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时都愣了,暗想咋回事,难道萧爹爹感应到有危险要来了,扔下我先自己个逃命去了?好几个老家伙,还以为多大能耐呢,这一做法失败就赶紧自己溜,太高看你了也。

  没敢想太多,我赶紧撒腿就跑,寻思看你老东西跑得快还是我跑得快。

  跑了没两步呢,萧爹爹回头看了我一眼,见我也跟着跑,就赶紧停下来,着急道:你先别急着跑,回去把东西收拾了啊。

  我心想我收拾东西你趁机跑,想的倒挺美!便没理会他,萧爹爹这才赶紧说:你别害怕,有我在,那家伙不至于伤害你,快去把东西收回来。

  我说不就一个木桶吗,不要了,萧爹爹说主要是他的红毛笔和白蜡烛,是特制的,仍不得,那玩意不好整。

  见我愣着,他才又补充了一句,说他的木板子断了,孙子有危险,时间来不及,得赶紧赶回去,我年轻人跑得快,取了坟头的毛笔和蜡烛再追上他。

  我这才明白,原来冤枉萧爹爹了,赶紧回头从坟头拔了蜡烛,拾起毛笔,往回跑的时候脚底一不留神,将木桶给踢翻了,血水刷的就流到坟头上了。 当时不知道出于啥原因,血水撒到的地方,还发出唰唰的声响,我有点担心,这是大公鸡血,避邪的,撒到媚男的坟头,对媚男肯定是有伤害的。

  别看萧爹爹最先跑的,我这两口烟的功夫就追上他了,虽然本事不小,可毕竟是老骨头了,哪能跑过我。

  到了电动车那,我赶紧就载着萧爹爹往县城里走,在路上我问他刚才为啥做法失败了,那个纸人是咋回事啊,萧爹爹说为啥做法失败他也没闹明白呢,估计那个老太婆搞的鬼,至于纸人,是用来引渡媚男的魂魄的,之前带表情的纸人沉入水里就是指媚男被水淹死,之后他用红毛笔刷没表情的纸人,按照正常的做法程序,后面这个没表情的纸人会慢慢显露出表情来,跟之前的那个会一摸一样,可他刷了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也就是说,做法失败了。

  我问萧爹爹为啥知道孙子有危险啊,他从兜里掏出一块十公分长的一块小木板,跟个小尺子一样,上面刻着很多图案和甲骨文一样的字符,他说这东西是用多年的老沉木做的,很有灵性,他身上一块,孙子身上一块,这木板子一断,当然不是个好兆头,孙子自然有危险了。

  这下我就有点不明白,继续问道:那你既然是看相侧字的,难道没算到你孙子要遭这一遭,他叹口气摇摇头,说他孙子的命相很模糊,看不透,之后萧爹爹就不愿多说了,让我专心赶路。

  电动车还没到县城的时候,我就感觉电力不足了,速度明显降下来了,上个小坡都费劲,最终还是没能走进城,凑巧有辆出租车路过,萧爹爹打了个车直接走了,临走的时候让我先回我家,说我就算去了他家估计也帮不上忙,还容易让他分心,要是有事需要我帮忙,会给我打电话的。

  他一说到电话,我就想起那个给我发短信的陌生号码了,因为觉得是媚男,我就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过去。

  打之前我心里也犯嘀咕,觉得要么是空号,要么就没人接,这么多天了,她一直藏着,怎么这么轻易就让我找到她呢?

  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电话是通着的,响了没几下就有人接听了。

  我感觉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我问:是媚男吗?

  那边并没有吭气,但我能听到呼吸的声音,我知道,肯定是媚男。

  我有些激动,又继续问了两遍,是媚男吗,那头终于说了个字:恩。

  听声音确实是媚男,我一时激动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我说你这些天干嘛去了,我给你QQ留的话你都看到了吗?

  媚男说看到了,我说看到了为啥不搭理我?

  她沉默了片刻,并没有回答我,只是问我:你除了这些,没有啥要问我的吗?

