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以为我的话会刺激到萧爹爹,但是他并没有搭理我,出了他家院子后,我那个心灰意冷啊,如果萧爹爹不帮助我,那我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难道真的眼睁睁的看着媚男受陈帅他们的欺负吗?

  回到家后,我心里烦闷,晚饭都没怎么吃,我妈问我咋了这是,看起来蔫了吧唧的,我说没事,我妈以为我跟夏然吵架了,就说还没娶到门呢,好好对人家,对待女孩子就得好好哄哄。

  她这提到夏然,我这心里更是堵得慌,夏然今天给我发那个短信之后,我也没回复她,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说,总不能说就是大兵说的那样,我跟女鬼之前有过一段历史吧?她本来就不信,再那样说,估计只会添油加醋。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萧爹爹就给我打电话了,当时挺惊讶的,接听后,萧爹爹就跟我说,他并不是那种没心的人,他也能分得清好坏,但是这种事,他真的不方便插手,如果我真的想救媚男,就去找马师父吧,马师父的心肠最软了,兴许我说说好话,马师父就同意帮我了呢,说着,他就把马师父的地址给我了,说他能帮到我的,也就是这了,其他的就看我自己的努力了。

  挂完电话后,心里还是暖暖的,看来萧爹爹依然是一个好人,可能是出于他自己的某种原则,他不能帮我这个忙。

  晚上睡觉前,我就开始收拾东西,打算去容县找马师父,我妈见我收拾东西的时候,还问我干嘛啊,好端端的收拾东西干啥,我说公司有点事,安排我去外地一趟,过两天就回来了,我妈估计是信了,也没多问,还帮着我一起收拾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给公司打了电话后,我就坐上了前往容县的汽车,因为后面要走山路,虽然不是很远,但是特别绕,还堵了车,一直到了傍晚,我才到了容县,刚从车站出来,电话就响了,是夏然打来的。

  夏然问我:我昨天给你发的短信你收到没有?

  W看:正版}y章!@节2l上¤√酷匠f+网

  我心里一惊,给她说收到了,她说那你收到了没什么表示吗?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她见我没吭气,就说: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咱们两就这样算了呗?

  我说不是,夏然说不是你为啥不回我?说着,她又问我在哪呢,说想跟我当面谈谈,我刚准备骗她说公司有事让我去外地呢,就想起这丫头聪明的很,估计又会让她知道我是骗她的,到时候就不好办了。

  我给她我在外地呢,有点事要忙,她笑了笑,哼了下,说:算了,你爱怎么就怎么吧,我这次真是手贱了给你打电话,以后别指望我再给你打电话,说完,电话里就传来嘟嘟的声音,她给我挂了。

  夏然的这个电话,让我本来稍微平静的心又起了点涟漪,不过我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既然人已经出来了,就好好的找马师父吧,至于以后的事,以后来说吧。

  马师父的家在容县的马镇,我不知道马镇在哪,就找了个出租车司机,让他带着我去马镇,司机说那地方有点远,得五十块钱的车费,而且他没办法直接给我送到镇子里,因为那边路况不好走,对车不好,只能送我到马镇附近,剩下的路我得自己走着过去,我问他我走过去得多久,他说也就十来二十分钟,不远。

  司机送我去马镇的路上,就一个劲的跟我聊天,问我是哪里人啊,来这里干啥啊,还说容县有个娱乐一条街,里面的妹子可多了,有几个是新来的小姑娘,年轻漂亮,活也好,问我有没有时间去玩玩。

  我也明白他的意思,是想带着我去玩小姐,趁机抽点钱,我给他说没那爱好之后,司机的态度就变了,总共拉了我没十来分钟呢,就把我扔在一个小土路口上了,说顺着这个路往里面一直走,就到马镇了。

  其实这里的路况还算好,并不像他之前说的有多差,很明显他宰我了,但是人生地不熟的,我也就忍了,好在没走一会路呢,从后面就有个马车赶来了,赶马的是一个年级挺大的老大爷,我回头看他的时候,他也一个劲的看我呢。

  老大爷的马车是空着的,等马儿刚越过我之后,老大爷就问我:小伙子,去马镇啊?我点点头,说是啊,去找个人,他问我找谁,我说马师父,他哎哟了下,说:你小子可是运气好啊,我跟马师父可是邻居呢,我两那关系也是好多年的了,来吧,捎你一路。

  上了马车后我就问老大爷,我这要是跑着过去,得多久啊,老大爷说起码得一个多小时吧,马镇远着呢,靠山边了呢。

  听完我就在心里暗骂,还把那黑出租车司机告诉了老大爷,老大爷说他们这地方就是这,出租车司机一看见外来人员,就狠狠的宰,不过再走一段路的话,路况确实是不好走,出租车确实是不容易走,只是刚才那一段短路给我要五十块钱有点太多了。

  老大爷还问我找马师父干啥,我没说,只是说有事,他笑了笑,说我不说他也知道,肯定是看邪来的,他说马师父在县城里的名气大的很,还有很多外县的人来找他呢,我笑了笑,说那是,其实不用老大爷说我也明白,马师父的本事,确实厉害。

  等到了马镇的时候,天都黑得很彻底了,马师父的家跟萧爹爹家差不多水平,赶马车的老大爷将我带到马师父家跟马师父聊了几句后就回去了,马师父看见我的时候,还是挺惊讶的,问我怎么大老远的跑来了,我这才将媚男和花婆的事告诉他,马师父听完也挺震惊的,把我领进里屋,让我仔细的全部给说一遍,等说完后,马师父也差不多明白我来找他的意图了,就问我是不是想让我帮帮媚男,我点点头,说是。

  马师父沉思了一会,说:想必你能来找我,肯定是萧爹爹的意思了,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再跟你去一趟吧。

  不过,马师父说了,他现在还不能跟我去,因为前两天有个人来找他做法事,他既然答应了人家,就要先帮人家。

  我说没事,我可以等你办完事之后再回去,马师父说那也好,正好他一个人忙不过来,我可以帮他的忙。

  因为今天赶了一天的路,实在是太困路,马师父就让我先睡觉路,他自己则简单收拾了东西出门去了,说是去忙事情。

  半夜正睡得好呢,被院子里的一阵声响吵醒了,我还以为是马师父回来了,就叫了一声马师父,不过没人吭气,而且动静也没了,我心里有点犯嘀咕,就出了院子看了一眼,并没发现啥反常的,我寻思是啥猫猫狗狗的,就也没在意,回去继续睡觉了。

  怪的是,这奇怪的响声就这样反反复复响了一晚上,只要我一躺下睡着没一会,就有声音,一出去,这声音就没了。后来整的我也一点睡意都没有,干脆就躺在床上,等他回来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