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哥家在一个比较破旧的小区里,看楼房应该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的了,到了他家的时候,他正在屋子里跟几个人打牌,上的钱还不小呢,看边上都有好几千的样子。

  李哥今天的手气并不好,打了没一会,就输掉了三千多,赢了钱的那两个人估计是怕到手的鸭子再飞了,就赶紧溜了,李哥输了钱,心情自然是不好,跟我们说话的时候,也是一脸的不耐烦,他问大兵这么晚来找他,有啥事啊。

  大兵这才上去,给李哥说有点事要请他帮忙,说着,就给我和媚男的爸爸挤眼睛,媚男的爸爸这才上去,一边说事情一边将手里的黑塑料袋往李哥的手里塞,这李哥是明白人,肯定明白里面是啥,用手指扒拉开看了一眼后,脸上里面就绽开了笑容,他请我们去了沙发那边,还给我们倒茶,很热情的问我们是啥事啊,仔细给他说说,他能帮忙的肯定帮忙。

  媚男的爸爸说完事情后,李哥笑了笑,说:你们要查陈明家啊,要是你们早来几天,我肯定会告诉你们,这事我帮不了,给多少钱都帮不了,但是现在你们赶得可真是巧啊,我可以帮你们这个忙,不过得走点关系,到时候我怕是......说到这,李哥顿了顿,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要钱呢,媚男爸爸赶紧说放心吧,只要能办好这事,到时候一定还会给更多。

  这下李哥就笑的更欢了,他说陈明家原来的靠山,是县里的书记,现在上头查的严,书记好像要倒霉了,正好这个书记跟他们派出所的领导之前有过过节,正愁找不到机会对付他们呢,媚男爸爸说那真是太好不过了,还说他手里有陈明,也就是陈帅他爸爸的一些把柄,到时候如果需要,他会提供,当然了,陈帅杀媚男的事,媚男爸爸并没有说,毕竟李哥这人也不是个靠谱的人,没有足够的把握确定能定陈帅的罪,我们是不会轻易说出来的。

  李哥说回头他找找上面的领导,让我们找领导聊聊,我们说行,因为时间太晚了,我们就先走了,媚男的爸爸回去后,我和大兵去了网吧玩了会,上了QQ后,并没有收到媚男的消息,也没有收到夏然的消息,不过我注意到了,夏然的QQ网名改成了:随便。

  大兵见我盯着人家的资料看呢,就在旁边说:你看看你,心里还是有人家呢吧,你说你这么丑,又没钱没啥的,人家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的大学生跟了你,你还不知足,非要惦记那个女鬼,我看你真是有病。

  我叹了口气,这些道理我自然是明白,可这人碰到了感情上的问题,哪里还有理智不是?也不知道现在媚男怎么样了,那个巴布巫师会怎么对待她呢?

  q从网吧出来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上次媚男给我发信息让我去救她的时候,我不是在路上碰见陈帅了吗?当时他估计就是抓媚男去了,如果成功了,那媚男的魂魄应该已经不再三岔口了啊,兴许是在陈帅家里呢?

  我问大兵知道陈帅家里么,大兵说不知道,但是我们班其他的同学有知道的,我说那你快打个电话问问啊,大兵问我干啥啊,我说还能干啥,自然是过去先看看有什么线索没啊。

  大兵说等下,然后就掏出手机去了一边打电话了,打完后就告诉我,说在一中附近呢,家里自己盖的别墅,只要是去了那片,直接就能看见。

  一中是我们县最好的高中,当初初中中考的时候,我就最想去一中了,可惜自己的学习成绩太差,没考上,那地方在县城的边上,比较偏僻,我和大兵打了个车过去了,因为现在是国庆假期,学生们都放假了,校门口连个人都没有,也就门卫室里面的灯亮着,大兵说也就剩下老大爷天天在这看门了。

  在学校的后面,有个小村子,里面大部分都是那种小二楼,是我们这边农村很普遍的小二楼,我们到了路口的时候,就能看见不远处一座三层的小洋楼,特别高,而且样式有点像欧美风格,特别气派,上面还有很多灯,大兵说那里估计就是陈帅家了,我和大兵也没多想,寻思先过去看看,陈帅家的门楼也特别气派,我两在门口徘徊了没几分钟呢,就听见他家院子里有人说话的声音了,还有人大声质问我们是谁,在外面晃悠啥呢,我心里一紧,暗想这巴布巫师的道法这么深,我们才在门口站了几分钟,他在里面就知道了?

  不过马上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大兵指了指他家房子的院墙,在上面有监控摄像头呢,没敢多想,我两赶紧就溜走了。

  等走到一中门口那片的时候,大兵才问我,注意到陈帅家院子墙上的红线了没有?我说大晚上的,没看清,没注意,他说在离地面差不多两米的位置,画着一道红线,应该是绕了整个院子一圈吧,说着,他还问我我们这边有啥民俗是需要这样做的么?我摇摇头,说没听说过,应该是没有吧,他说那这估计就是他们那个巫师搞的鬼吧,我说回头问问马师父或者萧爹爹,他们应该知道的。

  dj酷iv匠网;=正,版d首Gm发#

  因为今天太晚了,我和大兵散了之后,就直接回家去了,临走的时候大兵还说明天有啥行动的话叫上他,反正他每天闲的没事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