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天快亮的时候,院子门就响了,这次的响声跟之前的不一样,明显是有人来了,我刚从床上坐起来,就听见那人的脚步声,已经进院子了,我寻思可能是马师父,叫了一声,并没人吭声,因为我床边就是窗户,晚上的时候外面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但是现在天已经蒙蒙亮了,我可以看见院子里的情景了,这拉开窗帘一看,果然是马师父,这下我的心才放了下来,又叫了两声马师父,他还是没有搭理我,只是朝着北边的北房走着呢,他的腿不知道怎么了,一瘸一拐的,我心里一紧,莫不是昨晚上他出去办事的时候伤着自己了?

  没来得及多想,我赶紧就下了床,出去了,等出了东房的时候,马师父已经进了北房了,我心里觉得有点奇怪,他这是耳朵不好使了吗?怎么叫他他不答应呢?

  马师父进去后,房门并没有关上,所以我就直接进去了,他这时候才回过神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尽是慌张和焦急,他还是没有搭理我,而是去了一个木柜旁边翻起了抽屉,不知道在那翻啥呢,差不多两分钟吧,马师父就从里面找到了一个黑色的玻璃瓶子,他拧开瓶子闻了闻,紧接着紧皱着的眉头就舒展开来了,将那个黑色的玻璃瓶子放到兜里后,他就出了屋子,急匆匆的往院外走去了。

  我问他出什么事了,你的腿怎么那样了,要不要我跟着你一起去啊?马师父没有搭理我,很快出了门,往左边去了,我寻思肯定是出大事了,还是跟着去看看的好,兴许能帮上忙,可是等我出了院子的时候,马师父已经不见了,我还纳闷呢,腿都瘸成那样了,还能跑的这么快。

  不知道怎么回事,马师父走了之后,我就突然感觉特别瞌睡,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把院门关上后,我就继续回屋子睡觉去了,大概是昨晚没睡好,这一下就睡着了,后来是马师父给我叫醒的,他问我昨晚家里没啥奇怪的事吧?

  我说有啊,昨晚一晚上院子里都有动静,我一出去,就没了,回来一躺下没多久,就又有了,我还以为是猫猫狗狗啥的呢,不过也不能重复一晚上吧,觉得挺怪的,早上你回来的时候,我还打算跟你说呢,你也不搭理我,对了,你的腿咋回事啊,没出什么大事吧?

  说着,我就看着马师父的腿,马师父听完我的话,脸色立马就变了,他急忙问我:啥?你早上看见我了?

  我点点头,说是啊,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你不是回家来了么?看着马师父的表情,我心里也一下紧张起来了。

  马师父说怎么可能,他这才刚回来啊,这都大中午的了,早上他还在外面忙活呢,我一听,心里轰隆一声响,难道是我早上做梦了?不会啊,我分得清楚,早上是真真切切看见马师父了。

  马师父又问了我一遍,确定是他吗?我说肯定是,就是不说话,腿还瘸着呢,说到这,我突然反应过来了,怪不得那个马师父不说话,看起来神情还那么慌张,八成是有问题啊,只可惜自己那时候没往这面想。

  马师父问我那个“马师父”进来后都干啥了,我说去了北房抽屉里拿走了个玻璃瓶,马师父一听,赶紧就朝着北房去了,我能从他的神情上感觉出来,事情有点严重,赶紧就跟过去了,马师父也在抽屉了翻了半天,最后叹了一口气,说:唉,都怪我大意了,将这么重要的东西,就随便放在抽屉里了,这下完蛋了。

  我问马师父怎么了,马师父说待会有个年轻人要来,到时候等他来了,再跟我说吧。

  吃过中午饭没多久,果真有个三十岁左右的男的来找马师父了,这人看打扮就是个种地的农民,皮糙肉厚的,头发好像很多天没洗了,脏的很,他见到马师父后,就沮丧着脸说:不管事啊,我孩子的病情还是不见好啊。

  马师父说他已经料到了,说着,就把我早上看到的那个假“马师父”的事说给这个男的。

  这男的听完,就惊讶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早上的那个假师父,就是荆棘大将?

