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心里也不怎么踏实,总觉得巴布巫师扎的我那一下了不得,早晚得出事,后来大兵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说陈帅他们的事,因为今天没能抓个正着,也就是没明显的证据,他同事说也拿他们没招,我说无所谓了,反正媚男的魂魄已经回来了。

  这么多天了,这天算是比较开心的一天了,早上醒来后我就给萧爹爹打了个电话,问他媚男的情况,封印可以解开不,萧爹爹说他跟马师父商量了半宿,也找不出破解的办法啊,看来这个巴布巫师是下了点心思的,一时半会估计是没办法,不过马师父说了,那家伙既然是云南的,他有个道上的朋友在云南,等他一会打个电话问问,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挂完电话后,我又给夏然打了个电话,问她咋样,身体有没有出现什么不适,她说没啥事,好得很呢,现在已经在去公司的路上了。

  我说你就不能先请几天假,在家休息啊,这几天有点不安分,你自己多留心点啊,她说我太紧张了,没事的,后来夏然还问我媚男的事,我说马师父他们正想办法呢,暂时估计是解封不了,夏然说了个淡淡的哦声,沉默了几秒之后,她就问我:如果媚男出来了,那你们怎么办啊?

  我一时没明白夏然的意思,问她啥怎么办,她说拉倒吧,不想说就算了,就这样吧,我去上班了,说完电话就给挂了。

  这整的我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好像我哪里招惹到她似得,不过没多久我就明白了,她可能是问我媚男出来后,我和媚男的关系是什么,其实也就是说,我会在她和媚男之间,怎么做一个选择。

  我想就算我回答她的话,也会是不知道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不想伤害谁,也不想欺骗谁,只能根据自己的心走了。

  十点多的时候,大兵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同事得到消息,陈帅家里好像这两天找关系找人,要找我和萧爹爹的麻烦呢,让我这两天小心点,我说知道了,然后问他在家干啥呢,没事出来聊聊呗,他说今天他家里有点事,不能找我了,我一个人闲的没事干,就去找萧爹爹了。

  见到萧爹爹的时候,他正在屋子里叠纸人呢,马师父则在一边用一个刻刀在雕刻一块木头呢,我就在旁边看着,跟他们聊天,问他们在干啥,他们说制作做法的道具呢,马师父和萧爹爹算是一个派系的,只不过一个擅长纸术,一个擅长木术。

  我问萧爹爹问没问云南的那个朋友啊,他说问了,人家说研究下,晚上给答复。

  看着他们两个在那忙活,我就问他们两个,我能不能跟你们学点本事啊,马师父摇摇头,说他没有收徒弟的打算,萧爹爹也说这行并不好干,干了这一辈子了,福是没享到,受的苦头倒是不少,所以劝我趁早打断了这个念头,因为我还年轻,还有很多的时间去奋斗,没必要浪费在他们这些道术上面。

  我说我对这个挺感兴趣啊,觉得挺好玩的,而且我也不怕吃苦,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心里还有一点小猫腻,我如果能联系到萧爹爹说的地下市场之后,就可以用这门本事捉点东西卖,估计能赚不少钱,到时候就不怕我妈老说我了。

  萧爹爹说他这是为了我好,看他态度挺坚决的,我也就没继续说啥了,他在那叠东西的时候,我也就学着他叠,萧爹爹还笑了笑,说:你别浪费精力了,你光学会叠,也没用,对你来说,只不过是一堆废纸罢了。

  我说没事,我就瞎叠着玩玩。

  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还没到家呢,我妈就给我打电话了,问我在哪呢,听她的口气不太好,我寻思难道又是我惹了啥祸了?我说在路上呢,等下就回家,回去再说吧。

  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就傻眼了,我家的大门乱七八糟的,泼的全是粪,臭烘烘的,进去后院子里全是砖头块之类的,北方的玻璃也都碎了,很明显是有人来我家找茬了。

  这还不是最倒霉的,我妈说地里刚种的小麦,就被人用打地机翻了一遍土,算是白种了,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她和我爸都是老实人,也没得罪过人,这些人肯定都是我招惹过的。

  我自然知道这些人是陈帅家搞的鬼,不过他们越是这样,越是说明他们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李哥不是说过么,陈帅家的后台已经倒台了,他们背后的靠山也已经人人自危,不敢折腾出太大的动静了。

  我妈气的中午饭也没做,我自然是去了县城里吃饭去了,饭还没吃完呢,就收到了一条短信,说我家发生的那些事,就是个小小的教训,如果还不收手,下次绝对让我后悔。

  看完短信我心里也发凉,自己出点啥事倒是无所谓,就怕家里的人出事,我给他回了个短信,说:我胡生烂命一条,如果我家里人出了什么意外,我死也得拉上你当垫背的,发过去后没几秒,对方居然给我回了信息,说那就走着瞧。

  这天下午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几次胸口都疼,那种疼就跟岔气时用力呼吸时一样,我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一想起马师傅和萧爹爹他们忙着媚男的事,也就没有给他们说,好在傍晚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没有了,七点多,天已经差不多黑透了,我就给萧爹爹打了个电话,他说媚男的爸妈也在他那呢,准备今晚先试试,看能不能把媚男的封印解开。

  **酷匠网首发☆

  挂完电话我就去了萧爹爹家,萧爹爹和马师父正在跟媚男的爸妈商量呢,看起来媚男的爸妈脸色都很凝重,我过去后问了才知道,好像是说解开封印的同时,可能会给媚男带来伤害,这个伤害可能是毁灭性的的,让夫妇两个商量好,确定要不要解开,而且能不能解开,还是另一回事呢,解不开的话对媚男有没有影响,他们也不清楚,只能试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耳哥说:

第一更。明天考试,今天写晚了,正常中午第一更的。一会儿还有一更,正在写,估计九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