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久王羲就进来了,他的神情很紧张,显然是有急事。

  他进来就对我和刘莉说:“快收拾一下,跟我走。”我忙问:“网站资料不做了吗?”

  “不了,那事暂时放下。”王羲急着说。

  “好的!”我和刘莉急忙收拾东西。

  所谓的东西都是王羲常用的抓鬼辟邪的用品,什么桃木剑、墨斗、鸡公冠子血、黑狗血。

  刘莉去拿桃木剑墨斗,我去拿鸡公冠子血和黑狗血。

  这两样在冰箱里面放着的,以前都备好了的,这样子遇着急事取了就走。

  我们把这些东西取好,又再仔细地点了一遍生怕遗漏了什么。

  确认无误,匆匆下楼而去。

  王羲早就在等着我们了。

  刘莉开车,我和王羲坐在后排。

  我问王羲:“什么事这么的急忙赶去?”

  王羲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是付局长给我的电话,说有发生了一件凶案,死状很惨。”

  “又是只剩一堆白骨?”刘莉问道。

  王羲说:“这付局长在电话里没有说清楚,我们还是快点赶去吧。”

  刘莉也不再问了,我也没有继续问,到了那里一切都明白了,这个时候问等于多此一举。

  #更新f最快上ys酷9匠网

  不一会儿,我们便到了这凶案发生地。

  这里也是四面的坟林,这块地皮是最近两年才被市政府规划成为坟地,全都是新的墓碑,一眼看去,苍翠的树木之下很是阴森森的。

  “怎么都是这样的地方啊?”我心里嘀咕了一下。

  王羲则叹息了一声:“又是四鬼抬轿。”

  “四鬼抬轿!”我想起上一次张警官的家也是四鬼抬轿。

  我们进去的时候,付局长正带着几个警员在勘察现场。

  付局长看见王羲来了,立刻迎了上来:“王教授您可来了,这一次又得靠您了!”

  “嗯,我也只是看看,说不定不能帮上忙。”王羲谦虚地说。

  付局长伸出右臂说:“我相信你,请!请——”

  几位警员都一字地然开,留出一块地方给王羲。

  我和刘莉走在王羲的身后。

  王羲皱着眉头,他看着地上的血泊里的一张人皮说:“跟上次的张警官不一样,但是我直觉告诉我那白虎有来过了。”

  “这位是当时帮助白虎收尸体的人,名叫王洪祥,是森林公安局的三级警员。”付局长说。

  我问:“这个人有没有其他的家属?”

  “没有,甚至连朋友都没有。”付局长回道。

  我一听觉得有些不对劲,到底是那里不对劲,我一时间也无法解释,大概这是一种直觉吧,我便嘀咕了起来:“那就奇怪了。”

  “你觉得哪里奇怪了?”刘莉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我便把我的直觉说了出来:“一个人怎么会住在这样的地方?这本身就令人奇怪,你看四下,只有坟林,根本就没有邻居啊。”

  我这句话令王羲都一惊,他走过来说:“除非这个人有着非常特殊的原因。”

  我们在这里的所有的人都不明白王羲说的所谓的特殊的原因是什么。

  王羲解释说:“四鬼抬轿,这里的怨气和邪气本来就很重的,这个人的房子就刚好建造在这邪气怨气聚中的位置,这种说明就是此人在修炼一种邪术。”

  “啊!”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无比。

  “不会吧王教授,我们政府人员可都是无神论啊。”付局长觉得这不可思议,他也不相信。

  王羲说:“付局长你的心情我理解,认为政府的人员就应该是纯洁的,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偶尔出几个败类也是正常不过的。”

  付局长听了王羲的话,都默然了。

  这时候,我身子里面的石豹妹说:“夜文,你听我的,要按照我的办法去做。”

  “好。”我知道这石豹妹是白虎的克星,说不定她能找到什么线索。

  石豹妹说:“快用黑狗血,洒在西边的窗户上。”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得见石豹妹的话,我立刻按照她的话去做。

  取出黑狗血,我走到西边的窗户。

  王羲看见我的举动就问:“夜文,你这是要干啥,不要胡来。”我想肯定是害怕我颇花了现场,他才这样的说的。

  但是我还是坚持石豹妹说的,对王羲说:“我来制制邪!”边就边洒黑狗血。

  “啵……”黑狗血溅在了窗户上,鲜红的血水沿着透明的玻璃窗流淌,像是一朵奇异的花朵。

  “夜文!你疯了!”刘莉瞪着眼睛说。

  这时候,玻璃窗上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图案,那是一幅龇牙咧嘴的邪神的图案。

  “这是什么!”付局长惊道。

  王羲也很吃惊,他揉了揉眼睛仔细地看了一番说:“这是异能教的邪神,这东西是用法术画上去的,肉眼是看不见的。”

  “但是这又代表了什么呢?”刘莉秀眉紧锁,不就是异能教么?当下最关键的是找到那个控制白虎的人,否则杀戮还会发生。

  我走进了这窗户,用手一摸:“刺啦!”上面泛起了一阵火花,我好像是触电了一般。

  “这东西书谁画上去的?”刘莉问。

  “屋子的主人。”王羲用我刚才的办法,在东南西北四个地方都找到了邪神的画像,并且都具有某种力量,一旦人靠近就会被电击。

  “这个问题其实已经明了了,这房子的主人在各处都画上了邪神,那人想进来必须是熟人,不然他进来不了的。”王羲指着这邪神说:“据说修炼这些邪门法术的人,只有他自己才能经过画有邪神的地方经过,其余的人是不能的。”

  “大门上为什么没有?”我很疑惑便问。

  “我说了是熟人,熟人来了你自然不会防备,就会开门。”王羲回答很有底气,看样子他肯定了事情是这样子的。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就地研究了起来。

  我则是想明白了:这王洪祥跟是异能教的人,但是为什么那白虎操纵者要杀自己人呢?我觉得这自己人杀自己有些说不过去,如果非要给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恐怕是他们因为某些事情起了内讧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