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媚男的爸爸还笑着开玩笑的说:如果媚男要是没死的话,我肯定得让她嫁给你啊,我说你同意人家媚男也不一定同意啊,媚男的爸爸说那不管,反正他肯定会做主的,我笑了笑,跟媚男的爸爸又说了几句,然后就挂了电话休息去了。

  第二天从媚男爸妈那得到好消息了,陈帅家里的后台要倒台了,现在公安局已经派人去调查了,谅陈帅家最近也折腾不出个啥来,给萧爹爹打过电话后,萧爹爹说现在时机到了,他和马师父今天就去陈帅家附近看看,他说按照大兵说的,陈帅家外面的墙上画着红线,估计就是用来禁锢媚男的魂魄的。

  吃过早饭后我跟大兵碰了个头,大兵说下午他们领导要去陈帅家搜集点证据,估计到时候要进他家院子的,他可以带着我进去看看,我说那正好,把马师父和萧爹爹也叫进去吧?大兵说还不行呢,虽然陈帅家的后台倒了,但是他家在我们县城还是有点势力的,俗话不是说么,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在这节骨眼上,风声比较紧,他能做的也就是带着我进去看看,马师父和萧爹爹本身就是特殊人,年纪又那么多了,实在是不好安插进去,我说那也行。

  大兵还说了,到时候跟着进去的工作小组,还会专门带一个负责摄像的摄像师,他的意思是让我也找个摄像机,最好是能拍点东西,那样拿给马师父和萧爹爹看的话就明白多了,在太原上班的时候,很容易就能借到摄像机,但是在我们这地方,我只能借到一个DV,不过总比好过啥也没有吧。

  W酷TH匠jV网}!永d久免z费看a~小…说am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我就和大兵跟着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去了陈帅家,去之前我心里还犯嘀咕,寻思到时候陈帅要是看见我和大兵吵吵起来咋整?好在到了陈帅家的时候,陈帅并不在,只有他爸爸在家,他爸爸并不认识我两。

  陈帅家的院子很大,在院子的东北角落,还摆放着很多大水缸,上面都是用木板盖着的,还用大石头压着,我给大兵示意那边,意思是那里肯能有问题,大兵说不着急呢,先跟着工作组随便拍拍,一会再偷偷去那边看。

  我和大兵在这窃窃私语的时候,我还意外的看见在陈帅家三楼的玻璃窗那闪过一个人影,虽然没看太清,但是我确定,那人不像是我们这边的人,有点像少数民族的人,头上还盘着黑布子,脸上的皮肤黝黑,我猜测那人就是巴布巫师。

  陈帅的爸爸倒是很配合工作组,给我们说随便查,不过三楼上去的话,最好是不要乱碰乱翻东西,不然到时候出了事,自己负责。

  他这话出来,我就明白了,这三楼最可疑。

  调查组的领导估计也是想拖住陈帅的爸爸,就在一楼跟他聊天,问他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其他的人就四下搜查,我和大兵则直接上了三楼,刚上去,就一股子特别浓厚的香火味扑鼻而来,而且我们正前方的一间屋子门被涂成了黑色,外面也上着锁。

  之前去媚男家的时候,装木偶的那个房间门也是涂着黑色的,这时候再看见这个门,我自然明白,里面肯定有鬼,因为门锁着呢,我和大兵就去了其他的房间看了看,在其中一间屋子里,我见到了那会在院子里看见的那个裹着黑布的男的了,这男的见了我两后,一句话也没说,就是直勾勾的盯着我两,不知道咋的,我感觉他的眼神特别犀利,那黑洞洞的瞳孔,让人看着心里直发毛,大兵这家伙比我还胆小呢,也没问这个人是啥来头,拉着我就去了其他地方了,在往楼下走的时候,大兵还在那一个劲的跟我说:你刚才看见他的眼睛了么,真他妈吓人啊。

  我说他估计就是那个巴布巫师,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呢,听花婆说这家伙最擅长阴毒之术了,能用惯这种邪术的,心地肯定恶毒,他的眼神,自然让人看了就感到恐怖。

  大兵说那咱们还是不要去三楼了,万一他给咱们使啥邪术,咱们两都吃不了兜着走,我说放心吧,有马师父和萧爹爹呢,就算咱俩中了邪术,他们也会救咱们的,死不了。

  底下的工作人员查了一楼和二楼后,就打算查三楼,这时候陈帅的爸爸就匆匆过来了,他带着我们上了三楼,指着那一间涂着黑门的屋子说:除了这一间,你们都可以查,这间是我家的自己摆设的祭坛,外人最好还是不要进去了。

  他越是这样说,我们自然是要查,领导说这次的案子有点特殊,最好还是看看吧,不然到时候出了什么差错,他怕是不好给上头交代。

  这时候大兵也就赶紧碰了碰我胳膊,小声跟我说你还愣着干啥啊,赶紧拿出DV拍摄啊。

  我这才应了下,赶紧准备好拍摄,不过陈帅爸爸在旁边看了我一眼后,立马就叫停了,说等下,领导问他咋了,他说检查倒是可以检查,不过有个条件,那就是不能拍摄,领导想了下,估计也是想给陈帅爸爸个面子,就说行吧,进去看看就好。

  当时给我气的啊,在心里直骂,大兵还说早知道进去偷偷拍了,现在倒好,门开了后,领导并没有进去,而是两个工作人员进去了,大兵也赶紧拉着我往里面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扭头朝一边看了一眼,就见在角落里,那个裹着黑布的家伙,手里拿着个小竹签子一样的东西,一边朝着我们这边看,一边不停的晃竹签,见我看他之后,他赶紧退后一步,躲到旁边的走廊里去了。

  大概是认识马师父和萧爹爹之后,接触太多这奇门道术了,我一看他那架势,就知道他肯定在偷偷的使用什么邪术了,本来想提醒大家的,但是陈帅爸爸在这看着呢,而且这么多人呢,我寻思他也不可能折腾出大动静来,也就想太多,直接进去了,只不过让我失望的是,里面并没什么太大的发现,只有一个桌子,上面供奉着一个婴儿摸样的木娃娃,那娃娃的神情栩栩如生,就好像是个真婴儿一样,看样子应该有两三岁的样子。

  屋子里的气味也很不好闻,那两个工作人员随便看了几眼就出去了,估计是嫌晦气,我本来想仔细看看那桌子底下会不会藏着啥呢,但是外面的人都等着我两呢,也只好跟大兵出去了,到这,基本上楼房里面是检查完了,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我们都没发现自己想要的,出了楼之后,我再次注意到东北角落的那几个大水缸了,我当时就想,里面如果放的是水的话,为啥要盖着木板,还压着那么大的石块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