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媚男是在网上认识的,她加的我还是我加的她记不太清了,只知道她很喜欢聊骚,总是撩拨我,问我一些不要脸的话题。

  时间一长,我也被她带坏了,把我梦遗的一些事都告诉她了,她也很大方,将她第一次初潮告诉我,我那时候就问她:你这么骚,肯定不是那啥了吧?

  她问我啥?

  我没好意思问,她就很干脆的告诉我,说:放心吧,我还是处呢,我看到这几个字也是笑笑,不怎么相信她。

  跟她认识差不多半年时间,我两基本无话不谈,她也给我发过一些露骨照片,很刺激人,只是没有露脸。

  那年快过年的时候,媚男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QQ再也没有上过,跟她留了很多言,都跟石沉大海似地,没了音,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08年。

  08年,我大专毕业,去省城太原找了家广告公司做视频剪辑,这活很累,忙的时候得没日没夜的加班,那晚公司又剩下我一个人加班,到了十点的时候,我就打算下楼吃点饭,也就这时候,右下角的QQ头像闪动了。

  当时看着那头像,就觉得有点熟悉,一点开,才发现是媚男,脑海里立马就浮现出那个骚气四溢的小少女。

  她就发来了两个字:在呢。

  当时我那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太激动了,还没回复她呢,她就点来了语音通话,曾经我两刚认识那会也语音过,她的声音我都忘了。

  一接听,她就问我还记得她吗?声音很干净,很好听。

  我说当然记得,你那火燎的小叫声,现在都还没忘记呢。

  媚男骂了句不要脸,说几年没见,你咋还是这德行,臭不要脸,我说还不是你带坏我的,现在越来越那啥了,都怪你。

  媚男呵呵一笑,说你现在在哪高就呢啊,我说太原一家广告公司,正加班呢,累得要死。

  不料媚男说她也在太原。

  我一听,裤衩子感觉一紧,赶紧问她在太原哪呢?

  她没回答我,只是问我咋了,想见见她?我说随你啊,你要是有时间,见个面也成,她说那就国庆节那天吧,她那天有时间。

  正好国庆节没几天了,我就答应了。

  之后媚男就下线了,国庆前的这两天,我除了加紧工作,还去海子边买了点便宜衣服,国庆的前一天晚上,媚男上线了,问我确定国庆那天见她吗?

  我说姐啊,你可别玩我,我新衣服都买好了,就是要去见你的,她说那成,明晚十点,五一广场的鸽子笼那见。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总觉得跟媚男见面会发生点啥,第二天早上起来,我还去了附近的澡堂子洗了个澡,下面那玩意没少洗。

  晚上九点多,换上了新衣服,打扮一番,我就去了五一广场。

  虽是晚上,可广场人很多,我寻思是国庆节的缘故吧,到了鸽子笼那等了没一会呢,有人就拍我肩膀,我一回头,就见一高个子女孩看着我不停的笑,我还没吭气呢,人家就问我:胡生?

  我确实是胡生,她这么一问,我就猜出来了,她就是媚男,这家伙给我激动的,长得跟个女明星似地,还冲我一个劲的笑,身子都快酥软了。

  一时间,我居然有点紧张,不知道该说啥了。

  见我没吭气,媚男就用她那小拳头打了我一拳,说:你傻了你,跟你说话呢,我这才点点头,结结巴巴的说恩,我是胡生,你就是媚男吧。

  她扑哧一声就笑了,说看你在Q上聊天挺开的,怎么见了我跟个腼腆小女生啊,能不能别这么没出息。

  我这人就这一个毛病,见了特别喜欢的女孩,尤其是刚认识不太熟的时候,有点害羞,我一边打量着她,一边问她在太原哪住着呢啊,上学还是工作?

  她说早都不上学了,说话的时候她四下看了看,说广场的灯光太多,照着她不太舒服,还是找个安静点的地儿。

  我说哪安静啊,今天国庆,哪都是人多的厉害,她说去滨河公园啊,那边人少,她住的地方也在那片,她到时候回家也方便,说实话,在太原工作这一段时间,我哪都没去过,滨河公园早就听过,一直想去没时间去,再一寻思,她这话里似乎有话,人少的地方?她住的地方?难不成想让我今晚留在她家过夜?

  想着,我就低头打量起她的小蛮腰来,真够细的,要是干起事来,绝对舒服。

  媚男见我打量她,就小声骂了句臭不要脸,然后扭头往马路边走,不知道为啥,一听见她骂我臭不要脸,我裤衩子就感觉紧得厉害。

  到了马路边,我两打了个车,因为堵车,差不多花了十来分钟才到滨河公园,那其实就是滨河河边的绿化带,人确实是比市里少得多,刚从楼梯走下去,媚男就跟我说:这河里不知道淹死过多少人,你知道不?

