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出租屋内,破旧老式的电脑主机箱发出轰鸣响声,吵得人无法静下心来。

  王安右手滑动鼠标,拖动滚条,如狼似虎的双眼紧盯着电脑屏幕,泛出丝丝野兽光芒,时不时抹一把嘴角流出的口水,模样猥琐至极。

  电脑正在播放着岛国空空姐的3P影片,叫声销魂,画面唯美,王安看得心痒难耐,兽血沸腾,某个部位高高立起,似要扯旗造反。

  古人云:性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王安对此话深信不疑,觉得乃是人生至理,所以这二十余年来,一直奉行遵守。

  正当他准备施展五龙抱柱神功,让五姑娘再一次给他性福时,敲门声却不合时宜的响起。

  尽管主机箱轰鸣的声音很大,但听觉敏锐的王安还是能清晰听到敲门声。

  王安关掉网页,安抚了一下小伙伴,站起身来。

  “诗诗,是你吗?”

  现在已经晚上七点,王安初来乍到,认识的人不到,能在这个点来找他的,除了隔壁房东大姐家的许诗,一般不会有别人。

  果然,打开门,只见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的许诗俏生生的站在门前。

  一头湿漉漉的秀发散出淡淡的花香,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袍,一看就是刚刚才洗个澡。

  “这小妮子,真是越来越水灵了。”王安心里暗赞,龌龊的揣测道:“不知道小丫头里面穿没穿内衣内裤,真想验证一下啊!”

  王安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手把在门上,身子微微前探,想要透过睡袍领口窥探其中风景。

  “哥,成绩下来了。”许诗浑然不察王安龃龉的念头,头微微低垂着站在门口,双手背在背后,右脚脚尖踮在拖鞋上转动着画圈,神色郁结。

  许诗是名复读生,去年的时候高考成绩下来,本来以为万无一失的分数,结果以两分之差没有达到填报院校的录取线……哭的稀里哗啦地复读了一年。

  一句话将王安从遐想中惊醒,轻轻咳嗽了一声,站直了身子,“诗诗,咋了,这次的成绩不够理想么?”许诗那闷闷不乐的表情,就差把分数不理想直接写在脸上,王安那能看不出。

  {酷i;匠n网Q唯/|一V正_版}◎,“+其‘他)都}O是;盗版-

  许诗摇了摇头,没说话。

  “一年一光景,录取线又还没下来,怕啥!”王安看着许诗无精打采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诗诗你该不会是考了个和去年一模一样的分数吧?”

  许诗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王安倒吸了口冷气。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些东西,说说是杯弓蛇影,空弦落雁也不为过。许诗去年在这分数点上栽了个大跟头,如今乍一见到同样的分数,自然是苦恼烦闷。

  “今年的考题普遍反映比去年要难,你的分数和去年一样,证明诗诗进步了很多!”王安说话的当头,将许诗让进了房间内,摁着她坐在了电脑旁的凳子上,“诗诗,你要相信你自己!”

  王安的话说的坚定有力。

  许诗身子微微前倾,双手放在膝盖上撑住下巴,“哥,我还是怕。”

  “没什么好怕的!”望着许诗那托腮的小可怜样,王安鬼使神差的一手放在许诗的肩膀上,另外一手勾住许诗的下巴,将女孩的头微微抬起,一本正经地说道:“小诗妞妞,你必须相信自己是最棒的!”

  兴许是被王安的神情逗乐了,许诗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笑声中,许诗配合身子前倾些许,捧着腮的双手垂了下去。宽松的睡袍失去依托,自颈下荡开一大片空白。

