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千元石,要就买走,不要请离开。”聂云帆心平气和说道。

  人群纷纷惊诧,议论起来。

  “这家伙发什么神经,丁少都出那么高的价了,他还不卖?”

  “是啊,简直是奸商,奸商啊。”

  “一个破损的元气手镯,想卖六千,简直放屁。”

  他们一个个气的不行,纷纷指责聂云帆。

  丁少眼芒一阵闪动,低下头来冷声道:“小子,在下丁家丁三炎。我再给你加五百,一千五。你最好卖给我,要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

  丁三炎声音不响,眼神里却闪烁起狡诈的神色。

  “我不会后悔,我怕后悔的是你。”聂云帆依旧一脸冷淡说道。

  “好!”

  丁三炎冷哼一声,忽然朝前一冲,撞在聂云帆身上。

  他快速仰面倒下,大声叫喊起来,“救命啊,有人行凶。买卖做不成竟然打人,还想杀我。”

  喊声一起,便看到三道身影出现在丁三炎身后。

  聂云帆一眼就认出来,这三个刚才都出现过,看到地上的货物都是一阵贬低,然后摇头走开。

  他猜的没错,这些人都是一伙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聂云帆贱卖他的元气手镯。

  “小子,敢对我家少主出手。现在跪地求饶,自废一臂,然后放下货物,我们放你离开。”三人之中,那个青袍中年冷声喝道。

  三人的修为都是地元境大成,中年人最强,身后两个青年稍弱。

  聂云帆淡淡一笑,“若我不愿,你想如何?”

  “若不愿,你出手伤人,我们杀你无罪。”青袍中年怒喝一声,双拳捏起。

  身后两个青年刀剑在手,眼芒湛湛。似乎身前人一声令下,他们便冲出去为少主拼命。

  “哼!”

  丁三炎冷傲一哼,“刚才给你一千五你不要,现在一块元石都拿不到,还要倒贴一条手臂。白痴就是白痴,不识时务。”

  他贪婪的看着地上那元气手镯,嘴角泛出丝丝冷笑。

  聂云帆目光霸气,冷道:“要打就打,何须多言。有种的,就上来。”

  对方显然是做惯了这种事情,这些话不过就是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只不过如今的他,才不会怕这些人。

  “找死!”

  青衣中年身形一动,拳影带着一抹黑风,砸向聂云帆肋下。

  而他身后两人一左一右同时蹿出,手中刀剑舞动,寒芒闪烁,笼罩聂云帆。

  “滚!”

  嘭……

  聂云帆身形一沉,一拳轰出。拳劲如滔天巨浪,涌向那青衣中年。

  双拳一对,青衣中年的右臂瞬间形如烂泥,血肉模糊。那身体也如断线风筝,直接倒飞,撞入人群。

  “滚开!”

  又一道喝声,聂云帆身形闪动,一个呼吸之间,两拳迸发,砸在另外两个青年胸口。

  两人鲜血狂吐,胸口被轰烂,瞬间毙命。

  人群一愣,顿时惊了。

  本以为这少年会被打残,可是两个呼吸的时间,那中年人被废了一臂,另外两个青年直接丧命。

  这少年的实力,好强。

  他下手,好狠。

  太狠。

  啪……

  聂云帆一脚踩在中年人的胸口上,冷笑道:“告诉他们,你们的计划是怎样的?”

  中年人抬头一看,看到聂云帆冷漠双眼,脸色顿时一白。

  “我错了,朋友,我们真的错了。我们本打算通过贬低你的货物来压价,然后少爷假装豪爽一口价买走。若你不肯,我们就冤枉你打人,趁机抢你货物。”

  众人哑然一笑,如今这中年人亲口承认,那丁少的伎俩也算是曝光了。

  看来大家都是误会这少年,他的东西根本就是完好无损的黄阶五品。而且所谓的打人,根本就是那丁少的阴谋。

  只是转头看去,哪里还有丁三炎的影子。

  他早已逃之夭夭,不知道去了哪里。

  “多谢!”

  聂云帆脚底用力,直接踩碎了那中年人的胸口。中年人吐出一口鲜血,便如烂泥一般,不再动弹。

  嘶……

  人群抽了口凉气,这少年人不仅目光锐利,而且杀伐果断。

  不过就算他杀了三人,也没有错。毕竟是这三人先冤枉他,而且动手在先。

  如今终于发现这元气手镯是完好的五品,众人眼中再次闪出期待来。

  不过在见识过聂云帆的实力之后,他们的眼神不再贪婪,倒是诚恳了很多。

  “朋友,这元气手镯五千我要下了。”

  “我出五千一,我要。”

  “我五千二……”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叫嚷起来,想要买下聂云帆手中的宝物。

  聂云帆冷淡看了众人一眼,眼神有些厌恶。

  他弯下腰,收拾起地上那些东西,放入皮袋里面。然后在众人灼热的目光之中,扬长而去。

  ……

  √酷匠?网.B首》发J0

  聂云帆走了一圈,找了一家门面古朴的店铺。

  店铺门口写着,收购任何天材地宝,出售各类兵器,武技,成品丹药,炼丹材料。

  他推门而入,却见柜台后面站着一个中年人,正微笑打量着他。

  “朋友是买是卖?”

  “卖一些,也买一些。”聂云帆说着,拿出那元气手镯放在柜台上。

  “嗯?”

  中年人眸子猛地一亮,喃喃道:“黄阶五品宝物,元气手镯,能增加修炼速度,对于地元境,武元境武者有着极好的效果。朋友,这可是好东西啊。”

  聂云帆点了点头,这中年人说话也算公道,童叟无欺,并不像外面那些人一样阴险狡诈。

  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公平公道。

  至于价格多少,其实下品元石对于聂云帆来说,真的犹如地上的泥沙一样平凡普通。

  “朋友,开个价吧。”中年人微微一笑,看着聂云帆。

  聂云帆并不在乎这东西能卖多少,他的眼眸扫了一眼中年人身后的柜子,道:“我这东西就想换点材料,若是有看得上的武技,再换本武技。”

  中年人大喜,毕竟武技这东西,可以重复利用,而宝物只有一样。所以一般来说,就算同为黄阶五品,宝物也会比武技值钱的多。

  “小兄弟,我店铺里有不少黄阶四品以上的武技,你若看得上眼,多拿几本也行。”

  他急忙领着聂云帆来到一排书架处,这里密密麻麻放着不少武技,而且分门别类已经十分详细,大部分都是黄阶三品四品。

  聂云帆对于这些低级武技并不怎么懂,便点头道:“掌柜,我先仔细挑挑,那手镯您收好好了。既然来了你们店,东西我一定卖你。”

  中年人连连点头,急忙将这手镯包裹好,放在一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