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害怕。”

  叶天泽说道,“但我本来想的就是,如果把事情闹大了,再把法家拉进来,诛法家的心,法家为了维护他们嘴上的公正,不可能任由那些势力把我给宰了,我要是死了,岂不是打了法家的脸面?”

  秦都嘟恍然大悟,法家依靠混沌法则行事,这也是他们基础。

  叶天泽将法家拉进来,诛法家的心,如果法家没有作为,那就是违背了混沌法则。

  法则这个东西是死的,法家不可能违背。

  “可我没想到,你竟然冒了出来,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救你,让你去打他们的脸多好。”

  叶天泽说道。

  “哦,哦。”秦都嘟笑着道,“这么说来,是我误了你的好事了?”

  “那到也不是,至少我现在找到靠山了是吧。”

  叶天泽笑眯眯的看着她,“虽然我不知道你靠近我是为了什么,不过,既然有你在身边,连六星法士你都可以调动,那我岂不是可以高枕无忧了?”

  说着,叶天泽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天空。

  与此同时,在法家大殿内,老者与六星法士的目光,正好与叶天泽的目光对碰在了一起。

  老者到是没有任何表示,到是那名六星法士目光森寒,道:“无耻之徒!”

  “他只是利用了规则,就像……凤凰城的那些势力,同样也是利用了规则。”老者平静的说道,“不过,想拿法家当靠山,他是想多了。”

  “可是小姐……”六星法士有些担忧,“她要是出点什么事,我们不能不管吧。”

  “我说了,她比你安全。”老者说道。

  果然,在通天山上,听到叶天泽的话之后,秦都嘟回道:“人家可是很弱的呢,你可要保护人家呢。”

  叶天泽听完,忽然想到他打翻的那些黑袍修士,那一批几乎是他所见过里面最强的,甚至还有几个实力相当于半步无极道。

  如果这还叫弱,那他实在想不到,什么是强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要怎么办?”秦都嘟问道。

  “青云坊市在第几层?”叶天泽反问道。

  “第九层。”秦都嘟说道,“这也是一个门槛,第九层以上,基本上就是无极道的修士了。”

  “那还不简单,打上去啊,一层一层的干翻他们,直到没有人能够阻挡我为止。”

  叶天泽平静的说道。

  “好好好,我心里支持你。”秦都嘟拍了拍手,“这些家伙,也是该好好锻炼锻炼了。”

  而后,叶天泽越过了第一重,杀上了第二重,进入第二重后,里面的元气,比起第一重来,更加精纯,叶天泽发现自己的星纹,在吸收了元气之后,再次得到了拓展。

  第二重的压力也增加了一倍,这对凝练他的星纹,有着巨大的功用。

  起初他还遇到了一些阻力,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在战斗中不断的吸收着元气成长,第二重的压力很快便成了他前进的动力。

  通过第二重,他仅仅只用了十日不到,便跨入了第三重,就连秦都嘟都微微的惊讶。

  而在法家大殿内,那名六星法士,更是瞪大了眼睛。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战力天赋,他通过第一重时,还用了半个月,第二重就只用了十日?”

  也难怪他会如此惊讶,他此前见过天赋最逆天的修士,通过第二重也用了一个多月。

  而那些寻常修士,大多数必须的几年,甚至几十年,上百年才能够适应第二重的压力,在第二重内停留很长的时间,才能够进入下一重。

  而这些所谓寻常的修士,放在外面,那可就不寻常了,叶天泽却只用了人家,千分之一的时间,便通过了第二重。

  “你把他当做了寻常修士。”老者说道。

  “不,我没有把他当做寻常修士,可即便是诸天下来的修士,在混沌法则削弱的情况下,进入通天山内,也比万界的修士,好不到哪里去。”

  六星法士说道,“从他与小姐的对话当中判定,我甚至不觉得他是来自诸天,而他如果不来自诸天,仅用半月通过诸天,十日通过万界的话,他这战力天赋,至少应该是在圣级巅峰!”

  “那你看出他是什么族群了吗?”老者问道。

  “人族!”六星法士说道,“出生在万界,拥有古老人族血统。”

  “嗯。”老者点了点头,道,“这到是有些靠谱了,人族为诸天万界第一大族群,除了彼岸之主的庇荫之外,人族的体质也是最为特殊的,可以适应各族的修炼功法,甚至可进行转化。”

  “人族!”六星法士思忖了起来,“哪一支?万界中,所有的人族支脉,法家都有所记录,可却从未有他的记录。”

  “法家未必可以囊括所有。”老者平静的说道,“要寻他的出处,可能……要去船上找。”

  “船上!”六星法士瞪大了眼睛,“彼岸之舟,不可能吧,他的血统有这么古老吗?”

  老者不说话,六星法士也不敢再追问,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以他的级别,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与此同时,在青云坊市内。

  “征召令已经发布这么久了,还没有消息吗?”周统领冷声道。

  在他身旁的一群修士,全都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周统领发觉有些异样,说道:“怎么,你们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说,到底怎么回事。”

  闻言,几名修士当即跪在了地上,其中一人说道:“禀告统领大人,我们……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

  “什么叫无能为力?”周统领说道,“在通天山上,连征召令都发布了,对付一个归墟境修士,你跟我说无能为力,你们平日里,都是在吃屎修炼吗?”

  “可是,他只用了半个月,就通过了第一重,就在几日前,他通过了第二重,只用了十日!”

  修士战战兢兢的汇报道。

  “怎么可能,征召令都已经发布下去了,你难道要告诉我,在第一重和第二重修炼的那些家伙,全都是瞎子?都没看到他们,他们是想被驱逐出通天山?”周统领怒道。

  “不,看到了,可是……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从第一重到第二重,他用了二十五日,几乎是一路打上来的,从没有停歇过。”

  修士说道,“可就是这样,他也只用了二十五日,而且,通过第二重,他才用了十日,比第一重还短了五日。”

  “……”周统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