  我知道她这话的意思,我说我什么也不想知道,也不在乎这些,我只知道你没有伤害我的心就足够了,我跟你聊天,跟你在一起感觉很快乐。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都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脸也有点发烫,呼吸似乎都有点困难了,我承认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真的。

  媚男说我太傻了,然后说她有点不舒服,先挂了。

  其实从她跟我聊天的这几句话里,我也感觉到了,她的语气有点怪,有气无力的感觉,或许真的不舒服吧。

  我说等等,我以后没事了能天天给你打电话吗?

  媚男又沉默了几秒,说你想打就打吧,听她说的这么轻松,我总感觉是敷衍我,就说那你不会不接吧,你现在也在老家是吗?她还没回我话呢,电话就给断了,等我再打过去的时候,死活也打不通了。

  酷x匠《网)F唯,一‘正》版P,其-r他都R是盗yB版3√

  虽然跟媚男没说几句话,但是这种能联系到她的感觉特别棒,我也看过不少鬼故事,知道那些女鬼啊女狐狸精啊,最擅长迷男人的心智,一个个迷得神魂颠倒的,我寻思我现在可能就是这样,心里全是她,但我顾不得那么多了,管她呢,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电车没电,我自然是推着回去的,我妈这点了还没睡,问我事情怎么样,我说做法没成,具体咋回事你问萧爹爹吧,我妈说那萧爹爹人呢,我说他那个孙子好像有出了点事,他回去了,我妈说你这没心眼的也不知道过去看看,我说人家说我帮不上忙,去了也是拖人家后腿。

  我妈也没多问啥,说等天明了给萧爹爹打个电话,随后就让我早点休息了,可能是那会跟媚男说了几句话,我躺在床上死活睡不着,一直折腾到三四点,才迷迷糊糊睡着,早上醒来的时候,又感冒了,而且右耳朵有点小疼。

  我妈说已经给萧爹爹打了电话了,他那边已经没事了,还说等会萧爹爹会带着孙子一起来我家,我的事还得继续解决。

  我说不然就别让萧爹爹来了吧,我感觉我也没啥啊,我妈白了我一眼,说没啥三天两头感冒,听大人的话准没错。

  早饭刚吃完,院子门就被推开了,萧爹爹领着一个差不多六七岁的小男孩进来了,这小男孩估计就是他孙子,长得还有模有样的,不过到跟前的时候感觉有点怪,像是个傻子似地,我估计是个弱智,萧爹爹之前说过,他的孙子是个残疾人,应该就是脑子残疾。

  我妈跟萧爹爹打过招呼后,萧爹爹看了我一眼,这一看,他脸色立马就变了,问道:你身体有啥不对劲的吗?

  我还没说话呢,我妈嘴快就说我感冒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想完了,昨晚跟媚男通过电话后感冒的,耳朵也有点疼,应该跟她是有点关系的,这萧爹爹是个明眼人,肯定看出来了。

  当时萧爹爹就气得一拍大腿,骂道:你这个浪子,鬼迷了心窍了你,不是早告诉过你,色字头上一把刀,你怎么......说到这萧爹爹顿了顿,一叹气说:算了,你自己都不在乎自己个的命,我也不管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

  可能是当着我妈的面吧,萧爹爹说的这么直白难听,让我脸上有点挂不住,我妈也是一脸惊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萧爹爹,赶紧过去就拉住萧爹爹的胳膊,说:萧爹爹,咋回事啊,我儿子咋了,他是不是不听话了?你说,你说出来我给你收拾他。

  我当时倒是没啥表态,心想爱走就走吧,我就不信没了你我还能死了不成。

  萧爹爹气的直叹气,说:你问问你那没出息的儿子,是不是又跟那女鬼勾搭了,那玩意是会吸他的阳气的。

  我妈听了萧爹爹的话,一脸严肃的走到我跟前,质问我咋回事,到底跟那什么媚男的勾搭没有,我寻思我一大男人敢作敢当,就把昨晚给媚男打电话的事说了,不过在最后我也说明了,我觉得媚男没有害我的心思,她是好的。

  萧爹爹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来,点了下头,说:也好,你觉得她不害你,那我就先走了!说完他就要走,我妈自然是不肯让他走,萧爹爹把我妈拉到一边不知道说了点啥后,我妈就松开他,看了看我,然后放萧爹爹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