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又是异能教!”我愤怒极了,但看煮鱼道长还能坚持,我们也必须坚持,明月的魂魄还没来呢。

  等了好一会儿了,牛头和马面还没来,我感觉全身很难受,好像是在大浪中的船上一样的,颠簸得发昏。

  琉璃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全身在哆嗦,蜷成了一团。

  “怎么还没来呢?”我抱怨这牛头马面办事真的很差劲。

  就在我担心得不得了的时候,马面跟牛头来了。

  “兄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牛头说。

  “明月呢?“我焦急地问,“我怎么没有看见明月呢?”

  “在这儿呢?”马面说完一抖口袋,明月的魂魄就显现了出来。

  “啊!”我忽然感觉心口猛地被人一击,整个人也跟着猛地倾了过去,牛头一把抓住我,奇怪地看着我:“兄弟,有人袭击你在阳间的身体?”

  “是的。”我苦瓜着脸说,“我必须马上回去。”

  “这个恐怕得走捷径了。”马面摸着老脸说。

  牛头说:“废话嘛,回去就晚了,罢了,送佛送到西,看我的!”牛头伸手一指,一道蓝光冲向了天际,然后我从望乡台上看见那两个异能教的人立刻就趴在了地上。

  “我的乖乖太厉害了吧?你这是一阳指吗?“我惊得嘴巴都合不拢。

  牛头淡然地说:“我们是干啥的?拘魂的啊?“

  “我明白了,谢谢帮忙啊。“我感激涕零。

  牛头很得意地闭上眼,然后摇晃着脑袋说:“别客气,这算不了什么的。“

  马面则不快了,他抱怨了:“快点走啦,这里不是他们久留之地!”

  “嗯,走这边。”牛头在前面带路。

  我对明月说:“我们走吧。”

  明月白了我一眼说:“我知道走。”

  我搔了搔头:“嗯,好吧。”被女人吃了一个瘪,滋味不好受。我知道她是恨我当初风流多情,伤害了她的妹妹,我不怪她。

  琉璃在我的身后窃笑,她在笑我吃了明月的瘪。

  马面和牛头把我们送到阴山,这里孤魂野鬼很多,而且也有许多占地为王的鬼。据说那左鬼王就是这里出来的,现在我有两个阴间总捕头大哥做后盾,我看他奶奶的哪个鬼赶来惹我!

  阴山有一条小径,可以还阳。

  这是牛头和马面的秘密通道,他们有时候憋得难受,就从这里去人间偷酒喝。

  “好了,兄弟,你快回去吧。恕不远送了,我们不在办公的时候是不能离开阴间的。”牛头抱拳说。

  “以后方便的话,我请你们去五星级大酒店乐呵一顿,喝杜松子酒或者伏尔加怎么样?”我笑着说。

  “嗯,好!这个伏尔加和杜松子酒我们地府也早就闻其大名了,只是这些东西稀少啊,平常百姓都给我们烧的是勾兑酒,娘的!”马面想起就来火。

  “嘻嘻……”琉璃在一边窃笑。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然后进入了回去的通道。

  路上,琉璃问:“为什么我们要在望乡台呆着啊?”

  我表示对这个粗浅的问题不予以回答,这里可以避开众多的阴差呗。琉璃见我不回答她的问题,小嘴向上一撅:“不说拉倒!”

  “嘿嘿,走啦!”我斜着看了明月一眼,她的表情依旧冷淡,看样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好吧,我就来个老驴拉磨,慢慢磨。

  牛头和马面还真的不错,一切都很顺利,路上没有遇上什么魑魅魍魉。

  我记得看电视的时候都是魂魄会飞的,怎么我这魂魄娘的还只能是走路呢?郁闷啊,无解。

  我想等我回去的再问煮鱼道长吧。

  我们回去的时候刚好是凌晨五点,鸡公打鸣了。在城市养鸡做宠物的还蛮多的。

  我们在煮鱼道长的帮助下,魂魄很快就附体了。

  不过我感觉身子很酸楚,仔细一看,我发现身上青一块的紫一块。

  “卧槽!“我知道是这倒在地上的两个异能教的家伙干的,我上去踹了两脚。

  “哎哟!“那两家伙醒来了。

  我对他们吼道:“滚!”

  !~酷匠网唯一‘{正B版《,◇O其他F都e是y盗版eI

  那两个异能教的杀手仓皇而逃。

  煮鱼道长面色很苍白,看来守护我们他的法力消弱了不少。

  “你没事吧?“我看见眼睛微闭,显得很憔悴的煮鱼道长。

  煮鱼道长缓缓睁开眼睛说:“没事,我们快点把那两魂魄还了。”

  我看见煮鱼道长拿着一碗清水,然后请出明月的魂魄,他在手心里面一点,手心里面显示出一个镜面,那是明月的魂魄,这时候她躺在冰棺里面。

  煮鱼轻声一喝:“去!“

  明月的魂飞入那碗清水中,然后消失不见。在手心里面的那场景是:明月那苍白的脸渐渐地有了血色,不一会儿,她的双眼眨巴了一下,然后手指也弯曲了一下……活了!

  我的心猛然一喜,这尼玛太令人兴奋了。

  然后,煮鱼道长如法炮制,帮助慕容熙童还魂。

  搞定了所有的事情之后,这煮鱼道长终于输了口气,他笑着道:“你小子真有你的,我修了这么久的道,还没跟地府攀上关系呢。“

  “咳咳,我人品好呗。“我顿时吹嘘起来。

  刘莉白了我一眼说:“你这人啊,就爱吹牛,你不吹你就不爽是吗?”

  “哈哈!”煮鱼道长站起身,然后说,“我也该走了。”

  “啊!”我还想他收我做弟子呢,他这下地府,还魂的本事我真想学呢。煮鱼道长摇头说:“你的意思我懂,你别说了,你与道无缘,与鬼倒是有缘。“

  “不明白。“我对这煮鱼道长的话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煮鱼道长捋了捋三羊胡说:“你不明白的好,你若是明白了痛苦就多了。你休的是鬼术,我这是道术,你明白么?“

  不过,一会儿煮鱼道长又从口袋中摸出一本书说:“这是《轶闻录》你拿去吧,这个对你所困惑的问题有解答。还有,这一个袋子给你了,别看它土不拉几的,但是能装很多的东西。“

  “乾坤袋?“琉璃睁大眼睛看着那袋子,”西游记里面笑佛那袋子?“

  煮鱼道长瞪着琉璃说:“你这小丫头,我这袋子那里能跟那袋子比啊,不过也能装十平方米那么大屋子的东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