了,土釜仙诀,是土釜仙诀。”廖宇凯大声对着那修炼机说道。

  “土釜仙诀?未能搜索到,现在进行联网操作,请稍等片刻。”那修炼机发出光芒越发的亮。

  看似老化的机器,但功能却并未老化,联网连接的不是外网,而是军部内网。但,只是片刻,就听到修炼机这般说道:“未能连接起土部军网。”一声持续不断地声音响起。

  这一声声响让廖宇凯想将修炼机都摔在地上的心都有,就在沉思要怎么做时刻,忽的修炼机则说了一声极其温暖至极的话,那就是:“连接军部外网成功,土釜仙诀已下载完毕。”

  在这军营内,网络连接起整个军部,同时也能联系起全国的网,但军部内的网却无法被外界干扰。每一个分部都有属于的网络,可也有外网存在,这些都是所有战士都能看到的。机密文件则需要密码等各种繁琐的程序才能看到并破解。网看似方便,却比之外界要危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