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出租车之后,我这心里才有点点害怕了,暗想对方可是两个人,我这一个人去了能把夏然救回来么?虽然明知道凶多吉少,但我别无选择,给大兵打了电话说了这事之后,他说他立马就叫几个派出所的人去协助我,让我一定要追上那辆本田车,记得随时跟他通话,让他们好知道我的确切位置。

  也算是今天我的运气比较好,这条路上的本田车,今天太少了,追了五分钟左右,才看见一辆,我寻思应该就是这辆,便记下了车牌号,让司机跟紧点,同时我给大兵发去了车牌号,让他找人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查到啥线索。

  这辆本田车是朝着郊区走的,这个地方叫三水桥,特别偏僻,因为离着矿山比较近,老是有人在这边的路上被人抢劫或者杀害,一到了晚上,出租车司机都不肯来这边,给再多的钱都不敢,我从小到大,也就来过这边一两次,还是小的时候了,过了桥之后,那个司机就有点不太乐意了,他说:兄弟,咱们还要继续追么?我说追,我女朋友在那车上呢,肯定得追啊,我加你钱,多少都可以。

  出租车司机说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主要是那边太乱了啊,我说别怕,我有个兄弟是派出所的,我现在正一直跟他联系的呢,等会就有人过来支援咱们,放心吧。

  司机听我这样说,还是有点不太信任我,说真的假的啊,靠谱不,我说放心吧,肯定靠谱,再说了,三水桥这片虽然乱,但是也不至于来了就肯定会碰到事吧,这样吧,你要是今天碰到啥事,受到啥损失了,我都赔偿你,你看行不?救我女朋友要紧啊。

  司机听我这样一说,才点了下头,说那成,不过今天的车费,你得多给点啊,我说待会给你多加二百,你放心吧,司机还提议我让我报警,我说我那兄弟就是派出所的,给他说了就相当于报警了,你只管紧跟着那辆车就成了。

  话说这本田车越走越偏,最后停在一个废旧铁厂后面了,我让司机停下车,别着急跟上去,免得打草惊蛇,司机停下后,就想走,说在这呆着他心里总是不踏实,我这才给了他钱,让他回去了,不过他临走的时候跟我说,要是碰到警车啊啥的,他会带着人来这片的,要是没有碰见,那他只能祝我好运了。

  这铁厂有些年头了,四周的墙都破败不堪了,我绕着墙走了小半圈,就见一处的豁口很大,便悄悄翻了进去,进去后明显听见远处有动静,那边还闪着灯光,我猫着腰走到那边后,就见那停着两辆车,一辆是刚才的那辆本田,另外一辆是陈帅的宝马车,当时我心里就暗骂了,说果然是陈帅这个不要脸干的好事。

  也就这时候吧,我看见两个人从车里将夏然抬出来,放在了一个木床上,在那木床的旁边,放着几口大水缸,就跟在陈帅家院子里看到的大水缸一样,我正疑惑他们这是要干啥的时候,就见从一个木屋子里出来了两个人,一个是陈帅的爸爸,另外一个正是巴布巫师,这下我就傻眼了,暗想他们怎么不在陈帅家看着?来这里干嘛?

  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间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再想起媚男给我发的信息,也挺可疑的,媚男被他们禁锢住之后,应该是被他们控制着的,怎么会给我发信息呢,如果能发的话她早就发了,为啥偏偏昨天给我发?难不成是那个巴布巫师搞的鬼?

  越想越不对劲,我赶紧就给大兵打去了电话,告诉大兵陈帅父子两还有巴布巫师,都在三水桥这片的老铁厂呢,你快告诉马师父和萧爹爹,问问他们怎么办。

  挂了电话后,我就注意到那个巴布巫师,从一个木箱子里拿出一个玩偶一样的东西,放在夏然的旁边,然后掏出一把小刀子,好像是要割夏然的手指,难道是想取血?

  当时我怎么也坐不住了,我已经意识到了,他可能是要给夏然施展什么邪术,当时我就大叫了一声,说:给老子住手!

  骂完这一句话,那帮的人立马就朝着我这边看,陈帅还从旁边的一个人手里抢过手电筒,朝着我这边照,说真的,这时候不怕是假的,可我作为一个男人,作为夏然的男朋友,我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伤害夏然。

  见是我后,陈帅就在那边骂,说想不到我自己倒是送上门了,真是自己来送死,我一边朝着他们走一边骂,心里则暗想,他们可真够狡猾的,估计是巴布巫师故意用媚男的名义发出那条假信息,然后诱骗马师父萧爹爹今晚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陈帅家,而他们偷偷的在这里使什么坏招数。

  也就这时候吧,我手机响了,是大兵打来的,接通后才发现是马师父,马师父问我咋回事,让我把这边的情况说一些,我刚说了两句,就见本田车上的那两个人已经冲我跑来了,陈帅还在那叫喊着,说快去砸了他手机,别让他报信。

  我这才撒腿就朝一边跑,不过那两人明显身手好得不得了,没一分钟呢就将我按得死死的,手机也被他们直接就摔碎了。

  看着摔碎的手机,我也只能在心里给自己祈祷,希望大兵的人赶紧过来,那两个男的将我扭到陈帅跟前后,陈帅冲上来就踹了我两脚,还说要不是看在以前是同学的份上,早就弄我了,一直给我留着面子呢,可我还是不知好歹,陈帅的爸爸还说看着我挺眼熟的,好像那天公安局的调查小组去的时候,就有我,陈帅这才说我就是胡生,陈帅的爸爸听完挺吃惊的,看样子他们私底下已经议论过我很多次了。

  后来陈帅的爸爸还过来劝我,说媚男不过就是个鬼,人死不能复生,再怎么做也没用了,不然就跟他们合作,可以给我很大一笔钱,我直接就朝着陈帅的爸爸吐了口口水,说别想了,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们合作的,这下,父子两都一起过来打我,还是那个巴布巫师把他们两拦住了,说:时间来不及了,赶紧把媚男的魂印出来,牵引到这女娃的身上,说着,他就指了指躺在木床上的夏然。

  我听完心里一惊,原来他们花费了这么大半天工夫,目的居然是这,我瞬间就感觉到害怕了,倒不是怕自己有什么危险,就是怕他们会这样伤害夏然,给夏然带来永久无法挽回的伤害。

  我给巴布巫师说有啥事你就冲着我来,别伤害那个女孩,你这样做会遭天谴的。

  …A酷匠网q◎正(版?首s发hV

  巴布巫师根本就不搭理我,那两个男的把我往旁边的柱子上一绑后,就过去帮他们的忙去了,那个巴布巫师用小刀在夏然的指头上一划拉,然后抓着夏然的手指使劲一捏,就有两滴血滴到了他事先准备好的器皿中,而旁边的那个木偶的右手食指上,也绑上了一根红绳,红绳的另一头,就绑在了夏然被割开口子的手指上。

  随后巴布巫师就去了那几口大水缸的旁边,用一个破渔网进去捞了捞,捞出一个竹筒一样的东西来,在竹筒的两边,都是用红绳子仅仅缠着的,他将竹筒放在床边,用一把刀子割开红绳,然后用手轻轻一掰,竹筒就破裂成两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