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媚男离着我差不多二十多米远,脸上的神情啥的都看不清,只能看出来她穿着黑色的衣服,在黑咕隆咚的夜幕里,更显得诡异了。

  我有点激动,给大兵说你在这等我会,我过去一趟,说着,我就朝着媚男那边指了指,大兵往那边一看,眉头紧皱,显然他也是看见媚男了,他问我那是谁啊,大半夜的怎么出现在这荒郊野外的,旁边还是乱坟圈子,你不害怕啊。

  我当然不能告诉他这人就是曾经淹死在河里的媚男,我说你别多问了,在这等着我就好,大兵说行,还嘱咐我快点,说他心里慌得不行,说着还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

  不瞒大家说,我往媚男那边走的时候,心里也七上八下的,我倒不是怕媚男,只是觉得那个弯腰老太婆会不会也在附近,到时候突袭我,我可咋整?

  仔细想想,媚男在这,估计老太婆也不敢那么明目张胆,所以就过去了。

  走到媚男跟前的时候,她就低着头,两个手在那不停的抠衣服呢,不知道想啥呢。

  算一算我两也有好多天没见面了,这期间发生了太多事了,我一时半会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她说话。

  周围这时候也静悄悄的,我反倒不觉得害怕了,就是觉得有点尴尬,还是媚男先开口了,说你来了啊。

  我说是啊,还开玩笑的说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啊,随随便便就放人鸽子,她说你快拉倒吧啊,当初可是我先放她鸽子的,说话的时候,她就一副娇嗔的样子看着我,我这没出息的啊,一看见她那张脸,久违的亲切感就来了,这才是彻底把萧爹爹给扔一边去了,想着死就死吧,死了我也成鬼了,就能跟媚男天天在一块了。

  其实我这时候心里也有很多疑惑,有很多话想问她,但是又觉得好不容易能见一面,问那些没用的干啥,便只跟她聊眼跟前的,媚男其实跟以前认识的她也并没两样,还是那么活泼,偶尔还会说两句骚话挑逗我,我因为心里一直顾忌那个老太婆,就有点放不开的感觉,最后问她,这里就你一个人吗,附近不会有啥监视着咱俩吧。

  媚男说有啊,你那同学不监视着呢么,我被她逗笑了,笑了笑说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媚男就打断了,说放心吧,花婆不在这。

  她嘴里所说的花婆,估计就是那个弯腰老太婆。

  随后媚男就说这片人太多,换个地方聊吧,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不过马上就明白了,她说的人,都是乱坟圈子里的死人。

  跟媚男朝着一边走的时候,大兵还看见了,在那边问我两干嘛去啊,别扔下他一个人在那啊,他害怕,我说去旁边一下,等会就来找你,大兵这家伙还嘴贱的说那你们两干事快点啊,别让我等太久,这真的太渗人。

  本来大兵不这么说,我也没想太多,但是他这么一说,我心里还真就有点痒痒了,媚男这家伙还笑着问我:你兄弟说的干事,干啥事啊,这很显然她明知故问呢,故意挑逗我呢。

  我说你可别逗我了,上次跟你接吻完了之后,嘴唇凉了好久呢。

  她说那个又不怪她,她也不想我这样的,说着,继续挑逗我,等我两走到一小土丘的后面时,她就过来抱着我,嘴巴也一个劲的往我脸上蹭,我心里犹豫了那么一下,便啥也不管不顾了,直接亲了上去,她这次还大胆的把手伸进我裤裆里了,本来我也想伸进她里面的,但是她给我说她那啥来了,不能碰。

  我当时就笑了,说这人会来那个,你也会来那个啊,她说废话,不管是人是鬼,她都是个女的,当然得来了,我说我倒是想看看鬼来那个是啥样呢。

  媚男骂我不要脸,还问我肯定特别想做那种事吧。

  我说是啊,好长时间没做的,肯定想,心里头则寻思她这话是啥意思,难道现在就跟我做?

  可能是猜到我心思了,媚男就赶紧补充道:你别瞎想啊,我可没想跟你做,不过你这玩意,我想咬一口。

  说着,她塞进我裤裆里的手就更用力了。

  这下给我整的更是感觉全身燥热啊,我刚打算开口说让她咬呢,就想起来我出来的时候又没好好洗澡,那玩意估计有味道,不能让她咬,就给她说要不下次吧。

  媚男也没多说,就说不然给我用手闹出来,我说行。

  说来也怪,不知道是我有点不好意思放不开还是咋的,媚男整了老半天,就是没出来,后来远处的大兵也叫唤了,问我完事没,说他自己在那边害怕,他这一叫唤,就给我叫唤软了,我自然是没了太大兴致,给媚男说今天也太晚了,我这兄弟还得回家呢,我要不先回去了。

  更'新√H最s%快V上☆酷!;匠(A网*

  媚男也没挽留,还坏笑着让我下次洗干净点,她手上都一股味道呢,我听完这个,更是尴尬了,赶紧就走了。

  大兵看见我的时候,就骂了,说你这口味蛮独特啊,深更半夜来乱坟圈子整那事啊,我说你别在这乱说,我就是跟人家聊聊天,大兵说快拉倒吧,赶紧走吧,大晚上的在这地方,真是锻炼人胆子啊。

  跟大兵骑着摩托车往回走的路上,这家伙就一个劲的叫嚷着,说他今天的衣服穿的少了,冷得不行,那鼻涕还吸溜吸溜的,我暗自寻思,我这跟媚男的身份特殊,就算接触了,估计也没啥事,顶多到时候萧爹爹给我看看,但是大兵这家伙啥也不知道,他在这乱坟圈子附近呆了这么久,不会出什么事吧?

  在半道上我还给媚男发了短信,问她明天有时间不,要不就明天出来吧,媚男说明天她估计是不行,我也没问太多,就是在心里祈祷,希望萧爹爹这次出远门能多出几天,也好给我多留点时间跟媚男见面啊。

  大兵把我送到家之后,他就走了,临走的时候我嘱咐他路上当心点,他说知道。

  本来以为我妈都睡了,但是到了屋子的时候,我妈就来找我了,一副狐疑的样子,问我出去都干嘛了,这么久才回来,我说就吃了点烧烤,喝了点酒,没干啥,我妈虽然还是不信,但也没多说,就回她屋子里休息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