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牛头他没想到我竟敢跳出来,这超乎他的意料了。他牛头上的蛇头拧动更加的剧烈了,我想这丫的怒了吧。

  “臭小子,谁叫你出来的!”我师父在倒在地上怒斥我。我看他老半天爬不起来的样子,估计伤得不轻吧。

  我咧嘴朝他一笑说:“师父放心,这牛头丑怪不是我的对手!”

  “哇呀呀!气死我了!”那牛头被我这么的刺激了下,他自然是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立刻叉死我。他认为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天鬼,在天上虽毛都不是的,但是下了界也好歹代表上天啊。我这么的激将他就是为了他发怒,他发怒了我就好施展玉空间。

  暗红色的叉子发出幽红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

  “去死吧!”牛头天鬼大叫一声,叉子朝我扎来。

  我已经准备就绪,机会就是他冲过来的这一瞬间。

  那丫的已经完全地怒了,他的脑子里面全是怒气,对周围的变化丝毫没有准备。

  等他知道上当的时候,嘿嘿,老子我的玉空间已经打开了,那牛头天鬼“刷”地就被吸进去了。

  “哇呀呀,你个臭小子,等我出来你就完蛋了!”牛头天鬼大怒,歇斯底里地咆哮着。

  “那就等你出来再说吧,现在你给小爷我乖乖地在里面呆着吧!”我对这牛头天鬼咧嘴一笑,然后合上玉发卡。

  “啊……不!”那牛头怪在玉空间绝望地叫着。

  我师父别提有多么的惊愕了,他羡慕地说:“乖徒儿,你怎么有这玉发卡的?”

  “别人送的?咋了?我看你那嫉妒的样子,我想你也不知道我这好宝贝的来历吧?”我问师父,我其实也觉得这东西不简单,但不知道这是什么来历,看师父的样子他应该知道的,我故意说这东西不咋样是希望师父能说出他的来历来。

  “嘿嘿,你小子的鬼心思我知道,想让我讲出这东西的来历吧?”师父看穿了我的心思。

  “喂!我们该做我们的去了吧?”刘莉从破碗里面跳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抱怨着:“这破碗里面太脏了,你师父也不洗干净,真是的!”

  师父嘿嘿地一笑说:“你们就不知道了,我这些宝物不能洗干净了,洗干净了就没法力了。你知道那济公和尚的伸腿瞪眼丸吗?嘿嘿,我这些东西看起来脏都能降妖除鬼的。”

  这么荒缪的道理我是不信的,我师父估计是乱坟头撒花椒面——麻鬼吧。

  刘莉抿嘴一笑说:“喂哟,没看出来哦。”刘莉的意思是你这么的厉害,怎么这次还没徒弟厉害呢?

  #最5d新}、章节上*酷)匠网

  我师父的老脸一红,他不好意思地说:“这次意外,这次意外。”

  不过这牛头天鬼就在我的玉空间,怎么处理呢?总不可能一辈子把他关在里面吧?

  师父仿佛看出了我的心事,他对我说:“没事的,天劫的时间已经过了,你把他放出去吧,他也好回去复命。”

  “会没事了?”我担心这丫的日后报复。

  师父怒了:“你以为天鬼整天都很无聊啊?他们也是有节操的。”

  “哦。”我听师父的意思这天鬼不会来找我报复了,我当即就把这牛头天鬼从玉空间放了出来。

  那家伙一出来就化作了一道青烟飘上了天去了,压根就没有像我想像的那样,他出来之后会找我的麻烦,看来师父就是师父,懂得比我多。

  “为什么会遭受天劫呢?”我很奇怪,问师父。

  师父白了我一眼说:“谁让你没事去敲诈人家啊?这叫举头三尺有神明。”

  “哦。”我算是明白了,师父让我给他银行卡是他要带我接受天罚。

  我实在是太感动了。

  “好啦,给你。”师父把银行卡扔给我说,“我从今天起要闭关了,两个月之后你再来找我。”

  我和刘莉都耸了耸肩,表示随便你啦。

  然后我们离开了,我开的车。

  我心里非常的郁闷的,因为这坏人老天他妹的就不去惩罚,好人做错了点点就降下天劫,真想把玉皇大帝这老儿拉下来扁一顿。

  我脸色阴沉极了,心里非常的不快。

  这时候,不知不觉的,开车竟然开到了这卢世旺的家的附近来了。

  “泥煤,这真是鬼使神差啊!”我自言自语地说。

  刘莉担心地说:“你从天桥上车就不正常,你没事吧?”

  “没事!”我说是这样的说,心里火啊,觉得上天做事也娘的太不公平了,也不打个雷劈死卢世旺,这家伙可是跟军火走私商勾结的,恶贯满盈再该下地狱的。

  “真没事?”刘莉当着我说,“卢世旺的保镖很厉害的,你别横来啊!”

  刘莉很担心我会胡来,这卢世旺的别墅外面看上去像是一别墅,其实它就是一暗堡,凶险程度不比那异能教的仓库。

  我点了点头,然后很认真地说:“放心啦,有我在没意外,如果你能叫我一声老公的话嘿嘿,我会更加的出色的。”

  “讨厌啦,你明知道我不能给你呢。你这么憋着难受吗?”刘莉很惋惜地看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很难受。

  “咳咳!”石豹妹不高兴了,“喂!你这臭小子很好色啊。”

  “圣人都说好色是对的,但是不能淫。”我有板有眼地说。

  石豹妹很鄙夷:“切!”

  “好啦,老公!”刘莉轻轻地在我的耳边小声地道。

  “你说得太小了,我听不见!”我故意的。

  “哼!你好坏啊!我不理你了,你爱去不去。”刘莉把脑袋一斜,给我一个后脑勺。

  “好吧,看老公我的!”我默念土遁术,我们“刷”地就沉到了土里。

  “你这个行不行啊。”刘莉表示很担心,毕竟我这个土遁术学的还不专业,万一钻到厕所下面那岂不是找屎么?

  我估计了一下,差不多就到了这屋子的中央地方了。

  我没有经验,就先露出头来看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就爽一跳。

  我这他奶奶的钻到了金发小子的房间了,这小子正在上演一场现场直播。

  “我滴个乖,乖乖呢!”我觉得真人版和电影版就是不一样。

  “你看什么呢?”刘莉也钻了出来就问我,当她看见这个场面的时候,瞠目结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