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这事我就是想管也管不了,毕竟我又不是媚男的男朋友或者啥,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妈接了个电话,完事后就跟我说,萧爹爹打来了电话,说是可能明天就回来了,问了问我的情况,我妈跟他说没啥事。

  我妈跟我说这事的时候能看出来她很激动,可我心里却有点小小的不情愿,如果萧爹爹回来了,我是不可能见媚男了,还说让媚男帮我用嘴那啥呢,看来也没希望了。

  这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做梦了,梦见我奶奶了,我奶奶给我说有人要害我,还指了指东北方向,我知道,那是媚男坟头所在的位置。

  早上醒来的时候,想起晚上的梦,心里还有点犯嘀咕,犹豫了半天,也没跟我妈说做梦的事,就是怕她乱想。

  中午,院子门响了,我妈去开的门,是萧爹爹,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老头,这老头看起来比萧爹爹还瘦,瘦的让人看着可怕,就剩下一张皮包着骨头了,尤其是他的眼窝深陷,颧骨很高,只不过看人家那眼神,有精神的很。

  萧爹爹说这人就是他的师兄,称呼他马师父就行,马师父自打进了我家屋子,眼睛就一直盯着我看,估计他能看出来我有问题,也难怪,人家比萧爹爹的道行还要深,眼力肯定要好得多。

  萧爹爹问我妈我这两天出门没有,我妈看了我一眼,说出去了,同学聚会的时候出去了一趟,萧爹爹很显然不信任我,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说:你没去见她吧?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但是嘴硬说没有去,萧爹爹还想说啥,被马师父拦了下来,马师父过来拨弄两下我的眼皮,摸了摸我的手腕,眉头一皱,说:那老太婆确实道行挺深啊。

  萧爹爹说那肯定啊,如果我能搞得定,我就不会大老远的过来找你了,咋样,你觉得这个能搞定吗?

  马师父说应该没问题,胜败各五分吧。

  听完这句话,我心里还是有点没底,暗想我究竟惹上了多大麻烦,看他们一个个说得挺严重的,可我感觉也没啥啊。

  之前萧爹爹跟我去河边的时候就说了,去完河边还要去媚男的家里看看,当时他觉得自己搞不定,所以就去找马师父了,现在马师父来了,我们下一步,自然是去媚男家。

  媚男家萧爹爹已经托人打听清楚了,在紫金街那边的紫金花园小区,不过这是之前她家了,现在还在不在,他不敢确定,只有去了才知道。

  我和萧爹爹还有马师父去了紫金花园小区的时候,小区的保安告诉我们,媚男家的人早就不住在这了,可能是见我们穿着都很普通,保安有点势利眼,看起来不想怎么搭理我们,只是说赶紧走吧,人家不在这住。

  酷B!匠V网《:永`久h免费看jn小说

  当时在小区门口是有个修自行车的老大爷的,老大爷听见我们问媚男家的事,就把我们拉到一边,悄悄说:他家的人确实是搬走了,不过每隔着一段时间,老两口子就买了一堆东西来这个家,他那时候还寻思,难道是家里养了狗或者什么宠物吗,每隔一段时间就来送吃的。

  老大爷的话提醒了我们,马师父问修自行车的老大爷,知道媚男的父母现在住哪里吗?老大爷摇摇头说不知道,但是小区保安队长知道,当初他还帮过媚男家搬东西呢。

  保安队长并不是现在保安房里的那个保安,修自行车的老大爷说保安队长一般不在这,下午才会出来,日子活得滋润的很,我们要是着急,可以找里面年轻保安要电话,只是这年轻保安的脾气太不好。

  说着,老大爷就叹气说现在的年轻人,本事不大,脾气可不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