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第一个犯人

  十年过去了,忆往昔,峥嵘岁月。

  从04年走到现在,我已经迈过了而立之年,有了自家的家庭,生活也算稳定下来了。

  想起那段类似刀光剑影的岁月,总会不断的感慨,如今便把自己的故事说说给大家听吧!

  那天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

  按照老爸的意愿,还有些许社会残酷的逼迫,我选择大学毕业之后当上了我们县监狱的一名狱警。

  第一天的狱警工作没有什么,典狱长安排了个老狱警带着我熟悉这监狱的一切,说着有的没的,反正就是叫我遵守规矩,什么不该碰的就别碰。

  我老爸也是这里的狱警,不过他因身体不大舒服,所以提前退休了。

  因为老爸的工作,加上那时受香江电影的影响,对于监狱我并没有一种恐惧感,相反兴趣多多。

  之所以选了当狱警,第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其每个月的油水不错,虽然工资才4百多,但是平时什么家属的探亲的,犯人的礼物,福利还是很不错的。

  按我老爸的说法,这是很正常的,也算不得贪*污。毕竟,狱警也是人也需要钱。再说,怎样贪污也比不上那些草*菅人命的贪*官。

  一天的走走逛逛,基本上监狱的情况我已经大概摸清了,监狱主要分为三个区域,中区,南区和北区,而办公人员则集中在西区,主要是那里环境不错。

  这里让我最奇怪的就是竟然是男女混合的监狱,并不是我想象中的纯女子或纯男子监狱。

  好吧,说回正事。

  在我就任的第二天,上次那个老狱警走到我的面前就说:“余飞啊,在这里还习惯吧?”

  说完之后,他抽起了一根烟,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反正烟味都喷到了我的面上。

  “咳咳。”我连连咳嗽,看了看老狱警那充满笑容的脸,有些尴尬的说道:“还行,呵呵,以后还要希望海叔多多照顾。”

  海叔听了后,脸上很是欣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小子,还挺会做的啊,不愧是你老爸的儿子。”

  我心里暗暗苦笑,要不是老爸经常跟我讲那些混社会的道理,我怕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会很苦。

  我继续说道:“海叔,不知道今天有没有什么工作时需要我做的呢?”

  “嗯...”海叔沉吟了会,说道:“有,今天来了一个新犯,等会你去门口把他带进来。”

  “晓得路线和程序吧?”

  我立马十二分精神的大声应道:“晓得!”

  “新来的,果然精神不错!嗯,好好干!”听完我的回答,海叔很高兴的走了。

  我心里很是苦笑,我肯定要好好干了,在监狱里工作啊大哥,一不小心,可能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了。

  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监狱的活并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的轻松,难道真以为只是每天巡逻巡逻就可以了吗?

  当然不是,我心知肚明,监狱本就是黑暗的一面,光明不到哪里去。

  #、酷匠%O网b唯x一r正l…版G,其》?他都_s是:4盗{!版$

  于是,五分钟后,接到海叔的通知,我便按着记忆往门口那个方向走。

  一到那里,发现已经有一辆囚车停在了门口,门口外面站着四个人。

  我的猜测没错的话,其中两个是押囚犯的警察,另外一个应该是监狱的门卫,他的职责就是需要检验那张警察们手上的单子。

  我走了过去,正好这个时候大门打开了,我便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

  第一次的任务,要是自己弄砸了,我也不知道会受到什么处罚。

  “陈哥,我来了。”一到门口,我便有些气喘的对着门卫大哥问好。

  陈哥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直接把那张纸给我,接着便走进了门卫室。

  老实说,我的心里是有些生气的,这丫的也太不尊重人了,好歹也给个回答应应啊。要不是想到自家老爸给自己灌注的那些思想,说不定我这刚从大学出来的性子就会暴起来了。

  也不管那么多,我走到两位警察大哥的面前,说道:“跟我来吧,往这边走!”

  我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犯人,发现犯人还对我笑了笑。

  我不小心打了个冷颤,心里有些怪异了起来。

  这人人长得很白净,完全没有平时想象中犯罪分子那种凶神恶煞的样子。

  摇摇头,我也不去管了,顺手拿起手中的纸便看了起来。

  “姓名:王俊斌;年龄:33;学历:中山大学电子技术专业。”

  看到这里,我的大脑立马闪过一句“我勒个去!”