  王安眼睛偷偷的瞄了进去。

  洁白的胸脯,两只发育良好的小白兔,静静地躺在那,顶端的粉色被睡衣半掩,露出隐约的一点,已然初具规模的沟壑,深深夹住了王安偷窥的双眼。

  “哇塞,真空……”王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咕嘟--

  咽口水的声音传了出来。

  王安继续瞄了两眼,看着只觉的心间痒痒,恨不得当场把手伸进去搓捏一番。不过,王安要是敢这样做,估计明天就得被请去局子里面喝茶。

  心间念头一转,王安就有了想法。

  “来吧,诗诗,哥给你一个爱的拥抱!安慰安慰你受伤的心灵。”王安伸手捏了捏许诗的脸蛋,站在女孩面前,张开了双臂。

  许诗不觉有它,配合地站了起来,张开双臂抱住王安。

  王安双臂绕过许诗的腋下,头搁在少女肩膀上,嗅着发间淡淡的清香,狠狠地将许诗箍在怀中,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

  夏日凉薄的衣服,根本无法阻止许诗的挺拔。

  “嗯……”王安乘势将许诗抱在了怀里,发出满意的呻吟,不过嘴里的台词却没有停下,“诗诗,我是光,我是电,我是正能量之王!就让哥把拯救宇宙的超级无敌正能量传递给你吧!”

  隔着两层单衣,王安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胸口传来的弹性和柔软。加上某诗里面真空上阵,王安甚至还能隐约感觉到那两点小凸起。

  许诗乐的枝花乱颤,带着胸口两团肉也跟着颤动,荡漾的王安下面早已一柱擎天。

  一时间,王安越抱越用力,都不愿意松开。

  “哥,轻点。”王安抱的太紧,太忘情,终于让许诗感觉到了胸口被压的有些慌闷

  王安心中一惊,不过却没有就此松开,只是微微减缓了双臂的力道,右臂不着痕迹地下滑了几分,揽住许诗的小蛮腰。

  “妹,不要怕!”王安微微定神,目光变的深邃坚定,“我已经将宇宙中最强大的正能量传递给你,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能hold住!”

  许诗又是轻笑了下,眉毛月牙弯弯,看的王安心中又是一荡,差点把持不住想要直接一口吻上去。

  见好就收!王安依依不舍地松开了许诗。

  抱着的时候,许诗没什么反映,但是当王安松开她后,脸蛋上反而腾起一丝红晕,目光羞涩地避开王安的视线。

  “哥,我重新核查下分数。”说着,许诗就飞快地坐在电脑前,娴熟地按动键盘,切换桌面上的任务栏。

  许诗声音近乎呓语,加上王安还在回味刚才的那个爱的拥抱,根本没反映过来,许诗双击打开了IE的页面。

  网页打开,弹出一个是否恢复之前浏览页面的提示,许诗想都不想点了确认。

  顿时,水渍声、浪叫声、啪啪声席卷而来。

  “啊--”许诗轻呼了一声,双手捂住嘴,回头看了看王安,“哥,你,你,你,你难道整天就看这个?”

  王安眼前一黑,连忙抢过鼠标叉掉了页面。

  “哦-哈哈-哈哈-哈哈--”许诗露出会心的笑意。

  和一只赏心悦目的妞不经意间一起观看某些艺术作品,显然是让王安某部位变得更加难受,许诗的娇笑,愈发是犹如火上浇油。王安恶狠狠地瞪了眼许诗:“快点查你的分数,再笑小心吃了你!”

  “你来吃我啊,你来吃我啊。”许诗扮了个鬼脸,“我这么可爱美丽漂亮动人的姑娘,你舍得吃么?”

  王安弓着腰,咬牙切齿地自喉咙里吐出一句话,“这个吃,是把你衣服剥光,丢床上……懂?”

  许诗红脸啐了口,“呸呸呸,哥你尽想这些事儿!大流氓!”

  说话的功夫,许诗又随手点了个收藏夹里面的网站。令王安遗憾的是,这次弹出来的,居然不是小H网,而是一个失眠者们吐槽探讨治疗失眠的论坛。

  “漫漫长夜,无心睡眠,不是思念,而是失眠……想要永不再见,奈何早已心身依恋……?”许诗盯着屏幕,逐字逐句地念着,乐的眉开眼笑,“哥,这个专治失眠的广告酱油诗,写的还真撩人呢!估计是个失眠的看后就想找楼主。”

  看着看着,许诗咦了一声。

  “这个贴子居然是你写的?”许诗惊呼道:“哥,你居然还留了电话和地址!”

