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昨晚上坐了一晚的火车,早上也没怎么休息就来上坟了,还没回到家呢,就感觉浑身乏力,啥也不想就想睡觉。

  一到家,我就给我妈说我要去睡会,我妈说别的,萧爹爹昨天说过了,要是我回来,就赶紧去他那一趟。

  萧爹爹我知道,是我们县城东关镇上的一个老先生,专门给人看相测字的,看这架势我就明白了,我妈之所以让我从太原回来,肯定是听了萧爹爹的话了。

  我不耐烦的跟我妈说:一天不干点正事,就知道找那些歪门邪道,管啥用啊?

  我妈见我这样说,立马跟我急了,说:小崽子你咋说话呢,萧爹爹本事可大着哩,你这名,还是当初人家给起的呢。

  我苦笑了下,说:是是是,本事大,就给我起了个胡生啊,胡生胡生,这是让我以后娶媳妇了多生几个娃呢么?真可笑,起的这啥名啊。

  我妈当时那眼珠子瞪的,估计打我的心都有了,她说你懂个P,我生你那会家里穷,你都快养不活了,人家不给你起个生字,你能活这么大么。

  我不愿跟我妈多说,嘀咕了句:现在家里也没富起来吧,然后就朝着我屋子去了,打算先睡会,实在是太困了。

  我妈劝不动我,最后只好气的出门了,在床上躺着没一会就睡着了,但是没睡多久,我就感觉全身凉的不行,还找了一席被子给自己盖上了,还是不顶事,左手还痒痒得厉害。

  忽然间我就从床上坐起来了,暗想莫不是跟今天在坟头见到的那个老太婆有关系,当时她把那枣子塞进的就是我左手。

  难道是那老太婆要害我?

  记得我妈给我说过,她做的梦里奶奶一直指着东北方向,意思是那个方向上有东西要害我,而今天那个老太婆找我借了香火之后,也是往东北方向走去了,如果猜得没错的话,那老太婆估计也是个死人,她的坟应该在我奶奶坟头的东北方向上。

  越想我心里越慌,赶紧就起床,想找我妈带我去萧爹爹的家,下床的时候腿还一软,差点摔倒。

  还没走到院门口呢,我就听见门外有动静,紧接着门就开了,我妈骑着电动三轮车回来了,而车后面坐着一个老头,戴着个草帽子,正是萧爹爹,好多年没见他了,变得更瘦了。

  我妈叫了我一声,让我跟萧爹爹打招呼,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只是点了下头,冲他笑了下,萧爹爹把草帽子卸了后,看了我一眼,笑着说:看你家儿子气色还不错啊,不着急呢。

  我妈看了我一眼,把萧爹爹的话当真了,说:是吗,你觉得他没撞邪?

  萧爹爹笑而不语。

  而我这浑身发凉,手也痒痒得厉害,一边挠痒痒一边走上前,说:我这手不知道咋的,痒痒的厉害,身上也凉透了,你快帮我瞅瞅吧。

  我妈在旁边打了我一下,斥责道:叫萧爹爹。

  我这才补充了一句:萧爹爹。

  萧爹爹应了声,过来摸摸我的额头,揪了揪我的眉毛,抓起我的手看了片刻后就给我妈说不方便,让她先回避下,我妈赶紧应了声,出门了。

  她一走,我就问萧爹爹咋样,我是不是撞邪了,萧爹爹用手指了指我,说:色字头上一把刀,你怎么就把持不住呢。

  说实话,见萧爹爹之前,我还觉得他会不会跟太原那个瘦道士一样,是骗人的,单从他刚才这句话,我就可以断定,这家伙绝对有把刷子,因为我确实是因为动了色心,才会跟媚男勾搭上的。

  我问萧爹爹这话咋说啊,萧爹爹似乎觉得我还是不信任他,就笑了笑,说:在咱们县南边的河里,淹死个人,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和她有关。

  萧爹爹的这话一出来,我立马就没话说了,简直神了,我跟媚男的事,从来没给任何人说过,他居然一见面就看穿了,这下,我心里的那点恐慌感不安感也稍微少了那么一些,觉得这个萧爹爹真的不简单,我有救了。

  酷¤匠|。网永《(久免Qi费r{看%u小说)r

  我就差上去拉着萧爹爹的手了,我点点头说没错,周媚男,是那个跳河的女的,她到底死了没有啊,我见到的那个是她吗?

