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经理手忙脚乱地跟在身后,也不敢带雨具,也像杨海波那样任风吹雨打。到了码头,杨海波就见海面有一艘快艇,沉沉浮浮,向码头靠过来。总经理脸上爬起一丝笑影,想这些家伙,不下死命令,还真不行!死命令一下,他们就不怕风浪了,就能靠上荒岛,把人给接回来了。这么想,他就拉住杨海波一把,讨好地说:“杨书记,你站远一点,浪可以扑上码头的,可以把你拖下海的!”

  他阻止杨海波再向前走,担心这位城里来的镇委书记,不懂海的脾性,会被扑上码头的浪卷进海里。

  此时,他挺着胸脯说:“你尽管放心,这里就交给我指挥!”

  快艇本来想直接往码头靠的,但靠了几次,都失败了,都抗不住浪的回力,一次次被拖回大海。

  总经理就扯直了嗓门喊:“这样不行,不能直接靠。

  他叫快艇绕到其他船的后面,先靠其他船。因为风大浪大,快艇上的人应该听不见,他就不停地做着手势。

  码头停泊了一些船,那些船随着海浪大起大落,但是,毕竟压住了海浪,减缓了浪的回力。那快艇太轻,只有绕到这些船后,采用间接的办法靠岸。这时候,码头上已经聚集了一些人,总经理就指挥几个人跳到已停泊的船上去迎接那艘快艇,往快艇抛缆绳,协助他们靠上来。

  尽管如此,快艇还是很费了一番周折,才间接靠了岸。当快艇上的人上了码头,杨海波和总经理都惊呆了,只是三名船员。

  杨海波问:“怎么回事?”

  总经理似乎有点明白了,这几个胆小鬼,不听他的命令,擅自返航了。他气得指着刚上码头的人,好一会儿才说出话,“人呢?我叫你们去接的人呢?”

  他们说,你知道海面上的浪有多大吗?越靠近荒岛,浪就越大,根本不可能靠上去。

  他们说,你明知浪大,荒岛附近的回力大,还叫我们上岛,这等于叫我们去送命!

  杨海波开始感到事情蹊跷了,问总经理是什么时间叫他们去接人的?总经理当然不能松口,很坚定地说,杨海波在城市打电话给他的前半个小时。杨海波骂了一句,你放屁!然后,问其中一位年纪大一点的船员,几点接到通知的?

  那船员并不知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却知道杨海波非常不满意总经理,如果说实话,必定会得罪总经理,县官可是不如现管,以后,总经理给自己小鞋穿,杨海波未必会关心自己这种小人物,因此,支支吾吾,说一接到通知,他们就出海,具体是什么时间,他并不清楚。

  有一个小青年嘴快,说:“我们出海有记录。接到通知,一点没耽误就出海了。”

  杨海波问:“当时海面是什么情况?浪已经很大了是不是?”

  小青年意识到了什么,不说话了。

  杨海波再没有问下去,这事已经清楚了,他不得不庆幸这三名船员命大,而且,没有硬闯,及时返航,否则,他们出了状况,就不是总经理的问题了,他这个镇委书记也遭殃!他恶狠狠冲着总经理说:“你耽误了时间,还欺下瞒上,现在,我就撤你的职!”

  yI更SQ新L。最u快,M上酷匠{网?u0!D

  说着,就朝岸上走去,没走几步,又回过头来,指着总经理说,台风过后,我再找你算帐!言下之意,总经理还不能撤,必须做好当前的防风工作。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

  现在,杨海波要立即汇报,告知市委,领导们的处境。当然,他并没有忘记,这事不能太张扬,先打电话向黄健壮汇报,明确告诉他,都是谁和谁上了荒岛。而且,还补充了一句,张东方和伍国栋应该都不希望太多人知道。其实,不用杨海波补充,黄健壮也知道这事必须压下来,否则,层层上报到省里,人家问,两男两女跑到荒岛上去干什么?他们是什么关系?谁会相信他们什么关系也没有?

  黄健壮问:“他们在荒岛有没有危险?”

  杨海波说:“应该不会有危险,但会有麻烦。”

  黄健壮像对杨海波说,又像是对自己说:“麻烦算不了什么,我们要相信他们!”

  他说,你立即停止所有救援行动,不能出任何伤亡事故,否则,影响更大。那时候,我们不上报,都不行了。

  他说,这事到我这,就算你已经汇报了。有什么事,你往我身上推就是了。

  只要能保住伍国栋和张东方的名誉,就算把他黄健壮撤了,他也相信,伍国栋和张东方不会不管他,他们会在适当的时候,恢复他的职务。

  黄健壮赶到海边镇的时候,杨海波已经弄清楚总经理的失职,未能及时派出快艇接领导们,是因为上班时间打麻将,结果,把杨海波交代他的事忘得一干二净,然后,亡羊补牢,欺下瞒下,在台风已经正面袭击的状况下,强硬要求快艇出海,而且,下死命令,一定要快艇上岛接人。

  杨海波说:“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你这是在谋杀,你不只是想要那几个船员的命,还想要你自己的命,要我的命!

  如果,那几个船员硬是靠上岛,把领导接上船,返航途中,抗不住风浪袭击,船沉大海,这个谋杀,就不仅仅是他们这些小人物了。杨海波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气愤,大声质问,你说,你还配当这个总经理吗?你说,我还会放心让你当这个总经理吗?

  总经理吓得脸都青了,额头直冒冷汗,说他知道自己错了,错得无法饶恕。但是,他希望杨海波再给他一次机会,说他并不知道那么好的天气,突然会变得如此恶劣。如果,他知道天气恶劣,说什么也不会撤离职守。

  杨海波说:“晚了,你知道吗?晚了!如果不是那几个船员违抗你的命令,谁知道现在的后果有多严重?”

  黄健壮便是这时候赶到的。他脸色铁青,却没有追究总经理的责任,只是问他,目前这种状况下,还有没有办法把荒岛上的人接回来?总经理说,可以向海军部队求援,让他们出动登陆艇。毕竟,海军部队的登陆艇,可以应付十级强台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