  不过旋即,许诗摇头说道,“哥你真逗,我咋不知道你还懂治疗失眠呢……”说着,许诗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喔--,哥你真坏!现在失眠的很多都是单身的白领单身女青年,各种白富美,寂寞冷……”

  王安本来对许诗占尽上风,却不料此时居然被小丫头反过来嘲讽了一把,顿时连连挥手,“去去去,小孩子家,懂什么!”

  许诗不高兴的哼了一声,叉掉那个网页,开始输入分数查询的网址。

  王安凑了过去,发现许诗的分数,居然真的去年一模一样!

  “妹,恭喜你。”王安双手再度搭在许诗的肩膀上,轻轻揉捏起来,“今年的题,比去年要难,你这个分数,肯定稳稳的。”

  许诗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面色依旧布满忧虑。

  王安站在后面缓缓地帮许诗捏着肩,以微不可查的幅度将许诗的睡袍颈领的缺口扩大,一面调整着自己的视线。许诗无力地靠在椅子上,睡衣衣领敞开,经过王安不懈的努力,两只粉嫩粉嫩的雪白和那道深沟,再度出现在王安视线里。

  一时间,王安手上的动作缓了下来,卯足了劲儿往里瞧。

  刺耳的手机铃声,划破了宁静。

  王安和许诗同时被惊了一跳,王安连忙探手去拿放在电脑边的手机,另外一只手随着身子前倾微微下滑。

  好软,好绵……

  故意为之,王安自然知道触碰到了什么,不过没敢去再往下探,王安只是手指轻轻搭在了边缘地带,装作不经意、没擦觉。

  砰--

  许诗敏感地带被触,惊的猛然弹起来,头顶到王安的下巴,躯体位移连带着王安的手,彻底滑下来,扣在了饱满上。光滑细腻的触感,温润弹性的手感。

  盈盈一握。黑暗的出租屋内,破旧老式的电脑主机箱发出轰鸣响声,吵得人无法静下心来。

  王安右手滑动鼠标,拖动滚条,如狼似虎的双眼紧盯着电脑屏幕,泛出丝丝野兽光芒,时不时抹一把嘴角流出的口水,模样猥琐至极。

  电脑正在播放着岛国空空姐的3P影片,叫声销魂,画面唯美,王安看得心痒难耐,兽血沸腾,某个部位高高立起,似要扯旗造反。

  古人云:性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王安对此话深信不疑,觉得乃是人生至理,所以这二十余年来,一直奉行遵守。

  正当他准备施展五龙抱柱神功,让五姑娘再一次给他性福时,敲门声却不合时宜的响起。

  尽管主机箱轰鸣的声音很大,但听觉敏锐的王安还是能清晰听到敲门声。

  王安关掉网页,安抚了一下小伙伴,站起身来。

  “诗诗,是你吗?”

  现在已经晚上七点,王安初来乍到,认识的人不到,能在这个点来找他的,除了隔壁房东大姐家的许诗,一般不会有别人。

  果然,打开门,只见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的许诗俏生生的站在门前。

  一头湿漉漉的秀发散出淡淡的花香,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袍,一看就是刚刚才洗个澡。

  “这小妮子,真是越来越水灵了。”王安心里暗赞,龌龊的揣测道:“不知道小丫头里面穿没穿内衣内裤,真想验证一下啊!”

  王安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手把在门上,身子微微前探,想要透过睡袍领口窥探其中风景。

  “哥,成绩下来了。”许诗浑然不察王安龃龉的念头,头微微低垂着站在门口,双手背在背后,右脚脚尖踮在拖鞋上转动着画圈,神色郁结。

  许诗是名复读生,去年的时候高考成绩下来,本来以为万无一失的分数,结果以两分之差没有达到填报院校的录取线……哭的稀里哗啦地复读了一年。

  一句话将王安从遐想中惊醒,轻轻咳嗽了一声,站直了身子,“诗诗,咋了,这次的成绩不够理想么?”许诗那闷闷不乐的表情,就差把分数不理想直接写在脸上,王安那能看不出。

  许诗摇了摇头,没说话。

  “一年一光景,录取线又还没下来,怕啥!”王安看着许诗无精打采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诗诗你该不会是考了个和去年一模一样的分数吧?”

