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在小区的门口是有一个超市的,我去里面买了一盒烟,然后给了保安,保安得到了好处,态度立马就变了,把队长的电话给了我们之后,我就给队长打去了电话,队长还是很好说话的,给我们说媚男家搬到乡下一个叫西牛村去了,具体在村子的那一块,他并不知道。

  得知这个消息后,萧爹爹就皱眉说西牛村就是弯腰老太婆的村子,媚男的父母住到那,也不稀奇。

  下午我们就去了西牛村,在村里人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媚男家,媚男的妈妈很漂亮,难怪媚男那么好看呢,看来遗传有很大的因素啊,媚男的爸爸是个气场比较强的人,见我们打听媚男,两口子态度都很恶劣,把我们赶了出来,说他们家的事,轮不到外人插手。

  媚男爸妈的反应,萧爹爹和马师父已经料到了,他们说如果猜的没错的话,媚男的爸妈请花婆,也就是弯腰老太婆,来用邪术帮媚男托生或者是复活,这本身就是违法且让道行上的人不齿的事,他们自然得偷偷摸摸的来。

  因为萧爹爹和马师父这两天一直赶路,比较劳累了,他们说今天就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来帮我处理这件事,估计不出意外的话,一两天就能解决我所有的问题,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女鬼来纠缠我了,这里说的女鬼,也就是媚男,不知道怎么的,听到这,我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萧爹爹临走的时候,我把他叫到一边,说你们打算怎么对付媚男啊,萧爹爹说她既然是鬼,不去好好的等待托生转世,来人间祸害别人,这种事他是肯定要管的,所以媚男的下场,要么是转世重生,要么就是魂飞湮灭,看她自己的造化了,至于花婆,马师父自然会对付她。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我给媚男打去了电话,不过没有通,我就给她发短信,说我想见见她,我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媚男没有回我,我想出去上网,我妈死活不同意,可能是萧爹爹临走的时候嘱咐我妈了吧,她今天的态度特别坚决,我只好赌气躺在床上。

  第二天一大早,萧爹爹和马师父就来了,说是先跟我去趟媚男的坟头,然后再去紫金公园那的媚男家,估计最大的猫腻,就在她家里呢。

  去媚男坟头的时候,萧爹爹带了很多的东西,都是马师父的,有颜色特别的草绳,还有铜铃铛等等乱七八糟的,马师父说那都是他的做法工具,都是特制的。

  跟萧爹爹不同的是,马师父做法的时候是选择在正午的,他说正午阳气重,花婆折腾不出啥来的,到了坟头后,马师父从他的包袱里找出四根竹子,拇指粗细,三十公分长,插在坟头的四个角上,然后用红绳子将四根竹子串起来,这算是将整个坟头给围起来了,随后他往每一段绳子的中间,各绑上一个铜铃铛,最后又画了两张黄色的纸符,贴在了坟头上,这下,他才说可以去媚男家了。

  $看正V版R章节上$酷d;匠网=

  在路上,萧爹爹还跟马师父在那讨论刚才施得阵法,说的是啥阵我也没记住,那时候我哪有心思听这些啊,一心在想如果马师父做法成功了,那等待媚男的命运,会是啥呢?

  因为这次要进紫金公园媚男的家里,我们又没有钥匙,所以我就找了大兵,毕竟他认识派出所的人,我让他给我找个人,或者他借一身制服,去帮帮我,只要能说服物业给开门就行,大兵这家伙一听,有点不乐意,说这事可是违法的事啊,他现在已经不是派出所的人了,这样做太危险了,我好说歹说老半天,大兵才答应我,说完事了得请他吃一顿好饭,我说这是自然。

  去媚男家安排在了晚上,主要是晚上小区的人都休息了,进去的话不容易被人发现,大兵去了物业那,说他们派出所有任务,要进去查看,物业的人也没多问,就给开了门,不知道为啥,门开的时候,一股子冷风直往我身上吹,我都打了一个喷嚏。

