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晚上坐了个梦,很短,而且很模糊,好像是我奶奶,一直对我摇头,嘴里说着啥听不清楚,早上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的,想起奶奶的那个梦,就觉得有点问题,仔细想了想,奶奶的口型好像是说:不要去。

  我当时也没多想,只是觉得,今天晚上要是去救媚男的话,肯定是有危险的,奶奶察觉到我去了有危险,所以才提醒我的吧。

  不过这次我豁出去了,为了救媚男,再大的危险我也无所谓了。

  早上跟马师父和萧爹爹见面后,二老说该准备的东西差不多已经准备好了,而且马师父昨晚观看了星象,觉得今晚是个好日子,适合救人,应该能成功,不过晚上行动前,为了提高成功率,我和大兵找了李哥,让他晚上给陈帅家找点麻烦,最好是能让陈帅的爸爸出去一趟,他家里的人越少越好,哪怕到时候起了冲突,我们也好能轻易解决,李哥倒是愿意帮这个忙,不过他有两点要求,第一,这事情不能白干,肯定得意思意思,第二,如果到时候事情出了什么岔子,不能将他供出来,我说这事自然,给媚男的爸爸通了电话后,他说钱的事他负责,还说白天忙完事情,晚上就来找我们。

  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夏然还给我打了电话,说谢谢我给她送的花,我听完有点疑惑,给她说啥花,我没有给你送花啊,夏然说别装了,咱俩认识这么久了,你可算是懂得一次浪漫了,我越听越糊涂,忽然想起之前收到的那个匿名短信,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诈,赶紧就给夏然打去了电话,跟她说我真的没送她花,让她赶紧把花扔了,夏然还不信,问我真的不是我送的吗?

  酷匠S网正q;版…首w发

  我说不是啊,可能是有人要害你,赶紧扔了,有什么事一定要通知我,夏然说那花闻起来还挺好闻的,真的舍不得扔。

  我一听,心里一紧,问她闻了那花了?她说闻了,挺好闻,我问她有没有感觉到啥不适,她笑了笑,说看把你紧张的,一个花而已,我就是闻一闻,还能闻出问题来啊,我说那不一定,给我发匿名短信的人,他们会使邪术的,一般就是通过肢体接触,或者是气味来祸害人的,要不你下午的班不要上了,过来找我吧,要是出啥事了,马师父和萧爹爹还可以帮你看看。

  夏然说正好今天下午公司没什么事呢,就来找我吧,听到这,我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夏然要是来了的话,应该就知道我们今晚要行动的事了,我是不希望她搀和到这事里面的,因为太危险了。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夏然就来找我们了,当时我还问她身体有什么不适不,她说没有,我本来想让马师父和萧爹爹帮她检查一下,万一隐藏着什么麻烦也说不定呢,但是夏然不肯,她说我想多了,根本就没事,另一方面,马师父和萧爹爹也在那忙着跟媚男爸妈商量晚上行动的事情呢,所以我也就没打扰他们。

  差不多四五点的时候,我见夏然也没啥异常,就寻思那朵花兴许是高个子帅哥给她送的,并不是什么邪术啊之类的,可能是我想太多了,所以我也就跟夏然说,让她不行就先回家吧,因为晚上的行动,我不敢保证会出什么差错,我怕她受到伤害。

  夏然并不愿意走,她说一直听我说什么女鬼啊巫师之类的,她一直不太相信,所以今晚要见识见识,还说活人她都不害怕,怎么还会害怕死人呢,我说不过她,也只好让她留下了,仔细想想也是,过了今晚,估计她就再也不会怀疑我了。

  后来大兵还接了个电话,完事过来跟我说:还记得我那两个同事吗?我问他哪两个同事,他说就那天跟咱俩一起进陈帅家小黑屋的啊,我这才反应过来,对啊,那天是我们四个一起进去的,后来我和大兵都咳嗽出血了,要不是萧爹爹和马师父相救,估计就危险了,可他们两个并没有人帮忙啊,难道没出什么事吗?

  大兵的情绪很稳定,神情也很淡定,所以我寻思他的那两个同事应该没出事,不然他早惊慌失措了,他说那两个人命大,一点事没有,还说正好那天同事的老乡从老家送来了很多红枣,两人吃了好多,兴许是那红枣起了作用呢,我过去问了问萧爹爹和马师父,二老都表示不知情,毕竟那个巴布巫师用的什么邪术,他们还没有搞明白,之所以给我们熬水白的肉汤喝,是因为这玩意能治百病,只要不是特别复杂的邪术,都能解救,这也就是说,巴布巫师也并不打算要我们的性命,估计只是给我们个下马威,吓唬吓唬我们。

  天黑了之后,媚男的爸妈带着我们去吃了顿饭,我是一点胃口也没有,随便喝了几口,夏然吃了没几口呢,就说要去洗手间,她去了老半天之后还没回来,我以为她是来大的呢,就又等了一会,又过了好久,旁边的大兵才碰了碰我胳膊,说:夏然咋回事,老半天了都没回来,不会是掉茅坑了吧。

  我说不知道,女人估计都这么麻烦吧,大兵说:你不是说今天她收到匿名花朵了么,你就不担心会不会是出事了啊?

  大兵的这话提醒了我,我赶紧就掏出手机,给夏然打去了电话,只不过提醒我电话已经关机了,这下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就出去了,到了女洗手间门口后,叫了好几声夏然,里面都没有音,因为不好意思进去,我就找了个女服务员,让她进去帮我看看,女服务员出来后跟我说,里面并没有人,这下,我的心才彻底凉了。

  这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我们本打算吃完饭就去县城一中附近准备营救工作,但是现在夏然突然消失了,我不能不去管她,到了门口问了问迎宾小姐后,她说刚才见两个男的,搀扶着一个好像昏迷的女人走了,上了一辆黑色的本田汽车,朝东边走了,刚走没一分钟呢,我朝着那边看了一眼,正好有辆出租车过来了,没多想,拦下车就追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