  萧爹爹说周媚男确实是死了,如果我近期见过她,那肯定不是人,至于这里面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他也不是神仙,只是个凡人,还得让我仔细给他说说我最近碰到的事。

  我没多想,就把我和媚男的事一五一十的全说给他了,当然有的事我就不方便说了,比如跟媚男接吻之后想撸,但是那玩意没反应。

  萧爹爹听我说完后,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一看这架势我就明白了,估计我这事,一时半会解决不了。

  我问萧爹爹我没事吧,他叹了口气说如果只有周媚男,倒也好解决,他做个道场将她的魂收了就行,最主要的是那个弯腰婆婆,她比较难对付。

  不知道咋的,听见萧爹爹说要收了媚男这句话时,我心里是有点抵触情绪的,我至始至终都觉得媚男没有害我的心思,都是那个弯腰老太婆搞鬼,今天的枣子可是她亲手塞给我的,回来手就痒得厉害。

  我把我的手给萧爹爹看了看,说那个老太婆确实厉害啊,现在手痒痒得不行,咋整啊?

  萧爹爹这才一拍大腿,说:对,忘了这事了,你得赶紧跟我回我家一趟去,我出来没带家伙事,没法给你去邪。

  我应了声,换了件衣服,就骑着电动车跟着萧爹爹去了东关镇,萧爹爹的家有点偏僻,是座很安静的小院,他告诉我,他无儿无女,有个收养的小孙子,身体有点残疾,不过挺懂事的,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走了之后,小孙子怎么办。

  忽然间,我就觉得萧爹爹有点可怜,怎么也想不通,这么有本事的人,为啥会过这样的生活,不过我能从他的眉宇间感受到,他自己挺知足开心的。

  萧爹爹的小孙子并不在家,估计是出去玩了,他从屋子里找到个塑料壶,里面装着跟面粉一样的白色粉末,他往水盆里倒了些,兑了些水,然后让我用那融化了的白水洗洗手。

  他说这是糯米粉,专避邪,很灵的。

  刚洗完手的时候还是有点痒痒,而且有点热乎乎的感觉,不过没十分钟,痒痒的感觉就减轻了,看来是有用。

  手不痒了,我就继续跟萧爹爹聊天,从他口里我听到了很多歪门邪道,都是曾经不以为然的,现在虽然还是有点疑惑,可我渐渐的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很多我们用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没经历过这些的人,是不会体会的。

  至于媚男和弯腰老太婆为啥害我,萧爹爹说一部分人惨死后,并不能去阴间正常托生,所以只能引诱阳间的人,我或许就是这样被媚男盯上的,而那个弯腰老太婆,他很不简单,既是人又是鬼,反正听萧爹爹那话的意思就是他捉摸不透呢,人家道行深着呢。

  当然了,萧爹爹既然插手这件事,就一定全力帮我,他说今晚上得让我跟他去趟三岔口坟场,去媚男的坟头看看,明天再去她淹死的地方看看,看有没有办法来安抚或者收了媚男的魂魄,让她不要继续作怪,当然了,做这样的事是有风险的,因为那个弯腰老太婆是藏在暗处的,她肯定会趁机捣乱的,萧爹爹让我多留心。

  聊得差不到了,萧爹爹就让我先回家睡会,等天色黑了的时候,他会去我家找我,让我事先准备好一个木桶,还有一只活公鸡。

  从东关镇出来,我就去了集市上,打算买木桶和公鸡,凑巧碰到了大兵,大兵见到我就跟我诉苦,说他的工作丢了。

  我问他为啥,不是在派出所管户籍呢么,咋给丢了,他问我还记得李哥带去的那个光头男的吗?

  我说记得,人不是让你查了个人吗?大兵点点头,说问题就出在这了,按照规定,查别人信息得走程序的,当时碍着李哥的面,直接查了,结果那个光头找了帮人寻仇去了,事情闹大了,上头领导怪罪下来,李哥只好让他当了替罪羊,工作自然是丢了。

  我说幸亏我当时没让你查那谁,不然到时候我也有责任,大兵摇摇头说那倒不至于,还问我不是去太原了么,咋又回来了,我说辞职了,家里有点事,以后也不知道干啥呢,他说互相留意着吧,有了好活好工作,说一声,不然这日子没发过了。

  我应允着,因为着急买铁通和公鸡,就没跟他多聊,先走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困得不行了,直接睡了,等我妈把我叫醒的时候,萧爹爹已经来了,天也黑了,他说可以出发去媚男的坟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