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陈帅看见我还是挺惊讶的,他皱着眉头,问我怎么在这,在这里干啥呢?若是以前我还会客客气气的跟他说话,但是知道他对媚男做的那些之后,我心里这个火啊,反正已经到了撕破脸的时候了,我就说你管得着我么?这里是你家?

  陈帅听我这样说,更是惊讶了,不过马上脸色就变得特别难看,骂了句脏话,一边往我这边走一边说:你小子居然敢跟我叫板,真不是你胡生了是吧?

  陈帅往我这边走,他旁边的那几个人自然也冲了上来,我虽然害怕,但这时候害怕也没用,不就是挨打么,挨打也要挨得有面子不是?所以我也想冲上去,跟陈帅干,但是被马师父和萧爹爹拉住了,马师父的年纪最大,站在我前面冲陈帅他们喊:别动手啊,有啥话好好说啊。

  大概是马师父长得太瘦,真的就剩下皮包骨头了,他们怕磕着碰着马师父会出什么毛病,也就没立马上来打我,不过陈帅放过狠话了,等以后见到我的时候,弄不死我。

  随后他还质问我们三个来这里干啥,马师父并没有说是来媚男坟头的,只是说给家里人烧点纸,难道不行么?陈帅说这片乱坟圈子的地,已经被他爸爸花钱买下了,我们要是没啥事的话,赶紧就走吧。

  萧爹爹说怎么可能,有啥证据能证明你们把这块地买下了?陈帅只顾在旁边耍赖皮,说你们别管,赶紧走就是了,马师父笑了笑,说反正纸张也烧完了,咱们先走吧,说着给我和萧爹爹挤了挤眼睛,示意我两走。

  我寻思在这一直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只好跟萧爹爹和马师父走了,走到一半回头看的时候,就见陈帅和那帮人在不停的踩踏地上的纸人呢,我问萧爹爹那些纸人就那么被他们糟蹋了啊,不要了啊,萧爹爹说不碍事,那东西回家叠几个就是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跟他们计较。

  我们到了路边,骑摩托车准备走的时候,我就看见车里面有人影在动,只闪了一下就不见了,是男是女我也没看太轻,在回家的路上,这心里窝火的啊,马师父说看来人家早有准备,只要我们过去的话,他们肯定会立马过去阻挠的。

  我说那咋整啊,要不然咱们就等半夜的时候再来吧,马师父今天晚上肯定不行了,因为今天晚上他们肯定会叫更多人把守的。

  没办法,我们只好寻思等两天,而这两天要去哪?

  马师父说去花婆家看看,顺便见见媚男的爸妈,我说花婆都已经去世了,见她也没用了,萧爹爹笑了笑,说:媚男不是一样死了?你还能见到她呢,花婆死了这才几天啊,我们有办法跟她对话的,这个你放心吧。

  傍晚的时候,我就领着马师父和萧爹爹去了花婆家,媚男的爸妈依然在这里忙活着,花婆的灵堂已经架设在大门外面的路上了,棺材就在里面放着,只不过奇怪的是,前面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面并没用照片,而是一张黑纸遮挡着的,我问萧爹爹为啥那不是遗像而是一张黑纸呢?萧爹爹悄悄告诉我,因为花婆半人半鬼,不能用照片的,只能用黑纸。

  媚男的爸妈见到马师父的时候,激动的都要哭了,尤其是媚男她爸爸,说他这一辈子都没求过什么人,也从不在外人面前落眼泪,但是今天终于忍不住了,他觉得他身为一个男人,却保护不了自己的女儿,他真的是一点用处也没,马师父安慰着他,让他别太难过了,说他和萧爹爹既然来了,这件事肯定会帮忙到底的,只不过还需要媚男爸妈将事情讲的再详细一些。

  媚男爸妈这才将马师父和萧爹爹领到一个屋子,谈话去了。

  我觉得这事要办起来,光有萧爹爹和马师父这样的道上人还不行,还得有几个会走关系的人啊,就好比说中午在三岔口的乱坟圈子那吧,即便是有马师父和萧爹爹这样的高手在,可碰到陈帅这样的几个人,还不是一样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我寻思得找点关系,当时能想到的人也就一个,那就是大兵了,大兵以前在派出所干过,他应该认识一些人。

  给大兵打了电话后,大兵说刚好刚辞职,心情不好,可以找我聊聊天,喝点酒,我说那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后来我就去了县城里,跟大兵去了一家大排档,一边吃饭喝酒一边聊天,原来,大兵这几天跟他对象吵架,闹分手,心情不好,白天也没心思上班,被老板说了几句,心里不乐意了,就给辞职了。

  至于大兵和他对象闹分手的原因,我听了也有点哭笑不得,大兵说他对象嫌弃他花样太多,太变态,受不了,所以就不想继续跟他好了。

  我说你也别难过了,你又不是爱上人家了,舍不得这份感情,你只是舍不得人家的身体罢了,大兵叹口气说没办法,女人因爱而性,而男人因性而爱。

  酷匠g(网s唯5一c正.版,S其他,都WH是A盗(版|

  后来大兵就跟我说,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呢么,啥事啊,我这才把马师父和萧爹爹来帮我的事告诉他了,也把中午去三岔口坟头碰见陈帅的事告诉大兵了,大兵听完也惊呆了,说一直就觉得陈帅不像是个好人,可没想到居然这么坏啊,身上居然还有命案啊。

  我说我一开始也没想到,要不是花婆告诉我,打死我我也不会联想到陈帅的身上,大兵问我怎么帮他,是不是想把大兵捉起来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估计是办不到啊。

  我说都隔这么久了,要是能抓起来早就抓起来了,找你来就是让你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给陈帅家制造点乱子,让他们没有精力去三岔口坟头,或者能多给我点他家里的资料,看看能不能找到点关于那个巴布巫师的资料。

  大兵有点为难,说他以前在派出所上班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个户籍部的小喽啰,认识的人也都不是啥有权有钱的,这个忙恐怕不好帮啊。

  我好说歹说,大兵才跟我说那个李哥虽然官不大,但是关系比较硬,可以找他,不过这年头找人办事,没点钱是不行的。

  这个道理我自然也是明白的,傍晚的时候我就领着大兵去了花婆家,跟媚男爸妈打过了招呼,媚男爸爸说估计行不通,因为他们之前就找过关系了,因为陈帅家的关系网太复杂,他们根本就没办法,我说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再试一次吧,他爸爸想了想说也好,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他就准备了两万块钱,让我和大兵带着他去找李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