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刚才我还雄赳赳气昂昂的,这一见萧爹爹真走出我家院门了,我心里也犯嘀咕啊,毕竟谁不怕死啊,我也担心我出问题,忐忑不安的看了看我妈,我妈似乎也对我失望了,不想搭理我,白了一眼,说随便你吧,然后就去一边忙活去了。

  本来今天商量好的要去媚男死的河边去看看的,现在萧爹爹也走了,我觉得没意思的很,就想去网吧上QQ,看看媚男跟我说话没。

  出家门的时候,我妈还问我干啥去,身子不舒服还瞎跑,我说不碍事,就去网吧玩会就回来了,本来想问问我妈刚才萧爹爹跟她说啥了,但是没好意思问。

  出了家门走了还没十来分钟呢,我就感觉头晕得不行,这时候还只是上午,没到正午呢,东边天上挂着的太阳也并不炙热,但我总觉得那玩意晒得我头晕,总想去阴凉地呆着,好不容易见一家人家院墙底下有个阴凉地,还有块青石板,寻思去那坐着休息一会,可这一屁股坐下,身子一软,直接就摊在那了。

  路边还有过路的人呢,见我这样,赶紧就哎哟了一声,要过来搀扶我,我感觉脸有点发烫,确实丢人啊,我说不用,自己能起来。

  勉强站稳后,却是怎么也走不到网吧了,感觉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能稳稳当当的站着都谢天谢地了,也就这时候吧,后面有人叫我,是我妈的声音,我一转头,就见我妈朝我跑来了。

  她过来后就搀扶着我,让我跟着她回家。

  我问她咋跟着我出来了,她这才带点斥责的口吻说:你萧爹爹说了,你熬不过半天的,说你早晚得去找他,让我看着你,别出事就成。

  不知道咋的,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居然有点小暖,自己那会把萧爹爹赶走了,他生气临走的时候,心里居然还是想着我的,人家跟我非亲非故的,都能这样,怎么能不让人感动,再说了,我现在能感觉得出来,我身子是真的撑不住了,太难受了,再不找萧爹爹的话,估计真麻烦了。

  我也没跟我妈多说,就让她赶紧回家骑来电动三轮车,载着我去了萧爹爹家。

  到了萧爹爹家的时候,他正在院子里忙活着,往一口大水缸里倒水呢,大水缸的周边堆着木柴,火已经生着了,见我和我妈进来了,萧爹爹就笑着说:你小子熬不住了吧,我就知道你要来。

  这时候我的胸口闷得厉害,说话都说不利索了,萧爹爹往南边的天上看了一眼,说这日头还没高挂呢,再等会就差不多了,到时候水也热了,我就可以进去洗澡了。

  我听完有点惊讶,问他身上凉的厉害,也没劲,哪有那精力洗澡啊,萧爹爹说里面不是洗澡水,掺和了鸡血,避邪的,先泡个澡驱驱湿气邪气,回头再想其他的办法。

  趁着烧水的功夫,萧爹爹就过来一边跟我聊天一边看我的身体状况,我妈在这也帮不上啥忙,萧爹爹就让她先回去了,说让她放心吧,有他在,我没事的。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萧爹爹说可以了,让我进去泡澡,我搬来个凳子,脱了衣服打算进的时候,萧爹爹提醒我,说普通人泡这个血水倒是也没啥,但是我这种撞邪的人,进去后有点难受,忍着就是了。

  我点了下头,说知道了。

  脚先进去的时候,也没感觉出啥,就是觉得水有点热,等整个人进去后,浑身热乎乎的,感觉很舒服,瞬间就有种想睡觉的冲动。

  萧爹爹见我一脸享受的样子,就笑道:等下就有你难受的了。

  果不其然,过了没几分钟呢,我就感觉全身有点麻木的感觉,慢慢的有点胀痛感,这身子要是不动弹的话也没觉得啥,只要一动弹,就有点疼,那种疼就像是身上擦破了皮,然后汗水流到上面一样。