  我说对太原不太熟,不知道,不过这河看起来挺大,淹死人应该属正常。

  她没吭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口香糖,递给我一块,我有点小激动,觉得她这是赤果果的暗示啊,之前谈过两个对象,每次接吻前,对象就给我塞个口香糖。

  看来今晚有戏。

  嚼着口香糖的时候,我就问媚男,你当年怎么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这么久?

  她似乎很回避这个问题,赶紧用手指着旁边的树林,说:你快看,里面那两人干啥呢?

  我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去,见两个黑影,一个靠在树上,一个不停的往人家身上拱,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干事呢。

  我开玩笑的说,咋的,你也想干事呢?

  她摇摇头,说才不呢,她还是处呢。

  这话让我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嘴里的口香糖也掉了,她回过头,娇嗔道:干啥呢你,不信我是咋的?

  我连忙说信,心里其实是不信的。

  我两就这样,一边聊一边闲逛,差不多十一点左右,这附近的人就更少了,这时候媚男说累了,让我跟她坐在一块石板上,坐下没多久,她就突然搂着我的脖子,开始亲我。

  我寻思这小浪蹄子,终于打算干点正事了。

  接吻的时候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她的嘴唇很凉,亲了半天都还是凉的,我的手从她的衣服下面塞进去的时候,也是感觉凉凉的,我这人有个习惯,就是接吻的时候起先眼睛是闭着的,后面就会偷偷睁开眼,来看对方的表情。

  虽然是晚上,但我还是打算睁开眼看看媚男的表情,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吓死我。

  当时一睁开眼,发现媚男这家伙也睁着眼睛看我呢,最主要的是她的表情,好像要吃了我似地,吓得我身子一抖,赶紧推开她,媚男啊的叫了一声,问我干啥啊,我说你接吻就接吻吧,睁开眼睛干啥,刚才的样子太吓人了。

  她说你还不一样,你要不睁开眼,怎么知道我是睁开的。

  可能是被媚男那表情吓着了,我就说今晚不早了,有点困了,要不我就先回家去了,媚男说你不去我家里坐坐啊,我说改天吧,实在是太困,她也没拦着我,让我走了,临走的时候我问她要送她回家不,她说不用,她家很近的。

  晚上回到出租房,总觉得怪怪的,但一想起媚男那惹火的身材和那骚气撩人的声音,我就想干事,干脆找了两个耶喽网站,打算撸一发。

  怪的是,看了半天片,裤裆那玩意就是一点反应没有,这太反常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就病了,浑身乏力,头发昏,去了诊所一检查,感冒了

  当时也没多想,寻思肯定是昨晚在河边吹风着凉了。

  从诊所回去,我就一觉睡到半夜十二点,醒来后死活睡不着了,只好打开电脑,刚上了QQ,就看见媚男给我的留言了,问我干啥呢。

  c酷u匠;网唯一c$正Cb版*E,f其~他都`l是盗\版

  我说今天感冒了,睡了一整天,没想到她在线呢,问我好点没,要是好点了,就去找她玩吧,我说还是有点难受,要不明天找你,媚男说成,然后就下线了。

  当时我还觉得有点奇怪,以媚男的姿色,找个帅哥当对象一点问题没有,虽说我跟她认识早,也是老乡,可也不至于主动上来勾搭我吧,难道真的只是想跟我来一晚?真想不通我身上哪点吸引她。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电话吵醒了,是我家里来的电话,说我奶奶快不行了,让我赶紧回老家,兴许能见奶奶最后一面。

  挂了电话后,我赶忙去了车站,买了汽车票,赶回了老家。

  还是晚了一步,奶奶已经先走一步了,从小就是奶奶最疼我,所以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嚎啕大哭了许久,到了这天晚上,我才想起跟媚男约好要见面的,那时候我手机是烂手机,没法上QQ,家里出了这档子事,也不能去网吧,只好将媚男暂且放一边了。

  一周后,奶奶下葬了,埋葬的地方是三岔口,那地方是个坟场,到处是坟头,县城里死了人,一般都安葬在这。

  奶奶的坟头比较偏僻,在坟场的老深处,下了棺,埋了土,墓碑竖起之后,人就渐渐散了,路过一个小坟包的时候,我随便看了一眼那坟包上的墓碑,上面刻着一些字,其中两个字很惹我眼。

  那两个字是:媚男,前面的姓是周,周媚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耳哥说:

耳哥新书,这本书免费,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