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媚男她爸也在呢,看见我时虽然脸上还是有点情绪,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出格的话,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就紧张的看着花婆,花婆看见我,咳嗽了两声,示意媚男爸妈她要坐起来,媚男她妈这才赶紧过去扶起花婆。

  花婆确实老的厉害了,脸上的皱纹皱巴巴的,都快把眼睛给挤没了,她吃力的睁开眼,看了我一眼,然后伸出手,估计是想摸我的手吧。

  我虽然对她已经没有戒备心了,但还是不希望她碰我,只是往前面走了两步,问她叫我来想跟我说啥。

  花婆让媚男爸妈先出去下,他们两个互相看了一眼,没有吭气出去了,之后花婆就给我讲了很多关于媚男的事。

  媚男确实是在水库那让淹死的,而且是被人害死的,只因为那人起了歹意,想强迫媚男跟他发生啥,媚男不从,所以被害。

  媚男是被人害死的,她的冤魂阴差阳错的没有正常托生,在死后差不多一年左右,开始慢慢游荡在河边,这也是为啥前两年,在河边总闹鬼,有人说见过女鬼,其实见的就是媚男,媚男的爸妈那时候也经常梦到媚男,媚男说她死的冤,媚男家里不缺钱,就花高价请花婆给看看,花婆这才一咬牙,用禁术将媚男的魂魄收了起来,喂食她阴气,还打算找替死鬼,想让媚男托生,而我就是她们寻找许久后的合适目标。

  最X@新W7章◎节DL上)酷匠P网#!

  这也就是说,媚男一开始接近我,引诱我,确实是想害我,不过没几天,媚男就改变了想法,花婆说媚男喜欢上了我,她不忍心伤害我,后面发生的事,基本上我也就知道了,萧爹爹和马师父,去年确实是将媚男的魂魄击散了,但是花婆用尽全力秘密救了媚男,将她散落的魂魄隐藏了起来,这些魂魄要想再复合,快则半年,慢则三四年,就在昨天,媚男的魂魄修复了,但遇到了危险,只不过花婆因为救媚男,遭了天谴,阳寿就快要到头了,她已经无能为力了。

  我问花婆,媚男遇到了啥危险啊,是跟萧爹爹马师父一样的看相先生吗?花婆说不是,她说是我的那个同学,陈帅。

  听到陈帅两字的时候,我的脑袋轰的就炸响了,花婆说,三年前在河边害死媚男的,就是陈帅,那时候有不少人怀疑媚男是他杀的,但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后来媚男托梦给她爸妈的时候,已经是一年后了,媚男的爸妈也去过警局,找过关系,一方面是时间过了一年了,很多线索已经无从考证了,另一方面陈帅家有钱有关系,媚男的爸妈一点办法没有,他们也找过花婆,想让花婆用邪术替媚男报仇,不料报复计划施行没多久,陈帅的爸妈就花重金从云南请来了一个叫巴布的巫师,这个巫师是从马来西亚学成归来的,道行很深,招数阴毒诡异的很,花婆斗不过他,自然一直拿陈帅没办法。

  花婆和媚男一直在暗中盯着陈帅,想伺机报复,而陈帅背后的巴布巫师,也一直尽心尽责的保护主家,从而也注意着媚男和花婆的一举一动,所以这次媚男的魂魄刚修复,巴布巫师就提前去将媚男的魂魄收走了,花婆因为阳寿将尽,只能干着急,这次她叫我来,也是想让我找萧爹爹或者马师父,让他们帮帮媚男,这也是媚男爸妈的想法。

  听完这一切,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怪不得去年同学聚会的时候,陈帅一提到媚男脸色就变了,还有昨天晚上我去三岔口的时候,不是还碰到陈帅了吗?估计那时候就是他和巴布巫师去收媚男的魂魄了,想到这,我也恨得牙痒痒,我给花婆说萧爹爹和马师父,估计不会帮这个忙,他们的职责就是抓鬼,帮助冤魂超生,估计他们见到媚男,还是会再次做法打散她的魂魄的。

  花婆叹了口气,说她这也是没办法了,估计她都熬不过今天了,说着,她就让我把媚男的爸妈叫了进来,还把刚才那个啼哭的小女孩叫了进来,将这个女孩托付给媚男爸妈后,花婆就闭上眼了,任凭小女孩怎么哭喊叫唤,她的眼睛都没能睁开了,花婆就这样死了,后来听媚男爸妈说,其实花婆是人也是鬼,她以前跟媚男一样就是个厉鬼,后来被高人所救,托生在别人的肉体上,这种起死回生的邪术,本来就是有违天道的,下场一般都不会好,她能活这么久,也算是个奇迹了。

  当然了,媚男爸妈现在也是希望我能找找萧爹爹或者是马师父,帮忙把媚男的魂魄救出来,他们说哪怕马师父把媚男的魂魄给超度了呢,也不希望她的魂魄在陈帅和巴布巫师那受折磨,我不敢给媚男的父母保证什么,只是说我尽力吧,毕竟我的心里,也是希望萧爹爹和马师父帮帮媚男的,至于陈帅,我现在确实也恨他入骨,亲手杀了他的心都有,但是这个社会是残酷的,我现在还没有那个实力。

  花婆死了,媚男的爸妈就去找人忙活丧失了,而我则去了萧爹爹家。

  跟我想的一样,见到萧爹爹说了我来找他的意图之后,他一口就拒绝了,还口口声声的说,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跟马师父回头检查下的,怎么可能还会让媚男的魂魄有再次聚合的机会。

  我给萧爹爹说不一样,这次媚男不是害人的,而且花婆也已经死了,是有个巴布巫师,云南的,学的马来西亚的巫术,他这样在咱们家乡做这种恶事,你不能管管吗?

  萧爹爹笑了笑,说这个世上做恶事的人多了去了,他难道都要管管吗,而且那个巴布巫师捉的是鬼,又不是人,这本身就不是我们该管的事。

  萧爹爹这样说话,让我挺失望的,我又劝说了半天,萧爹爹的态度还是很坚决,没办法,我只能回家,临走的时候,我还不忘刺激萧爹爹,说:我曾经觉得你是个有正义感的好人,在我心里是个榜样,但是我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