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筒的里面,也是一个小玩偶,看起来应该是个女孩,巴布巫师又找来一根红绳,将这个红绳的一头绑在了木偶的胳膊上,另一头正打算往夏然的另一只手上绑的时候,远处就传来了汽车喇叭声,还有铁厂大铁门敲击的声音,陈帅他们一伙人立马就紧张起来了,巴布巫师也停下了手里的活,让陈帅爸爸带人去看看。

  我寻思可能是大兵他们的人来了,赶紧就大叫着,说我在这呢,陈帅父子两还有那个巫师都在呢,这下他们才意识到可能是我的人来了,赶紧往车上搬东西搬人,本田车上的一个男的指着一个方向,说那边有个后门,可以从那边走,临走的时候,那个巴布巫师还跑到我跟前,用一根竹签子朝着我的胳膊上扎了一下,疼倒是不怎么疼,但是片刻功夫,就有血滴渗出来了,我知道这家伙肯定给我用了啥邪术了,不过我也知道,马师父和萧爹爹,他们一会就过来,我肯定会没事的。

  来的人正是大兵的同事,那两个之前跟我们一起进小黑的人也在呢,我让他们先别急着救我呢,说陈帅他们已经从后门溜走了,一定得捉住他们啊,我对象在车上呢。

  民警的车追上去之后,我心里才稍微松了口气,这时候我借了个电话,给大兵打了过去,大兵说他们也马上就到了,马师父和萧爹爹也在呢。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大兵和马师父他们就来了,同时也接到了大兵同事的电话,说陈帅他们还在继续追,不过在路边发现了夏然,昏迷着呢,已经派人送去医院了,我赶紧告诉他们,先别急着去医院,送到铁厂来,让马师父和萧爹爹看看,那人估计是不太相信我,说人都昏迷了,还是先去医院吧,我让大兵给他说,大兵打去了电话之后给我说搞定了,等下人就送过来。

  马师父问我这是咋回事,我这才将我来这里的所见所闻告诉他了,他听完也一个劲的说好险,怎么就没想到他们会用这招调虎离山呢,至于他们想把媚男的魂魄引入到夏然的体内,马师父说这招叫“移魂”,其实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鬼上身,只不过这个鬼上身是人为控制的,也就是受巴布巫师控制的,虽然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啥,但是这家伙无所不用其极,对普通人也下这样的手,着实让马师父和萧爹爹生气,所以他们决定,这件事不但要管,而且要管到底,这个巴布巫师,也一定将他赶回云南去。

  又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吧,大兵的同事打来了电话,说本田车被捉到了,车里有两个人,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木偶啊啥的工具,至于陈帅和巴布巫师他们,不知道跑哪边去了,其他的人正在追呢。

  马师父让我们带着去那辆本田车上,说媚男的魂魄,可能就在那些木偶里面,刚出了铁厂后门,就碰到了赶回来的一辆警车,夏然就在车上呢,萧爹爹跟我留在这里照看夏然,马师父和其他的人则去了本田车那边。

  萧爹爹检查了一番后,说夏然中了蛊了,这蛊是之前下在花粉里的,夏然闻了之后自然就中蛊了,这种蛊是可以受笛子声音影响的,也被人叫做“音蛊”估计那时候巴布巫师他们就在饭店里,夏然去洗手间的时候,巴布巫师就吹了笛子了,所以夏然就昏迷了。

  这种蛊的解救方法也很简单,就是随便弹奏一曲笛声,将之前下的蛊打乱,因为这个的危害性基本上没有,毕竟他们的目的是移魂,并不是伤害夏然,所以萧爹爹说并不着急,待会回到市里,随便找个笛子吹两口就成。

  后来陈帅父子和巴布巫师,并没有捉到,马师父去了本田车那后,给我们打来了电话,说在一个竹筒里,发现了一个小女木偶,这个木偶是被封印着的,里面估计就是媚男的魂魄,只不过这个封印比较奇怪,他暂时不敢冒险打开,得回来跟萧爹爹好好商量商量。

  ux看D正J版◎◎章U节:S上酷";匠网3

  听到这个消息,我是挺欣慰的,虽然没能抓住陈帅他们,但至少夏然回来了,媚男也重新回到了我们身边,我相信只要马师父和萧爹爹同心协力,媚男会没事的。

  跟马师父他们碰头后,我们就回到了县城里,大兵的同事媳妇正好是个音乐教师,去他家让她媳妇随便吹了几句,夏然就醒了,她对这期间发生的所有事一点印象也没有,只是说去上厕所的时候感觉头晕,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我问她听到啥笛声了没有,她想了一下,说好像是听到了,这也就印证了萧爹爹说的,她中的是一个音蛊。

  当然了,夏然对这些还是不以为然,按照她的话说,只要不是她亲眼所见,她是不怎么信的,我让她看看她的手,上面是不是割开了个口子,我这一提醒,她才说刚才也觉得手有点疼,也没注意,我也突然想起来,巴布巫师临走的时候,好像用啥东西扎了我下,我赶紧抹开袖子,被扎的地方有个小红点,疼倒是不怎么疼。

  我让马师父看了看,马师父说既然是巴布巫师扎的,那肯定不简单,不过他现在真的看不出来这里面有啥猫腻,还是得等我出现症状之后,再看吧。

  因为他们还要商量怎么破解封印,所以就早早回去了,媚男爸妈担心女儿,自然跟着去了,我担心夏然,把她送回家后才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耳哥说:

第二更,九点,准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