  我们进去后,大兵就说有工作要忙,闲杂人员不要在这呆着了,物业的人就和保安走了,将门关上后,我才开始打量她家的屋子。

  屋子里的家具啊啥的基本都已经被搬走了,看墙壁上的灰尘,应该很久没人打扫了,我问萧爹爹,修自行车的老大爷不是说,媚男她爸妈经常来这么,我看这情况,也不像常来的啊,萧爹爹说常来是常来,但是他们来的目的不是打扫屋子。

  那他们是为了啥?我问。

  萧爹爹没有说话,而是从他包袱里点着了一根红蜡烛,屋子里这时候是没有风的,但是红蜡烛点着后,火焰噗嗤噗嗤的朝着一个地方摇曳,这很显然是不正常的。

  萧爹爹和马师父,这时候就谨慎的望着蜡烛火焰指向的地方,那是一间屋子,屋子的门已经被涂成全黑色了,上面还画着一些奇怪的符文,看起来有点怪,大兵因为之前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现在整个人的脸色都已经变了,他的手一直抓着我的胳膊,看得出来他很紧张。

  萧爹爹拿着红蜡烛,走到那房间的门口后,蜡烛的火焰就摇晃的特别剧烈,噗嗤噗嗤的声音特别大,再靠近一点,那火焰直接就给熄灭了,我这时候问萧爹爹,里面是啥东西啊?

  萧爹爹没搭理我,而是神情紧张的看了马师父一眼,马师父蹲在地下,从包袱里取出黄色符纸,然后又取出一支细毛笔,也是红色的,跟萧爹爹之前的那个差不多,就是细了很多。

  随后马师父从包袱里取出一个玻璃瓶,里面是红色的液体,他用毛笔在里面蘸了蘸,在黄色的纸符上很快画了一些符画,完事后在一头抹了点粘稠的东西,我寻思那是胶水之类的,直接贴在了门上。

  这下,萧爹爹才重新点着了红蜡烛,这次的火焰依然还是朝着黑门摇曳,只不过摇曳的幅度明显降低了,又过了十几秒钟,蜡烛的火焰已经不摇曳了,马师父说可以了,这才让我跟大兵将这个房间的门给撞开了。

  门开的那一刹那,可给我吓傻了,屋子的正中间摆放着一个黑色的棺材,四个墙边有四个形态不一的木偶,棺材上面贴满了纸符,都是那种黑色的纸符,而且在棺材的东西南北四个面上,都有个小孔,从小孔里各自延伸出一条黑线,直接与地面上的四个木偶相连。

  马师父看到这一幕,眉头一直紧锁,嘴里喃喃道:这家伙果然用这种遭天谴的巫术,真该永世不得超生啊。

  萧爹爹这时候也从包袱里找出一把绑着红绳的剪刀,从东面开始,依次东西南北将四条黑绳剪断,与此同时,棺材里面也发出嘶嘶的声响,着实吓人。

  马师父后来又画了四张符,贴在了棺材的四个面上,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他就让我和大兵把棺材打开。

  在开棺之前,我就猜测里面可能是一个人的尸体,最有可能的就是媚男的尸体,但是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打开棺材后,里面居然是一个木质人偶。

  这个人偶应该有一米左右高,身上穿着艳丽的衣服,化着浓厚的妆粉,很明显是个女孩,尤其是脸上的表情,栩栩如生,我猜的没错的话,这玩意应该暗指媚男。

  在人偶的四肢上,绑着四条黑线,也就是刚才延伸到外面木偶上的黑线,马师父这时候又画了一张符,贴在了木偶的脑门上,那木偶的下巴是活动的,这时候就慢慢张开了嘴,发出嘶嘶的声响,她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狰狞,可怕,到最后基本上能看得出来,这玩意她很痛苦,我当时心里就暗想,这个人偶的痛苦,是不是就是媚男的痛苦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