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是人是鬼?

  我当时也只是寻思,媚男这名字挺怪,居然还有人叫这个名字啊,忽然间,不知道何原因,我居然猜想这个媚男不会就是我认识的那个吧,她之前忽然消失了,现在突然出现,又这么怪异。

  仔细想想,我死活也想不起来媚男到底姓什么,好像她压根就没跟我说过。

  晚上去了网吧,上了QQ后,媚男给我留了很多言,都是问我干嘛去了,怎么不回话,我没搭理她这些,只是问她,你姓啥。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媚男可能是没在线,半天没有回我,我就玩了会游戏,差不多十一点,打算回去的时候,右下角的头像又闪动了,是媚男。

  她说你这几天死哪去了,说好的约我呢?

  我说奶奶去世了,我就回来了,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姓啥啊?

  过了好半天,她才回我,说:你好端端的问这个干啥?

  我说咱俩认识这么久了,我都不知道你姓啥,总不能一直叫你媚男吧,她说叫她媚男就挺好的,她喜欢我叫她媚男。

  我说那也总该知道你全名呗,她这才告诉我她姓周,周媚男。

  看到这,我心里咯噔一下,暗想怎么会这么巧,我们这小破地方,叫周眉男的能有两个人?

  本来想给媚男说说今天在坟头看见那个墓碑上也写着周媚男这件事的,仔细一寻思还是算了,人家肯定觉得不吉利。

  媚男问我啥时候回太原,我说买的后天的票,应该是后天吧,媚男说那你来了可得请我吃饭,弥补你这几天放我的鸽子,我说那都是小意思。

  这晚从网吧出来的时候,我这心里头就一直觉得不对劲,总觉得媚男有猫腻。

  第二天早上去街上买秋衣的时候,路过派出所,意外的碰见了初中同学大兵,因为初中我两关系好,这多年不见,自然聊的火热,没一会,大兵就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给我倒杯茶,慢慢聊。

  我两在他屋子里聊的时候,有个年长的穿制服的民警就进来了,身后头领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光头,大兵起身冲那老民警点了下头,叫了声李哥,那李哥应了声,让大兵帮光头查个人。

  光头说了个人名后,李哥就让大兵在身份系统上查了下,眨眼功夫,电脑上就列举出我们县所有叫那个名的人来,光头看了会锁定了一个人,记下了联系方式就走了。

  我当时觉得好玩,脑海里突然想起媚男来了,就想让大兵帮我查下我们县叫周媚男的有几个。

  可能是我说话声音比较大,那个李哥听见了,他眉头一皱,看着我问了句:周媚男?一个女孩?

  我点了下头,说对啊,那李哥叹口气,说早死了,那时候我还管着户籍呢,咱市里淹死个女学生,就叫周媚男,这名字挺怪,我就给记住了,不用查,咱们县里就她一个叫那名的,再没第二个了。

  听到这,我手里的茶杯直接掉地上摔碎了,茶水撒了一地,心里就跟有个东西堵着一样,难受得不行,大兵叫了一声,问我咋了,我赶紧摇头说没事,一边捡碎玻璃,一边寻思,看来这周媚男确实有问题。

  大兵弯下腰跟我一起捡碎玻璃,那个李哥这时候就问了句我叫啥,我愣了下神,没明白他的意思,他就皱着眉又问了句,大兵赶紧说我叫胡生。

  李哥听完沉思了下,就跟我说:那个周媚男,有很大的嫌疑是他杀,一直没找到凶手,看你这么紧张,不会跟这事有关系吧?

  这下我更是不知道说啥了,只能摇头说绝对跟我没关系,大兵也在一边替我说话,说我是个老实蛋,这几年在太原呢,绝对不是我,李哥也没多问,看了我一眼就出去了。

  李哥一出去,大兵就开玩笑的跟我说:你小子老实交代,刚才为啥那么紧张,真不会跟这事有关吧,是不是见人家小姑娘漂亮,起了歹心,事情没干成就给人家......大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我说:你快别乱开玩笑了,这事很严重,周媚男......说到这,我又顿住了,本来想把我周媚男的事告诉他的,但是一寻思,这种事,若不是自己碰上,谁信呢?告诉大兵有帮助吗?兴许还会让大兵卷进这事里面呢。

  更何况,我自己都有点不信,这世上有鬼?

