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这伯母是想让我别介入这件事情里面来,免得有性命之忧。不过我既然救了慕容熙童,那么我就再也不会不管下去,我就是这样的性格,要么不趟这趟浑水,要么一直趟下去。

  伯母刚开始还不愿意说慕容熙童的事,但是后来在我的坚持下,她才告诉我。

  原来是慕容熙童被一个叫周鬼儿的人追求,慕容熙童不答应,他便下咒语,害死了慕容熙童。这个人是一个神棍,在我市还是颇为有名的。

  这个人我认识,他的对于阴阳之事还是很在行,常常都能应验某些事。故而本市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明百姓都对他很敬畏。凡是遇着他的人都会礼敬三分。

  “伯母,我一定给童儿一个交代,不能便宜这等沽名钓誉的小人!“我很气愤地说。

  伯母也是一个非常信鬼神的人,她也很虔诚,也很善良。她连忙拦住我说:“小江啊,使不得,使不得。童儿没事了,他只要他不来找事,我们也不要去生事了。“我想了想,觉得也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怎么去寻找大祭师,然后复活石豹妹。

  如此,我便说道:“伯母,我听你的。“伯母听我这么的说,脸上露出了笑容。

  很快,我们就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

  席间,慕容爷爷还拿出了他的好酒。揭开酒坛子,一缕幽香四溢,令我的每个细胞都舒畅极了,疲倦为之消失,精神顿起。

  “这是爷爷来这里建设这座城市时候,他们自己酿造的酒,纯粮食的,他一直都珍藏着呢。”慕容熙童笑着说,她竟然还有一层深意。

  慕容爷爷板着脸看了一下慕容熙童一眼,慕容熙童连连地吐舌头。

  “爷爷,来干杯。我想你们也知道了慕容熙童跟我一起去探险的事情了吧?“我试探性地问。

  “我这老头子没什么说的,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懂,不过我告诉你小伙子,我今晚就把我孙女交给你了,你可得照顾好她!“慕容爷爷的脸色忽然暗淡了下来,一幅凝重的样子。

  伯母立刻说:“哎哟,这什么啊这是,我们快乐一点,不要搞得这么生离死别似的。“慕容熙童也搀和进来:“对对!爷爷,您给我们讲故事吧,呵呵……“慕容爷爷听他的孙女这么的一说,他好像来了精神,布满皱纹的脸上也散发出了青春般的光彩。

  他讲述的是他在这里来做知青的时候,遇见的一些灵异的事情。

  我和慕容熙童都听得津津有味的。

  气氛忽然很融洽起来,大家都举杯畅饮,我也自然是高兴的,更高兴的是慕容爷爷,他虽然还是有一丝丝对于我门这次探险的担忧,但是比刚才的表情好了很多,他已经接受了我了。

  酒足饭饱,我准备告辞的时候。

  临别的时候,慕容爷爷送我一柄阴阳先生用的罗盘,他说这是一个阴阳先生送给他的礼物。他也用不着,说我可能用的着,路上带着,遇着鬼什么的这东西就会自动报警。

  我仔细地看了看这罗盘,见上面有很多的划痕,看样子很古老了。质朴中还透出一股非常的灵气,隐约之间我觉得这东西是大有来头的,比不得普通的香烛店卖的罗盘。

  我收好罗盘,跟慕容熙童以及她的佳人告别。我并且告诉慕容熙童,我决定明日下午三点,从这里出发。

  v酷匠ga网$永BR久@免cA费看YU小1说

  回到琉璃家,琉璃已经睡着了。

  我便没有叫醒她,。等我刚要进屋睡觉的时候,她忽然出现在欧文的面前,差一点吓死我了。她一脸憔悴地看着我,然后一把拉住我说:“老公,我想跟你一张床。““哦。“我回答得很淡然,因为我这段时间经常跟琉璃谁一张床。

  不过跟琉璃睡觉也没啥的,她有自动防御系统,我即便是想入非非也没用。她常为这个自卑。我告诉她说,我现在是鬼谷的传人了,这辈子要取十五个老婆的人了,你就别吃醋好了么?

  她说她没有,她只想做我的女人,给我我想要的。她还很害羞地说:做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我也认同这个观念,做爱当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了。这可以增加夫妻之间的感情。

  琉璃问我,难受么?

  我回答,有点。她说她要帮我,我拒绝了,我说你是我的老婆,我不能让你做那种下贱的事情的。她的嘴唇很性感、细滑、弹性十足,让我忍不住想起岛国片子里面的那些吹箫的动作。这些都是邪恶的,不能让自己的老婆做。

  我拒绝了。

  琉璃呜呜地哭了,她在我的怀中。她说我是一个好人。

  她说她没有认错我。

  我拍了拍她的背说:“睡觉吧,别哭泣了,我一定治好你的病,然后我们会过上幸福的生活的。“琉璃点了点头,拭去眼泪,带着幸福的笑容趴在我的胸膛上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琉璃在就起床了。

  由于不用去上班,我们都显得很闲暇。

  这种日子让人觉得很不错,我想好好享受这半天的时间。可是后来我却发现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因为早饭之后,琉璃说要多带点羽绒服什么的。

  我为之愕然,这大五月的,带这些干嘛。

  琉璃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直接地说到时候你别冻死了怨我。

  我说好吧,你好像很熟悉那些地方。

  她说我有点常识好不好,沙漠地域,诡异多变,中午毒日当空,夜晚零下好几十度。

  我想起地理老师的话来,那什么围着火炉啃西瓜,大约就是说的新疆大沙漠地方的生活。

  好吧,我只是一时忘记了而已,人有几个脑袋去记那些事情啊。

  一人准备了两套内衣,两套羽绒服。

  琉璃就说回去了。我说,想买一辆自己的车,这一百万还没花呢。

  于是我们去了车店。

  我看上一款越野车。

  琉璃嫌弃这太小。

  我便说:“说实在的,还是大卡车的力量大,嘻嘻……拉上吃半个月毒不能饿死的物资是没问题的。“那卖车的小妞听见我这么的一说,便知道我们是出去旅行的。便介绍我们一款房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