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躺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就给媚男发过去一个短信,也没抱多大希望她会回我,但是没想到没一分钟呢,她就回我了,给我说咋还不睡呢,是不是见了她之后想她想的不行,我给她说是,但是心里也有点疑问,那就是见媚男之前,她说不让我再跟她联系了,就当没认识她,我两页是因为这样才会见面,而我两见面之后,她对这事也只字未提啊,现在看起来,她还是想跟我联系的啊,有点怪。

  正疑惑着呢,电话就响了,是媚男打来的,我赶紧就接了,媚男电话里的声音,软绵绵的,很有诱惑力,聊了没几句呢,我就来反应了,便自己用手撸了起来,同时让媚男给我叫两句,她倒是听话,很配合我,这次很快就出来了,只是跟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出来的时候,那玩意有点疼,并不像以前一样,全是快感。

  我也没多想,反正最近身体不适都已经习惯了,整了点卫生纸擦了擦脏东西之后就睡觉了。

  这一晚上又做梦了,梦见萧爹爹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说我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都这节骨眼上了,还跟媚男联系,萧爹爹骂得越来越厉害,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我就这样被吓醒了,睁开眼的时候,感觉身子有点凉,暗道遭了,估计是又要出问题了,现在萧爹爹不在,我要真出事了可咋整啊?

  不过听见外面滴滴答答的下雨声,我就明白了,原来是下雨了,窗户也没关,所以屋子里有点凉,这身子自然也是跟着要冷的。

  我爸因为今天厂子里放假,就没有去上班,吃早饭的时候,我爸妈就在那吵吵起来了,好像是因为地理种的玉米已经成熟了,这几天在地里风吹日晒的也晒干了,前两天我爸就跟我妈商量赶紧去地里收玉米,但是我妈因为我的事,一直在家里,也没去操心那个,这一下雨,估计棒子又要淋湿受潮了,我爸自然是有点不乐意,不过见我过来后,老两口也没多说啥,只是饭快吃完,我打算走的时候,我爸叫住我了,说给我找了个工作,要不要去试试,从太原回来了,也不能老这样在家呆着啊。

  我妈拍了他一下,说这节骨眼上的,找啥工作啊,萧爹爹说了这几天哪也别去,就在家里呆着,我爸因为这几天一直在厂子上班,只有晚上回来,他估计没觉得我这事有多严重,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跟我说没啥事的,大小伙子的,身上的阳气重,只要大中午的去外面多晒晒太阳,把身上的阴气晒干净就没事了,兴许这几天都是自己吓自己呢。

  我附和着我爸,说对对对,都是我妈太紧张了,附和他并不是觉得他说的话有道理,毕竟媚男真的是鬼,这几天的事,也确实都邪门,我只是不想让我妈觉得这件事很严重,不然她是不会让我出门的。

  我爸给我说的工作,也是他们厂子里的,让我去当化验员,先跟着人家师傅当学徒工,到时候自己能干了的话就转正,说转正后的工资有三千多呢,在我们这小地方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我给他说我学的是视频剪辑,找个广告公司还行,不然学那不是白学了。

  我爸说那随便你吧,等天放晴了,你就自己去找吧,年纪也不小了,该给自己未来着想了。

  在家呆着没一会呢,电话就来了,是大兵打来的电话,昨晚上他走了之后,我还担心他去乱坟圈子那呆了这么久会不会出事呢,这电话一过来,我心里就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莫不是他出事了?

  接听电话后,大兵就跟我说,出去吃个饭吧,今天早上有个我们以前的初中同学打电话了,说要去聚会,让他找找人,看能凑多少。

  我正好闲的没事呢,就问了地点和时间后,挂了电话。

  给我妈说这个事的时候,她还有点不太相信,说就不能老老实实在家呆几天等萧爹爹回来啊,我说同学这么多年没见面了,见面吃个饭聊聊天啊,反正在家也没事,你就放心吧。

  C更%新}√最!快上酷bx匠Dv网

  我妈说不过我,自然是同意了,不过放下话了,两点之前必须回家,不然就等着挨收拾吧。

  跟初中同学很多年没见了,现在不乏一些混的好的,我都不好意思骑着我家的电动车出门,就给大兵说让他来接我,大兵让我等会,说十分钟就到。

  大兵来的时候还穿了一身派出所的制服,我问他哪来的,不是已经被人家开除了吗,他说找人借的啊,不然一会去了别人问他啥工作,他咋说,好歹说在派出所吃公家饭,还是有点面子的啊。

  我说那我呢,到时候别人问我我咋说啊,大兵说你就说在太原上班呢,最近有事回来了,反正你也没跟同学联系,谁知道啊。

  吃饭的地方在县城广场的一家饭店里,算是我们这地方最好的饭店了,一共来了十个人,有三个都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孩子都两岁了,不过今天没带孩子来。

  这十个人里面有两个是以前我们班的混混学生,其中有一个特别有钱,长得高胖高胖的,叫陈帅,曾经还因为他欺负班里女同学,我顶了两下嘴,差点让他打了,之后我两就没说过话,陈帅今天来的时候还开了一辆宝马车,风头算是让他全占尽了。

  俗话说的好啊,狗改不了吃屎,在饭桌上吃饭的时候,还堵不上他的嘴,在那一会调戏调戏这个女的,一会调戏调戏那个女的,让我和大兵看他很不爽,有一个女的估计比较正经,也看不惯他,被他一调戏,就吵吵起来了,也只是有几个跟那男的关系好的人劝说了几句,其他人都不愿意惹这个麻烦。

  确实,当初的同学一个个都长大了,接触社会了,都变得现实多了。

  后来有人提议喝酒,陈帅喝得最多,但他酒量真不行,没多久就在那晕晕乎乎的说起胡话来了,因为大兵今天穿着制服,他就过去搂着大兵的脖子,说起了客套话,什么以后大兵需要钱的话,就找他,他肯定帮忙,大兵不知道怎么说的,就说到我身上去了,还把我上次去他那户籍部问媚男的事给说了出来,不曾想这陈帅一听见媚男,脸色就微微变了,可能别人没注意到,但是被我捕捉到了,他问:周媚男?

  大兵说是啊,咋的,你认识啊?

  这陈帅估计也是喝多了,一副很得瑟的样子,说:我不但认识,我还......他的话刚说到这,还没说完呢,跟他关系好的一个男同学,在旁边使劲拍了下他的胳膊,他这才回过神,一脸的惊讶,眼珠子转了转,就笑着说:不认识不认识,就是以前听人说过,觉得这个名字挺奇怪的。

  不知道怎么的,我看见陈帅这反应,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