  “我的亲娘啊,感情这还是个高智商犯罪分子啊!”

  可不是嘛,国家211重点大学毕业,还是个玩高新科技的,这种人犯罪起来那绝对是可怕至极的。

  要知道,在老爸的番番教导下,我可是知道这个监狱犯罪的可以说都是原本就混黑*社会的。要不然,就是一些二愣子,满头热血的犯了罪。

  怀揣着浓浓的好奇心,我接着看了下去。

  “2004年6月18日,使用穷凶恶极的方法,残忍的杀害本县县*委书*记全家六口性命。逃逸两个月,被警方派出的大力警员抓获。因证据十足,按照《中华人名共和国刑法》的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犯故意杀人罪,特判处死刑。”

  “特此一个月之后执行命令!”

  看完之后,我整个人都冒了冷汗。

  我去,竟然把县*委书*记全家都干掉了,在本县这可是最大的官了,竟然就这样轻易被杀了。

  我的心里很佩服王俊斌,高智商的人杀人那绝壁牛叉啊。

  但同时心里有两个疑惑,第一,他娘的,为什么县*委书*记被杀了没有新闻爆料出来呢?

  第二,一个高学历的人怎么会跟县*委书*记扯上关系呢?

  明眼人都知道这绝对是有矛盾,而且是很深很深的,要不然怎么会动不动就杀人全家呢?

  不过这些事情我也只是想想罢了,我是一名狱警,又不是警察。

  没多久,按照那些程序,我便把那个犯人带到了所属的牢房。他的编号是1万,也就是说他是本监狱的第一万个犯人。

  走去的一路上,我都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甚至表情有些冷漠。

  毕竟他是一个杀人犯,即使那个县委书记有贪污之类的,但是也不能把人家全家给杀了吧?

  俗话说的好,祸不及家人!

  这已经不是以前朝代的那些什么诛九族的屁规矩了!

  监狱的每个牢房都可以容纳两到三个人,让我疑惑的是狱长把他安排到一人一间了。

  不过也无所谓了,到了牢房之后,我只跟他说了一句:“以后有什么事就跟我讲就可以了。”

  他的脸色很苍白,听到我的话,他竟笑了。

  “你是新来的吧?”

  我没有回答他,他继续说道:“你也认为我是该死的?”

  听到这话,我也不能再沉默,我也算是半个愤青了,愤怒的说道:“对!你就是该死!你为什么要杀掉人家全家人呢?难道他们全家得罪你了吗?”

  “呵!”他冷笑了下。

  我在牢房外一直看着他,他也不说话,我也就准备走了。

  以我国家公务人员的身份,犯不着跟这样的犯人谈天说地的。

  “终究是太年轻了啊,哈哈。。。。。”

  在我的背后,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我顿了顿脚步,心里暗道一声“白痴”。

  回到了我所在的站点,却发现海叔已经在那里抽着烟,我赶紧小跑了过去。

  “海叔!”

  “回来了?事情干的还行吧?”海叔喷出一口烟,轻轻地问道。

  “嗯!”

  “他有跟你说什么吗?”

  虽然好奇海叔为什么这样问,但我只是以为海叔是一个很好奇的人,于是便把刚才的一切统统告诉了海叔。

  海叔听完后,好一阵子都不出声,眉头紧皱着。

  我心里面想,不会是自己说错话了吧?可是没有啊,我都是原本原话的说了出来。

  难道海叔因为我跟犯人说那些话而生气了?

  正在我的心里乱想一通的时候,海叔开口了:“以后你就负责他的一切吧!”

  “一切?”我继续问道:“可是,海叔啊,好像没有这样的吧?”

  海叔笑了笑,说:“没什么,以后你就监管他就行了,反正他也只剩一个月的命了。”

  听到这,我也醒悟了过来。

  对啊,反正还有一个月,那个杀人犯就会死,管那么多干嘛。

  老爸常说,吃国家饭的,上头的命令,你执行就对了,不要问东问西的,免得惹人讨厌。

  于是,我坚定的答道:“是的,海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