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三岔口见媚男(1)

  萧爹爹跟我相比倒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大概是看出我有点不安了,就一边从包袱里往外掏东西一边安慰我说:没事的,有我在,别怕。

  我心想有你在顶啥事,昨天晚上去媚男的坟头做法时,你也是一副搞的定的样子,结果最后呢,还不是失败了?

  当然了,这些话我是不敢说出口的。

  萧爹爹从包袱里掏出了他的特质白蜡烛,点着后让我端平在水里,说让我留意蜡烛火焰的摇曳状态。

  我当时有点疑问,昨天在坟头的时候,他说这蜡烛的火焰是不受阴风影响的,既然不受影响,那还让我留意火焰状态干嘛,难不成现在又能让阴风吹灭了?

  更R*新)最快f上*L酷匠网

  我也没多问,反正萧爹爹让我咋做都是有他一定的道理的,照做就是了。

  河中心并不远,所以很快到了,我回头看了一眼,短眉大叔还在岸边看着我们呢,远处还有人跟他打招呼,也往这边走,可能是不止我和萧爹爹两人在这片,我这心里就稍稍得到了一点安慰。

  船差不多停下来后,萧爹爹就从包袱里拿出一个纸叠着的乌龟,用一把小刀朝着乌龟背上一划拉,留下了一道小口子,紧接着他又扯出一根红色的细线,将一头绑住乌龟的脑袋,就这么慢悠悠的放到水面上。

  那乌龟是纸叠着的,自然是在水面上漂浮着的,等萧爹爹取出黑瓶子,往纸乌龟旁边滴了几滴黑色液体后,那乌龟一股脑就钻进水里不见了,这招跟昨晚的一样,看得我是那个惊奇啊。

  我问萧爹爹你为啥做法的时候都要用到这些纸玩意啊,不是纸人就是纸乌龟纸船的,他说他们道法里面的门道多了去了,他这只是属于其中的一个派,里面最擅长的,就是这叠纸法。

  再说那个纸乌龟进水之后,一个劲的往水底下钻,萧爹爹就一直放线,等线放到头之后,仍然能看到那线还在一顿一顿的拉扯着,很明显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底下拽着线,而且是朝着北边拽,萧爹爹赶紧让我把船往北边划,划了差不多三米左右,那线就不动了,我这时候特别紧张,脑海里老想着昨天那个沉没的纸船,还有那个短眉大叔说的沉入河底的木盆,虽然我们这个木船块头很大,但我心里总是不踏实。

  我刚张嘴打算问萧爹爹咱们的木船结识不,不会沉下去吧,这木船就开始晃动了,明显下面有东西在摇晃,吓得我赶紧伏低身子,两手紧紧抓着船两边的把手处,萧爹爹也急忙往上面扯线。

  我问萧爹爹要不赶紧往回划船啊,萧爹爹说别急着走呢,等看看情况的,岸边的短眉大叔估计也看见木船摇晃了,在那边吆喝着,问我们咋回事,不过萧爹爹没理会他。

  按理说,这纸乌龟被浸湿了,线稍微一扯的话,它肯定得烂了,估计到时候拉上来的话,只剩下一个线头了,但是萧爹爹真真切切的就把那个纸乌龟拉上来了。

  纸乌龟虽然湿了,但是并没有烂,只是奇怪的是,它背上被萧爹爹花开的那个口子,已经变成血口子了,还顺着水滴往下流血呢,就好像那不是一个纸乌龟,而是人的皮肤似地,萧爹爹这下才慌了神,说这口子成了血口子,是个凶兆,赶紧往回划吧。

  这下,我才手忙脚乱的往岸边划,只感觉这身后阴风阵阵,等到了岸边的时候,短眉大叔问我们咋回事,萧爹爹摇摇头,说这次真句邪门得厉害,他怎么就老搞不定呢,看来得去找他的师兄了。

  短眉大叔也不是这道上的人,自然帮不上啥大忙,萧爹爹也没多跟他多说,早早就领着我回去了,到了我家后,跟我妈简单说了几句,他就在我家院子里开始摆坛做法,说是他要出门几天去找个人,让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没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出门了,在家呆着等他,不然容易出啊事。

  虽然我满嘴答应,但是萧爹爹还是不太放心我,就把我妈拉到一边嘱咐了好一番,最后才匆匆离去。

  说实话,萧爹爹走的时候,我心里面还是挺谨慎的,觉得萧爹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这几天干脆就老老实实呆在家哪里也不要去了,可是没多大功夫,我就觉得在家里呆着太无聊了,想出去溜达溜达,其实最想的,还是去网吧玩会电脑。

  给我妈说的时候,我妈死活不让,没办法,我只能老实呆着,傍晚我妈出去买菜去了,我这才赶紧溜出去,找了最近的一家网吧,开开电脑后匆匆上了Q。

  当时看着电脑屏幕下面闪动着的头像,我心里就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又害怕又期待,此时萧爹爹和我妈的嘱咐早抛到脑后去了。

  只是让我咋也想不到的是,媚男给我留言说忘了她吧,就当我和她没有认识过,以后也不要打电话发短信了,还让我看完这段留言后就把她的QQ删掉。

  我当时自然是不乐意,也给她发了一串子话,问她为啥啊,还给她说QQ上也说不清,电话上也说不清,就算你决定不再见我了,那也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咱俩见一面好好说说不行吗?

  让我没想到的是,媚男这时候居然在线呢,她给我说那明天晚上10点,我在三岔路口等你,你来吧。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从网吧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概是这一段时间碰到的这种事太多吧,我每走一段路都要回头看看,总觉得有什么人跟着我,一直到了家里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刚进门的那一下,院子里的一阵狗叫声,还是吓着我了,不知道从哪来的一条大黑狗,拴在我家杨树下。

  我妈说是我爸弄回来的,他不知道听谁说黑狗避邪,为了我考虑,这不就弄回来了。

  我看了看那狗,长得确实壮实的很,很凶,但愿它的到来,能给我带来好运吧。

  只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爸妈就后悔带这条狗来我家了,因为它整晚上都在叫唤,我爸去院子看了看,啥异常的情况也没用,可它就是叫个不停,等天明了,太阳出来了,他就趴在地上睡觉去了,一家人被它整的浑浑噩噩的,吃过早饭我爸就把它送走了。

  这一天我就在家看了一天的电视,下午的时候才热了点水,洗了个澡,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就换上了一套干净衣服,开始琢磨怎么溜出去去三岔口。

  想来想去,我给大兵打了电话,给他好说歹说,才说服他让他来我家找我,差不多过了十来分钟,大兵就骑着摩托车来我家了,我给我妈说我跟他出去聊几句,等会就让她送我回来,我妈见不止我一个人,估计也没多想,嘱咐两句就让我走了,我这一出去,就让大兵送我去三岔口。

  大兵当时还有点纳闷,问我说这么晚了,去三岔口干啥,那可是个坟场啊,我说去见个人,聊几句咱们就回,大兵说成,不过改天得请他吃饭。

  到了三岔口的时候,还有十来分钟才十点呢,我寻思大兵在这,我和媚男也不好见面啊,就打算往里面走一段路,也就这时候媚男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往南边看,我冲那边一看,就看见个黑影,就是媚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9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