  马师父点点头,说是,还说这孽畜还从他家偷走了黑三寸,我和年轻男的一样,都不知道这黑三寸是什么东西,马师父说这是一种长在地黄地里的像蚯蚓一样的虫子,只不过头部是扁平的,呈扇形,成年后的身长差不多在三寸左右,别看小不大点的玩意,寿命长的很,一般都能过二十年,颜色发深褐色,若是超过百年,这玩意的颜色就变成黑色了,所以这玩意被道上的人称呼为黑三寸,极其罕见,而马师父那个黑色玻璃瓶里的东西,就是黑三寸,百年以上的。

  我问马师父那个荆棘大将是啥啊,马师父这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眼前的这个农民,叫有福,他有个儿子,叫喜蛋,那天在自家的玉米地掰玉米棒子的时候,看见一只白色的刺猬,当时觉着好玩新奇,就给带回家了,后来喜蛋不小心被刺猬扎到手了,有福心疼儿子,就用铁棍将白刺猬打死,扔到了村外面的垃圾堆上,当天晚上,就出现了奇怪的事,他做梦梦到一个白胡子老头,老头不停的恐吓他,说:你打死了荆棘大将,你要遭报应的,你儿子三天内必死!

  第二天的时候,有福还以为只是做了个梦,没觉得有啥的,也就没在意,不过第二天晚上依然是做了那个梦,早上醒来的时候,他才感觉不对头,而且他的儿子感冒了,他这才急匆匆的带着喜蛋来马师父家。

  马师父自然看得出来,这刺猬是成了精的,在北方的农村,狐狸啊,刺猬啊,黄鼠狼啊等等一直都被人们称呼为家仙,本身就不能轻易冒犯,而被有福打死的这只还是白色的,那估摸是成了精的,打死他自然是要招报应的。

  在马师父的帮助下,喜蛋的病情得到好转,昨天晚上,也就是第三天的晚上,马师父生怕那玩意再祸害喜蛋,所以就去了有福家,后面的事,我就知道了。

  说到这,马师父突然问有福,喜蛋呢,病情还是没好转么,有福说喜蛋让他奶奶在家看管着呢,还说马师父那会走的时候,已经明显好多了,不过走了没多久,就又严重了,所以他才特意赶过来,问问马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

  2T看JV正●S版o●章eA节¤J上:酷匠网~

  马师父说这玩意道行太深了,估计不好办啊,正说着呢,有福的电话就响了,他接听后脸色就变了,我当时也听见电话里的声音了,好像是说喜蛋快不行了。

  挂完电话,有福就带着我和马师父,赶紧去了他家,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喜蛋已经死了,马师父看了之后也说他无力回天,没办法了,这就是喜蛋的命。

  有福的老婆估计是个不信迷信的人,这时候一边哭喊一边叫骂,说都怪有福,孩子有病了不去医院瞧病,非要请个什么江湖骗子,现在好了,孩子的命都丢了吧,她这话自然也是骂马师父的,马师父这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估计他心里也不好受,没有多停留,他就领着我往家走,在路上他就跟我说,今天不但让人戳了脊梁骨,还丢了个黑三寸,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我问他那个黑三寸有啥用啊,那什么荆棘大将,也就是那个刺猬,为啥要偷那玩意呢?

  马师父说那东西阴气极重,是精怪们最好的食物,吃了能大幅提升自己的道行啊,至于为啥我见到的那个马师父是瘸腿的,马师父说可能是有福打刺猬的时候,打断了他的腿。

  马师父本来想找出那个白刺猬,来给有福的儿子报仇的,不过他不敢保证这玩意下次会什么时候出现,而我又有事相求于他,所以他决定这件事先暂且放一放,跟我回去帮媚男。

  当天下午,我两就去了车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