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然,你把你后面的条件,也提前兑现了吧,我正等着资源用呢。”叶天泽说道。

  本来懒得理会他的柳梦婵一听,顿时恼火道:“你当我跟你一样,都是出自星族那等,根本不需要担心修炼资源的古之文明吗?不对,即便是在你星族,寻常修士,恐怕也不会这么去挥霍资源吧!”

  听到她话里带气,叶天泽苦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你不给就不给嘛,我自己去弄就是了。”

  “谁跟你开玩笑了?”

  柳梦婵没好气道,“你们这等修士,恐怕永远也无法体会到我们这些蝼蚁的心情吧,在你眼里,这就是一个玩笑,可对于我们而言,这就是一把扎心的锥子……”

  叶天泽没想到,这位高高在上的圣女,竟然会有这样的感悟,这让他有些意外。

  如果不是他需要扮演他现在的角色,他肯定得跟柳梦婵好好说道说道,毕竟,他比起柳梦婵来,更是不如。

  这等辛酸,他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当初从画中走出,他原本以为,外面是另外一番天地,事实上,外面确实是另外一番天地。

  只不过,他所在的世界,却只是一幅画,一幅人家画出来,为了封印瘟疫的话。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拼了性命,九死一生的爬上了一座山,最后却发现,这座山只是一块石头。

  一块被人放在他面前,遮住他目光的石头。

  叶天泽经历过的绝望,远比柳梦婵打的多,在南宫家牢房里的那一百年里,他都在思考,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境。

  直到后来,他想到自己的体内世界,还有和他一样的众生,他们还需要自己的保护。

  他才从这等阴影里走了出来。

  那位高高在上的彼岸之主,确实无数次的暗示过他,不要去知道真相,不要走出那里。

  但是,凭什么,他就得是画中的生灵呢?

  他并没有责怪柳梦婵,因为柳梦婵看似是神纹殿里高高在上的圣女,但这只是相对于混乱之地而言的,在混乱之地外,还有辽阔无比的万界,有的修士,一辈子也无法看遍其中一界。

  而有的修士,却天生可以高高在上的俯视着眼下卑微的众生。

  混沌法则看似有情,实则残酷,从阴影里走出来的那一刻,他的心态便发生了变化。

  他的眼里,再也没有了众生,他眼里的众生,只是那些曾与他相伴在众生图里的众生。

  他要带着这众生,成为万界的王,成为那诸天的王。

  不能被抹去,绝对不能被抹去,哪怕不择手段,也绝对不能被抹去。

  不然,就真的没有人知道,曾经还有这样一群“蝼蚁”存在过,不然,就真的只是一场梦,只是一幅画了!

  叶天泽忽然的凝重,让柳梦婵回过神来,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对一个并不是十分信任的修士,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尽管她很快便如此前一般端庄威严,但她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份,好似低了一截。

  “我会尽我所能,完成我的承诺。”叶天泽说道,“或许我无法理解你的感受,但我一向守约。”

  柳梦婵愣了一下,因为这句话本来应该很刺耳,只是叶天泽的语气很真诚,所以,她感觉没有之前那么刺耳。

  沉默了片么,柳梦婵说道:“拿着我的身份铭牌,你可以进入修炼之地,最高等的洞府,修炼一个月,如果配合上大日丹,你的修为会远远的超过现在。”

  “额……”

  叶天泽总算明白了柳梦婵为什么会这么恼火了。

  她这意思,就差直接告诉他,丹药是辅助元气修炼的,而不是用来直接吞了突破修为的。

  当然,她一直认为,叶天泽是星族,从小就不缺资源,所以才会如此挥霍无度,又跑来找她要资源,触及到了内心的隐痛,这才会如此激动。

  叶天泽扮演的是星族的角色,可他本身并不是星族,只怪他以前,这么修炼习惯了,而且,他也迫切的需要,强化自己的实力,毕竟他的敌人,可不会给他那么多时间让他成长。

  不过,柳梦婵的做法,才是长久之道,而且,并不是寻常修士,而是天才们也都是这样的做法。

  叶天泽感觉,他现在修炼的方式,除非他真的是来自星族不夜天的大人物,要不然根本挥霍不起。

  柳梦婵把铭牌给他的时候,叶天泽灰溜溜的就走了。

  看到他这副模样,柳梦婵觉得有些滑稽,心底总算松了一口气,喊道:“只有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得跟我走了!”

  叶天泽一听,询问道:“去哪?”

  “混沌之卵!”柳梦婵说道。

  叶天泽点了点头,立即去了修炼之地,好巧不巧,这一次他又碰到了上次的那个叫做司马老王的执事了。

  司马老王见到他,那也是一脸惊讶,因为这一次,他可是在修炼之地里,最高的山上值日。

  而这里,可是有贡献点,也进不来的,基本上都是长老一级的强者,专属的修炼之地。

  不过,一想到叶天泽最近的名声,司马老王便释然了,说道:“白夜大人,您又来了啊。”

  “怎么?我不能来嘛?”叶天泽没好气道。

  “当然不是。”司马老王摇了摇头,道,“是我嘴拙,该掌嘴。”

  叶天泽拿出了铭牌,司马老王一看是圣女的铭牌,当即咽了咽口水,他感觉到,圣女跟这个白夜的关系,似乎有些不一般。

  毕竟,在没有成为圣女的时候,柳梦婵把铭牌给叶天泽培养他,那是赏赐,但成为圣女之后,还把铭牌给他,那就不一样了。

  毕竟,叶天泽本就没有资格进来这里,圣女这算是给他破例。

  司马老王扫了一眼铭牌,说道:“不用给我了,你只需要告诉我,您要修炼多久即可,另外,我会给您选一个元气最适合您现在境界修炼的洞府。”

  闻言,叶天泽忽然想起了此前,司马老王巴结他时,说要给他开小灶的事情。

  他想着,一个月肯定是不可能突破境界的,但如果给他选一个,元气最浑厚的洞府呢?

  “你这里哪个洞府的元气最为浑厚?”叶天泽问道。

  司马老王一惊,说道:“您这是要……”

  见到叶天泽坚定的眼神,他立即改口道,“我立即就给您查看,一定给您选最好的,只希望您能在圣女大人面前,给小的美言几句!”

  “那就得看我是不是满意了。”叶天泽说道。

  “包您满意!”司马老王自信的说道,“不过,此事您可千万不能说出去!”

  当司马老王带着叶天泽来到洞府前面时,叶天泽就感觉到不对劲。

  这个洞府外面的元气,都比他此前修炼的洞府,要浑厚许多,当他进入里面时,只感觉无比的压抑。

  根本不等他吸收,那几乎凝聚成实质般的元气,便如同一座山一般,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身上。

  元气使劲的往他毛孔里钻,身体仿佛都要被融化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