  而且随着浸泡的时间越来越长,这种疼痛感也越来越厉害,萧爹爹在旁边一个劲的忙活着啥,也不管我,我问他还需要多久啊,他说慢慢忍着吧,泡的时间越长,对你越有好处。

  大概是泡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到了后面我都已经麻木了,感觉不到疼痛了,手指头动了动都没知觉了,本来鼻子里一直能闻到血水的腥味,现在也闻不到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啥都白花花一片了。

  也就这时候吧,萧爹爹过来拍了下我脑门,一脸的坏笑,问我道:咋样,现在还疼吗?

  我摇摇头,说都疼得没知觉了,他说那就差不多了,能出来了。

  虽然萧爹爹发话能出来了,但是我出水缸也费了半天劲,出来的时候被风这么一吹,身上那才叫疼的厉害,萧爹爹给了我块红布子,擦了擦身子后,赶紧让我穿衣进了屋子。

  不过你别说,这法子还挺管用,泡完鸡血澡后,慢慢的身子就不发凉了,浑身也有了力气,萧爹爹给我拿了点吃的吃完后,我感觉跟平常没啥区别了。

  中午刚过十二点,萧爹爹就打算带着我去河边,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他还说媚男家里的情况他也打听到了,去了河边之后,也可以去人家家里看看,兴许她家里人知道点啥。

  我说就算人家家里人知道,估计也不会跟咱们说吧,萧爹爹说那谁晓得,不管人家说不说,自己总得去吧,这好歹是个机会。

  _√酷3匠}网首发j

  县城的南边,有条河,我们当地人把流经我们县的那一段河段叫三库水库,为啥叫这个名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每年都有很多人去那里钓鱼,划船,游泳,当然也会淹死不少人,小时候总听老人们讲鬼故事吓唬我们,其中不少都是跟那水库有关的,我在很小的时候也掉进水里差点被淹死,所以长大后一见了河面啊啥的,头就晕。

  萧爹爹领着我来的,就是这一段水库,在这附近有个小王钓鱼点,是旁边村子里的人为了方便县城里来钓鱼的人专门设置的地方,可能是现在大太阳高高挂,没什么人来钓鱼,河边显得很清静。

  萧爹爹可是这一片的名人,毕竟水库啊河边之类的地方,长年累月的没少死人,这地方自然邪门,找萧爹爹来做法的自然不会少,这个钓鱼点的老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叔,短眉长目,萧爹爹说这老板的面向是个短命鬼,当年若不是萧爹爹给他做法,他早就死了,所以萧爹爹跟我进去的时候,短眉大叔一看见他,就热情得不得了,还看了看我,问萧爹爹有活要忙啊,要是有啥需要他帮忙的尽管吩咐。

  萧爹爹说倒是也没啥帮忙的,就是去水库上看看,借他的船一用,短眉大叔说那好办,两人后来还聊到媚男了,短眉大叔看起来也是知道媚男的,还跟我两说前几天有个老太婆来给媚男烧了点东西,他当时就在河边凑巧看见了,说那老太婆划着船到了河中央,整了个木盆放河面上,在里面不知道点火烧了些啥,没片刻的功夫,木盆就一下打翻沉入水底了,他还一直纳闷呢,寻思那是木盆啊,怎么就沉入水底了呢。

  萧爹爹笑了笑,他对那个木盆沉底不沉底没太大兴趣,只是问了问那个老太婆的相貌,问完后基本我也就确定了,就是那个弯腰老太婆。

  借了个木船后,萧爹爹就跟我上了船,朝着河中心划去,短眉大叔本来也要跟着去,萧爹爹没同意,他估计也明白可能是不方便吧,就没继续跟来。

  这河里的水质并不好,看着很浑浊,离开岸边五六米远的时候,我这心里就不安起来,总觉得不踏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