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三天内,我的全部工作都在王俊斌身上。

  当他在饭堂吃饭时,我就站在他的身后,紧紧的盯着他。当然,也看着周围的情形。

  当他洗澡时,我也必须在澡堂外面等候着。

  刚开始时,我很不耐烦,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保姆,在照顾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子。

  心里很多疑惑,但是却忍住心中那一丝烦恼,不去问海叔。

  第四天,海叔叫我去门口接犯人,说是来了两个犯人。

  不疑有多,我赶紧过去。

  了解大概情况后,两个犯人竟然是两兄弟,亲生的。

  大的叫王富,小的叫王强,两兄弟犯的是街头抢劫。

  罪刑也很轻,因为抢劫的现金还不到一百元。

  这下可是亮瞎我的狗眼了,什么时候我们国家的警察变得那么好了?这才一百元竟然就抓了起来?

  要知道,就这么点钱,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警察们都是很不屑的。

  更何况,从小生活在这个县城,本地警察什么人,什么态度,我还不知道吗?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我没有忍住,抱着这些疑问去找海叔。

  哪曾想,平日里对我温和的海叔,这一次一反常态,严肃的板着脸道:“不是你的,你就别管,只要做好你的本分就行了!”

  “是!我记住了,海叔!”我咽了咽口水,狠狠的点点头。

  在幽暗的走道里,我低着头瞄到海叔的脸开始消融,壮着胆子,缓缓问道:“海叔,那个,这两个犯人送到哪里去啊?上面没有交代啊。”

  的确,每个犯人进监狱都会安排去哪个牢房的,可是这两个犯人却没有一点指示,让我有点烦恼。

  “就放在王俊斌那个牢房吧,反正他那里很空!”

  海叔说完这句,也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了。

  看着那个背影,我很想一脚踹过去,然后大骂一声“老不死的!”。但叹了叹气,只得继续自己的工作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更R。新最快上酷7I匠\l网

  昨晚回去我问了问老爸,这才知道这个海叔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他身受典狱长的信任,权力不下于副典狱长。

  旁边的王富和王强从走进来的那一刻到现在,脸色一如既往的僵硬冰冷,完全没有那一种进监狱害怕或者不安的神情。

  一时间,在我的心里,他们被我打上了惯犯的标签。

  “走吧,你两个跟我来!”我不好气的说道,脚步便往里面的方向走去。

  到了那个牢房,见到了王俊斌,他似乎正在睡觉。

  我毫不客气的用力拍打着铁门,大声地说道:“喂,醒醒,醒醒啊。”

  这时候,我已经用钥匙把门给打开了,伸出手势示意让王富两兄弟进去。

  “一万,从此之后,他们两就跟你同一个牢房了,希望你们好好相处。”顿了顿,想起老爸的教导,我板起了脸,“我告诉你们,最好别给我耍花样,要不然,哼!”

  说完之后,我装着镇定就走了。

  到了一个角落,我大力的深呼吸着,额头竟然还有些汗水流了下来。

  “奶奶的,还真挺紧张的。不过,话说,这种趾高气扬的感觉好像还不错啊!”

  虽然不知道自己那个姿态像不像那些坏人,但是好歹是混狱警的第一步,只能慢慢来了。

  到了下午五点,我准时下班了。

  回到家里,老爸第一句就是问我:“今天怎么样了?”

  “无聊,除了无聊还是无赖。”我跟老爸坐在了沙发上,有些无力的说道。

  “呵呵!”老爸笑了笑,继续说:“以后,你就会习惯了。”

  “嗯,知道了。”

  说完之后,我的脑海里回想起王富两兄弟的神情,总觉得怪怪的。

  没有理由进监狱的人会那么的镇定的,纵使是惯犯的话,那也不会那么白痴就被抓到了啊。

  而且那一百块钱很是可疑啊......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一晚上,我也没有去问老爸,总之,想着想着我就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踩着单车去监狱上班了。

  到监狱之后,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当我到达王俊斌那个牢房后,却发现王俊斌鼻青脸肿的,明显是被打了。

  当时,我就立即愣了。

  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把他送到校医室那里,但是被王俊斌给否决了。

  而这个时候,牢房里也只剩下我跟他两个人·。

  我帮他扶在了床上,他连连咳嗽几声,血丝随着唾沫吐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

  “不用问了吧,呵呵。”

  我沉默了,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王富两兄弟打的他,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

  “你以为他们为什么会进来这里?”

  “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杀人?”

  “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你一个新人,会有机会看住我这么一个死刑犯?”

  一连三个问题从王俊斌的嘴里冒了出来,一个接一个的,让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起伏加快。

  我感觉自己似乎卷入了一个圈子了,一个可能让自己没命的圈子了。

  我没有说话。

  “反正我是死定的了,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瞄了瞄他的表情,想了想,便不拒绝,把耳朵附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