  许诗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王安倒吸了口冷气。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些东西,说说是杯弓蛇影,空弦落雁也不为过。许诗去年在这分数点上栽了个大跟头,如今乍一见到同样的分数,自然是苦恼烦闷。

  “今年的考题普遍反映比去年要难,你的分数和去年一样,证明诗诗进步了很多!”王安说话的当头,将许诗让进了房间内,摁着她坐在了电脑旁的凳子上,“诗诗,你要相信你自己!”

  王安的话说的坚定有力。

  许诗身子微微前倾,双手放在膝盖上撑住下巴,“哥,我还是怕。”

  “没什么好怕的!”望着许诗那托腮的小可怜样,王安鬼使神差的一手放在许诗的肩膀上,另外一手勾住许诗的下巴,将女孩的头微微抬起,一本正经地说道:“小诗妞妞,你必须相信自己是最棒的!”

  兴许是被王安的神情逗乐了,许诗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笑声中,许诗配合身子前倾些许,捧着腮的双手垂了下去。宽松的睡袍失去依托,自颈下荡开一大片空白。

  王安眼睛偷偷的瞄了进去。

  洁白的胸脯,两只发育良好的小白兔,静静地躺在那,顶端的粉色被睡衣半掩,露出隐约的一点,已然初具规模的沟壑,深深夹住了王安偷窥的双眼。

  “哇塞,真空……”王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咕嘟--

  咽口水的声音传了出来。

  王安继续瞄了两眼,看着只觉的心间痒痒,恨不得当场把手伸进去搓捏一番。不过,王安要是敢这样做,估计明天就得被请去局子里面喝茶。

  心间念头一转,王安就有了想法。

  “来吧,诗诗,哥给你一个爱的拥抱!安慰安慰你受伤的心灵。”王安伸手捏了捏许诗的脸蛋,站在女孩面前,张开了双臂。

  许诗不觉有它,配合地站了起来,张开双臂抱住王安。

  王安双臂绕过许诗的腋下,头搁在少女肩膀上,嗅着发间淡淡的清香,狠狠地将许诗箍在怀中,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

  夏日凉薄的衣服,根本无法阻止许诗的挺拔。

  “嗯……”王安乘势将许诗抱在了怀里,发出满意的呻吟,不过嘴里的台词却没有停下,“诗诗,我是光,我是电,我是正能量之王!就让哥把拯救宇宙的超级无敌正能量传递给你吧!”

  隔着两层单衣,王安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胸口传来的弹性和柔软。加上某诗里面真空上阵,王安甚至还能隐约感觉到那两点小凸起。

  许诗乐的枝花乱颤,带着胸口两团肉也跟着颤动,荡漾的王安下面早已一柱擎天。

  一时间,王安越抱越用力,都不愿意松开。

  “哥,轻点。”王安抱的太紧,太忘情,终于让许诗感觉到了胸口被压的有些慌闷

  王安心中一惊,不过却没有就此松开,只是微微减缓了双臂的力道,右臂不着痕迹地下滑了几分,揽住许诗的小蛮腰。

  “妹,不要怕!”王安微微定神,目光变的深邃坚定,“我已经将宇宙中最强大的正能量传递给你,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能hold住!”

