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后,我妈一见我,又开始唠叨起来了,可能是马师父和萧爹爹不在这,她说的话特别难听,我爸估计也是听我妈说了,也过来劝我,说咱都是平头老百姓,平平常常的人,好好过日子不行么,非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干啥。

  我给我爸妈说别跟我说这事了,管好你们自己就行了,成天唠叨,有完没完啊,我妈见我这样说话,更是生气了,说我没有一点本事,当初不好好学习,现在好工作也没有,将来娶媳妇都是问题,现在脾气还见长了,看我以后咋办,我没继续搭理她,回我屋子睡觉去了。

  晚上躺在床上,我也在思考,其实我爸妈说的没错,我年纪确实不小了,也该为自己未来考虑了,这样没有个正儿八经的工作也不行啊,等这次帮媚男解决了这件事后,我就好好的去努力工作,不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

  这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做了个梦,梦见了我奶奶了,我奶奶一脸慈祥的告诉我,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就去怎么做吧,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就行了,早上醒来的时候,眼角都还挂着泪呢,我奶奶在生前是最疼我的,现在去了下面了,也依然牵挂着我,关心着我,让我觉得很安慰,尤其是在我爸妈不支持我的情况下,越发显得温暖。

  早上萧爹爹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十点的时候去三岔口,说是媚男的爸爸也叫了一帮人,到时候随我们一起去,就算是陈帅再叫人去,估计也拿我们没招,吃过早饭,我给大兵打了个电话,大兵说他在广场呢,刚见他对象跟一个男的牵着手走了,他上去差点跟人家干起来,我说既然你们两个都分了,你还那么不要脸的缠着人家干啥,大兵说他也不知道咋回事,反正就是心里火的不行,我让他在那等我下,说我马上就到。

  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刚到了广场跟大兵见面,大兵就指着南边的服装城门口跟我说:你看看那个女的,是不是夏然啊?

  我朝着那边望去,就见一个高挑的身影,正朝着商场走呢,旁边还跟着一个个头挺高的男的,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这,我心里特别难受,大兵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说:走吧,哥跟你过去干仗去。

  我摇摇头,说算了,一方面我现在一心在帮助媚男,我不知道怎么跟夏然说话,干脆就由她去吧,另一方面我也了解大兵,他也就是嘴上爱逞强,要是真过去了,一干仗,他屁事不顶,别看他是去派出所上过班的,这点我还是看得透透的。

  因为十点要去三岔口坟场,所以我两随便逛了逛,就去三岔口了,去的时候是大兵骑着摩托车的,我坐在后面心里一直想着刚才商场门口的那一幕,犹豫了半天后,我最后还是掏出手机,给夏然发了个短信,内容大致就是说祝福她之类的,希望她越过越好吧,还谢谢她陪伴我的这一段时间。

  到了三岔口的时候,那已经停了好几辆汽车了,陈帅的那个宝马车也在呢,而在乱坟圈子那边,有很多人影闪动,而且还吵吵得厉害,大兵说快点过去吧,估计要干起来了。

  我和大兵跑过去后,那就有两拨人在那争执,一波是陈帅的人,只有四个人,另一波就是媚男她爸和马师父这波,因为事先有准备,所以人数占优势,有十来号人呢,陈帅明显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在那边一直叫唤着说等着,他已经打了电话了,待会就来人了,还恐吓我们说到时候一个都跑不了,说话的时候,他看到我和大兵了,还故意用手指了我两一下。

  因为时间紧迫,马师父和萧爹爹就去了媚男的坟头查看情况,顺便做一些阵法,陈帅好几次想上去阻拦,但是被媚男爸爸带来的人拦了下来,他们没办法,只能任由马师父和萧爹爹。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吧,马师父就收拾了东西过来了,也没说是咋回事,只是说可以走了,媚男爸爸这才组织他的人,打算撤退,也就这时候,那边好几辆汽车开来了,车一停下,就下来了一堆人,手里都拿着东西,跑过来就将我们围了起来,媚男怕萧爹爹和马师父两个人受到伤害,就让我和大兵护送两人赶紧从后面绕着逃跑,他则带人跟陈帅的人干起来了,说真的这场面我真是第一次见,那惊天地的吼声,叫的我心里都发颤,大兵这家伙比我跑的还快,等我带着马师父和萧爹爹绕道摩托车那的时候,坟场里面的打斗正是激烈的时候,马师父叹了一口气,说他们有职业道德,不对普通人使用道法,不然这帮小崽子,都没好下场。

  《更“√新O最快2上酷匠+网%…

  马师父的话我到是深信不疑的,他若是想要害人,虽然不会像打架那样直接干脆的打倒对手,但肯定会慢慢的折磨你,让你痛苦不堪,萧爹爹之前跟我说过,花婆就擅长这样,还有云南的蛊师,他们就会给人下蛊,中蛊的人轻则受伤或大病,重则有生命危险,像马师父和萧爹爹这样的正义之士,是不屑干这种勾当的。

  在回去的路上,我还问马师父,说你们这些道上的人,本事这大,为啥家里的条件好像都不好啊,而且都没有亲人啊,马师父说能干了这一行的,都是特殊的人,基本都会克身边的人,所以不能结婚生育,而且他们干这个不是为了挣钱,若是想挣钱,那也容易,轻轻松松就能闹到很多钱,我问他怎么闹,马师父笑了笑,不说话了,跟我说我还年轻,还是好好工作吧,不要想着靠他们这一行赚钱,而且他们这一行挑选徒弟也是很严格的,不一定能看上我呢。

  到了县城后,我和大兵就去了一家台球厅,一边打台球一边等媚男爸爸的消息,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得到消息了,事情已经摆平了,不知道谁报信了,民警赶去了,而且媚男爸爸还告诉了我们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去民警里面有一个领导,这领导看见陈帅后就把他拉到一边斥责了一顿,好像那意思就是让他最近老实点,别惹事了,免得连累别人。

  完事那领导还领着陈帅给媚男爸爸道歉呢,让他不要将这件事闹大了,这也就是说,昨天李哥说的话是正确的,县里的一些领导也正勾心斗角呢,陈帅家的后台估计正在风口浪尖上呢,若是出点差错,估计就要连累很多人。

  果然,这天晚上,大兵就给我打了电话,说李哥来电话了,关系走通了,可以带我们去见见他的领导,不过去的时候让我们意思意思,还说这个领导特别喜欢古画,如果能买个古画送给他,最好不过了。

  给媚男爸爸打了电话之后,他说没事,这些他会去找人办的,说完这些后,他还跟我说了一些私话,反正就是说谢谢我之类的,说曾经花婆和媚男还像借我托生呢,现在我居然不计前嫌,还这么尽力的帮助他们,真是让他不知道说啥好了,还说可以给我一笔钱,想要多少随便开口,我给拒绝了,暗想虽然我和媚男总共见面都没几次,但是我明白我和她的感情有多深,这不是用钱就可以衡量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