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早饭的时候,我妈还关心的问我说是不是下雨了,天凉了,给感冒了,我说大概是吧,我寻思我妈要是知道我又去了三岔口找媚男,她肯定吃了我的心都有。

  更…w新@\最}快"上!酷qW匠9.网

  九点多的时候,大兵就来了,这小子前几天新换了一个女朋友,听说那女的可骚了,他说都快被榨干了,见到我的时候眼圈黑黑的,估计昨晚没少干事。

  将昨晚的事告诉他后,大兵就说这事不得了啊,赶紧得告诉萧爹爹啊,我说都这么久没联系萧爹爹了,去了人家不一定帮咱们啊,我嘴上这样说,但是我心里明白,只要找萧爹爹,他肯定还是会帮我的,只是我现在有点不太想找他,因为他一出马的话,媚男很可能又要消失了,我已经经历一次失去媚男的痛苦了,我不想再有第二次,但是这样的话,我又会伤害夏然不是吗?越想这些,我就越头疼。

  大兵说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昨天晚上我骗了夏然,夏然现在肯定在纠结这件事呢,我还是先去找夏然,把所有的事情跟她交代了,不然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我说如果媚男是个正常人的话,我还能说出口,可媚男是个鬼啊,我说出来,夏然能相信吗?她到时候肯定又觉得我编瞎话骗她了。

  大兵说她信不信那是她的事,我老实交代不交代,那就是我的事了,他还说他可以给我当证人,一起帮我说,我说那快算了,我自己说的话,她有那么一丝可能会信,要是带上你,百分百不信,大兵听完这个,脖子都快伸直了,问我啥意思,我两小闹了没一会,他就说别墨迹了,就中午吧,叫夏然出来吃个饭,把你和媚男的事,都跟她说了,我想想,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后来给夏然打电话的时候,夏然第一次都没接,第二次才接,问我打电话啥事,听口气明显是生气了,我说中午出来吃个饭吧,我有点事要跟你说,夏然说她忙着呢,没时间,还好大兵这时候接过电话,在一边好说歹说,夏然才说给他个面子,就出来一次。

  中午在广场见到了夏然,她今天穿着一身运动服,头发也是披散着的,一点不像上班穿的衣服,一问才知道,她今天请假了,没去上班,我也没多问,心里明白,她肯定是因为昨晚我骗她的事没休息好,所以才请假的。

  到了饭馆,我还没开口说我和媚男的事呢,夏然就主动跟我说,她妈妈说要给她介绍个男的,家里有钱,人也长得挺排场的,让她晚上去见见,别说我了,当时在旁边只顾吃东西的大兵都愣住了,大兵说见啥见,你这跟胡生不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么,见啥啊?

  夏然没说话,只是低头玩着手机,我也不知道该说啥,毕竟昨天晚上我骗她在前,她现在说这些话,不管是气话还是真话,我都没理由辩驳她,至于我和媚男的事,我也瞬间没了胃口跟她说了。

  我说随便你吧,你想见就见去吧,说完,我就起身要走,大兵赶紧拉住我,说:你牛脾气还上来了,你先做错的,赶紧道个歉哄哄得了,女人都这样,口是心非,这么好的姑娘,你去哪找啊?

  夏然见大兵劝我,也不耐烦的跟大兵说别管,让我走,这下我心里更是气了,我也不知道我这到底是为啥,说我跟夏然没感情,这不可能,可我心里又想着媚男,难道我就是那种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那种人?

  最终我还是走了,媚男的事,自然是没跟她提,大兵这小子并没有跟着我出来,而是在里面跟夏然聊了起来,等我回到家打算休息会的时候,大兵给我打电话了,说他已经给夏然说了我和媚男的事了。

  我没责怪大兵,只是问他夏然怎么说啊,大兵说夏然啥也没说就走了,他也看不出来夏然是啥态度,我心想爱咋咋去吧,我自己选择的路,有啥后果我自己承担就行。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夏然就给我发来了短信,说了一大堆,那意思很明显就是不相信大兵说的我和媚男的事,她以为我心里有了新喜欢的女孩了,还说我如果喜欢别人,就走吧,不用找这么些可笑的借口,就算是她看错人了吧。

  看到夏然的话,我这心里更是难受了,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两个选一个吧?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我正犹豫要不要去找萧爹爹的时候,媚男的妈妈突然来我家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家的,她跟我说,花婆要见我,跟我说媚男的事,看媚男妈妈对我的态度,已经随和了很多了。

  当时除了惊讶外还有点质疑,毕竟花婆在我的印象里,就是个阴暗狠毒的老太婆,媚男爸妈对我也恨之入骨,现在却一反常态,这么衣服好态度跟我说话,八成是想害我吧。

  可能媚男她妈猜到我心里那点猫腻了,就跟我说:你别乱想,我这次来找你没有恶意的,我们早就知道你家的情况了,要是想报复你,早就来找你了,不会等到现在,再说了,就算是我要害你,我会选择直接来你家找你吗?

  我寻思媚男她妈的话也在理,心一狠,就跟着她出去了,她是开着车来的,上车后车上就我两个,在路上她妈问了我和媚男的一些情况,当然该说的我说了,像聊骚啊让她给我口啊那些的,我自然是不能说。

  花婆的家是在西牛村的,之前我和萧爹爹还有马师父去那找媚男家的时候去过一次,只不过没有去花婆家,她家的院子在村里来看算是比较排场的了,三层小楼,外面都贴着瓷砖,门楼也很气派,让我想不到的是,花婆在里面的一间屋子里躺着,整个人看起来老了很多岁,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旁边有个十来岁左右的小女孩,不停的啼哭着,我也不傻,能看得出来,花婆不行了,来之前心里还怪忐忑,觉得他们会不会下套陷害我,现在看到花婆都这样子了,我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