  从大兵那出来,我也没买秋衣的心思了,随便找了个地摊,准备买一套,那卖地摊的大婶还问我:小伙子,过本命年吗,这有套红色的秋衣秋裤,避邪的,便宜处理了,20一套。

  我想都没想,直接买了一套回家去了。

  吃晚饭的时候,我就问我妈听没听过几年前,咱们这的水库那死了个女孩,我妈说好像是听人说过,名还挺怪的,有人说是自杀,有人说是他杀,反正最后不了了之了。我问我妈知道人家叫啥吗,我妈说她哪在意这个,还问我干啥,我说没事。

  吃完饭,我突然想起来,进媚男空间的时候,留言板里见过其他人留言,都是好几年前的了,估计是她的同学朋友之类的,我要是现在加几个她的同学,一问,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想完,我急匆匆又去了网吧。

  到了网吧一上Q,媚男还给我留了言,是一个小时前留的,说:明天你就来太原了,等你哟,你要是再放我鸽子,等死吧!

  看着最后那三个字,我这心里一阵发凉啊,我没有回她,直接进她空间看留言板,果真有不少留言呢,都是好几年前的,我差不多加了有七八个,终于有一个女的同意了,人家问我是谁,我没回她,直接问她:你认识周媚男?

  她说对啊,以前跟周媚男一个班的,我问:那你现在还跟她联系吗?

  那女的直接给我发来一个骷髅的表情,说:你逗我玩呢,周媚男不是早都掉河里淹死了?

  到这,我基本上是可以确定了,曾经跟我聊骚的那个媚男,确实是已经死了,而太原的这个媚男是谁,我不知道。

  我当时还寻思,会不会是有人上了周媚男的号,也就是太远的那个假媚男,故意逗我呢?兴许有这个可能,可是她好像很了解我一样,也对我以前的事那么了解,最可疑的就是她跟我舌吻的时候,嘴唇一直是凉的,要真是个人,能是凉的?

  我问这个女的,有周媚男的照片吗?

  她说没有,不过过了没两分钟,说她同学空间里有一张,可以给我找找,我说那太谢谢你了。

  就在我等她同学回信息的时候,媚男又跟我说话了,她说:你在呢啊,咋不跟我说话呢?我这才注意到我忘了隐身了,我说刚朋友在呢,跟朋友聊天呢。

  她说你那有视频不,给我瞅瞅,我说视频坏了,没法看,也就这时候,她同学把照片发来了,照片里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很阳光漂亮,穿着蓝色小短裙,白T恤,虽然太原的那个媚男看起来有20岁的样子,但我可以肯定,她两是一个人,因为太像了,就好像是照片里的媚男长大了一样,而且越发的漂亮了。

  如果媚男当初真的死了的话,那么现在跟我聊天的绝对不是人了!

  想到这,我的头皮都发麻了,直接关了电脑,几乎是跑着回家的,心里除了点害怕外,还有点小失落,咋说呢,不管是以前的媚男,还是现在的媚男,给我的感觉都很温暖,或许和我自身朋友少有关系吧,我总觉得不管媚男是人是鬼,只要没恶意,像这样跟朋友一样陪着我也挺好的。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错的,还差点丢了我的命。

  回到家后,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我妈后来还督促我,说早点睡觉吧,明天还得去太原上班呢,耽误了这么些天,活肯定多,养好精神去了好好干,不然以后媳妇都娶不到。

  我想给我妈说不想去太原了,一方面跟媚男有关,我是真的怕,另一方面也觉得在太原的工资也高不到哪里去,干几年到时候还是得回老家,还不如自己在老家闯荡呢。

  只是想到工资得15号发,这都快十号了,要是在混几天,等发了工资再回来也不迟,至于媚男,看起来没有害我的心思,所以便决定还是再去太原一趟好。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收拾了东西去了太原。

  下午到了租住地,收拾了东西后觉得闷得慌,我就去了服装城,打算逛街买双鞋,在服装城的北边,就是太原火车站,那人多较乱,路边到处是摆摊卖小物件的,还有不少穿着道服,头上插着簪子的江湖骗子,若是以前,我肯定瞅都不瞅他们一眼,可自打知道媚男不是人之后,我路过他们的时候,总是不舍得走,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哪个,寻思哪个看起来靠谱点。

  可能是见我一个劲在这徘徊,有个较瘦的道士就朝我挥挥手,我问他叫我干啥,他没吭气,只是一直挥手,叫我过去。

  旁边的那几个道士也纷纷开始叫嚷,说他们那算的准,不准不要钱。

  我当时寻思,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会叫,这个瘦道士不吭气,估计有点本事,就走到他跟前了,他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我问他咋了,你能看出啥来?

  他笑着点点头,说:小伙子,你最近要倒霉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6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