  许诗又是轻笑了下,眉毛月牙弯弯,看的王安心中又是一荡,差点把持不住想要直接一口吻上去。

  见好就收!王安依依不舍地松开了许诗。

  抱着的时候,许诗没什么反映,但是当王安松开她后,脸蛋上反而腾起一丝红晕,目光羞涩地避开王安的视线。

  “哥,我重新核查下分数。”说着,许诗就飞快地坐在电脑前,娴熟地按动键盘,切换桌面上的任务栏。

  许诗声音近乎呓语,加上王安还在回味刚才的那个爱的拥抱,根本没反映过来,许诗双击打开了IE的页面。

  网页打开,弹出一个是否恢复之前浏览页面的提示,许诗想都不想点了确认。

  顿时,水渍声、浪叫声、啪啪声席卷而来。

  “啊--”许诗轻呼了一声,双手捂住嘴,回头看了看王安,“哥,你,你,你,你难道整天就看这个?”

  王安眼前一黑,连忙抢过鼠标叉掉了页面。

  “哦-哈哈-哈哈-哈哈--”许诗露出会心的笑意。

  和一只赏心悦目的妞不经意间一起观看某些艺术作品,显然是让王安某部位变得更加难受,许诗的娇笑,愈发是犹如火上浇油。王安恶狠狠地瞪了眼许诗:“快点查你的分数,再笑小心吃了你!”

  “你来吃我啊,你来吃我啊。”许诗扮了个鬼脸,“我这么可爱美丽漂亮动人的姑娘,你舍得吃么?”

  王安弓着腰,咬牙切齿地自喉咙里吐出一句话,“这个吃,是把你衣服剥光,丢床上……懂?”

  许诗红脸啐了口,“呸呸呸,哥你尽想这些事儿!大流氓!”

  说话的功夫,许诗又随手点了个收藏夹里面的网站。令王安遗憾的是,这次弹出来的,居然不是小H网,而是一个失眠者们吐槽探讨治疗失眠的论坛。

  “漫漫长夜,无心睡眠,不是思念,而是失眠……想要永不再见,奈何早已心身依恋……?”许诗盯着屏幕,逐字逐句地念着,乐的眉开眼笑,“哥,这个专治失眠的广告酱油诗,写的还真撩人呢!估计是个失眠的看后就想找楼主。”

  看着看着,许诗咦了一声。

  “这个贴子居然是你写的?”许诗惊呼道:“哥,你居然还留了电话和地址!”

  不过旋即,许诗摇头说道,“哥你真逗,我咋不知道你还懂治疗失眠呢……”说着,许诗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喔--,哥你真坏!现在失眠的很多都是单身的白领单身女青年,各种白富美,寂寞冷……”

  王安本来对许诗占尽上风,却不料此时居然被小丫头反过来嘲讽了一把,顿时连连挥手,“去去去,小孩子家,懂什么!”

  许诗不高兴的哼了一声,叉掉那个网页,开始输入分数查询的网址。

  王安凑了过去,发现许诗的分数,居然真的去年一模一样!

  “妹,恭喜你。”王安双手再度搭在许诗的肩膀上,轻轻揉捏起来,“今年的题,比去年要难,你这个分数,肯定稳稳的。”

  许诗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面色依旧布满忧虑。

  王安站在后面缓缓地帮许诗捏着肩,以微不可查的幅度将许诗的睡袍颈领的缺口扩大,一面调整着自己的视线。许诗无力地靠在椅子上,睡衣衣领敞开,经过王安不懈的努力,两只粉嫩粉嫩的雪白和那道深沟,再度出现在王安视线里。

  一时间,王安手上的动作缓了下来,卯足了劲儿往里瞧。

  刺耳的手机铃声,划破了宁静。

  王安和许诗同时被惊了一跳,王安连忙探手去拿放在电脑边的手机,另外一只手随着身子前倾微微下滑。

  好软,好绵……

  故意为之,王安自然知道触碰到了什么,不过没敢去再往下探,王安只是手指轻轻搭在了边缘地带,装作不经意、没擦觉。

  砰--

  许诗敏感地带被触,惊的猛然弹起来,头顶到王安的下巴,躯体位移连带着王安的手,彻底滑下来,扣在了饱满上。光滑细腻的触感,温润弹性的手感。

  盈盈一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