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莉动了动嘴唇,好像想说什么,但又没有说。

  王羲皱着眉头说:“看来你这个学姐是被抓走了。”

  “喔,对了,她还留着一封信。”我从口袋里面拿出那封跟充气娃娃放在一起的信。

  “也是她留给你的?”

  “是的,我们看看吧,有什么线索。”我扯开信件,上面写道:

  夜文,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被异能教的人抓走了。但是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只要你帮我把这优盘保护好……

  “竟然用信件,真是令人不解,现在的通讯这么的发达。”刘莉摇头叹息说。

  王羲说:“不懂了吧?这叫着越老土的办法越安全,现在的通讯很容易被人监听的。”

  我觉得也是的,往往越简单的办法是最有效的办法。

  我正要收起信件的时候,刘莉不下心碰到了在桌子上的被子,水洒湿了信纸。

  这时,信纸上出现了一串蓝色的数字:198419825。

  眨眼间,这信纸就燃烧了起来。

  “哇,搞什么!”刘莉惊道。

  王羲说:“这恐怕是上面有某些化学元素,遇着水不到几秒钟就会自燃的。这是为了保密。”

  刘莉叹息着说:“看来这优盘很重要啊。”

  我心一个激灵:“这是优盘的密码啊!”

  “才知道啊,这优盘应该还有一个分区的,里面的内容被加密了,我们只要输入198419825就行了。”刘莉指着优盘里面一个加密的软件说。

  “嗯!”我试着这个密码。输入之后,果然的后面显示出一加密区。

  “全是文档,咦!还有一视屏。”刘莉兴奋地道。

  我都打开这些文档,大家都看了起来,只见里面全是异能教的秘密计划。其中那视屏介绍了他们在组织培训一些异能杀手,这些人做的都是危害国家安全的事情。

  “果然够坏的!”我看了这视屏和文档之后,愤怒极了。

  王羲也咬牙切齿地说:“危害国家安全!可耻!”

  刘莉朝我和王羲看了看问:“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怎么办?告诉公安机关?国家安全局?”

  “不!我们还不能打草惊蛇,先从这欧阳美雪的事情调查,这资料跟她有关,我看事情并非那么的简单,里面还有这优盘没有说清楚明白的秘密。”王羲摸着下巴说。

  我觉得也是的,这文档只说了一个计划。并且这计划很秘密的,只有一份,而恰恰这份被学姐得到了,她们抓她就是为了这份计划吧……那么说来这学姐是异能教的成员了?

  我忽然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回过神一看是王羲。他正在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他见我有些不快便说:“没事的,无论她以前做了什么,现在她不肯和他们同流合污,那就是对的,我们能救出她的,别担心。”

  “嗯。”我想也是如此,我不能让学姐从我身边溜走,师父说我们鬼谷子的传人都必须取十五个老婆的,学姐不会是其中我一个老婆吧?

  “咳咳!你在想什么,一脸的贱样。”刘莉悄悄在我耳边说。

  “我在深思问题。”我掩饰着说。

  刘莉冷哼了一声,走开了。我也立刻收敛心神,不再心猿意马。

  刘莉问我和王羲:“那么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也很伤脑筋的,说实在的,这异能教的势力很广,不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干嘛,这怎么应对呢?

  王羲倒是很淡然,他没说话,双手抱在胸前若有所思。

  我想了想说:“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我们还有很多的头绪没有理清楚呢。”

  王羲看着我,摊了摊手表示我可以发表意见。

  我清了清嗓子说:“第一白虎咒的控制者是谁?把这个家伙先找到。还有,我们得找到学姐,她没有危险了,我们才能安心对付他们。”

  “那白虎不是谁遇着就会杀死谁么?”刘莉插了一句。

  王羲哈哈大笑:“无稽之谈,分明是异能教散布的邪说。他们好利用这个来杀人灭口,以便让这些事情看起来是白虎所为,他们就可以逃脱罪责。”

  “所以嘛,这个操纵幕后的那个人我们必须找到。”我认为这是关键。

  “是的,这白虎也并不是很可怕的,有巫首在就没事了。”王羲说着问我,“那盒子呢?”

  “在家。”我回道。

  王羲眼睛鼓的大大的说:“你没病吧?这么重要的东西搁家,万一被小偷拿走了怎么办?”

  “没事的叔叔,这东西小偷拿不走的。你忘记了,这东西可是一个人。”刘莉边说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哎!我怎么忘记了,巫首是一个兽皮美健少女!”王羲拍了一下头道。

  是她!那巫首!我简直不敢相信巫首是石豹妹。

  刘莉看见我非常夸张地仗着嘴巴,便用玉手托住我的下巴向上一合,然后把嘴巴凑近我的耳边小声地说:“怎么了?我不能给你,难道送你一个美女你还不高兴么?”

  “咳咳,有什么事私下说,我们现在还是说说怎么找到那林警官吧。”我有意地岔开话题。

  1酷匠网永…h久免F费B看4o小√#说

  刘莉也觉得是,这里还有王总呢,不能说这些二女私事,还是聊工作。

  “是有人故意把水搅浑的,我看这白虎是有人把它复活的。这图片上的资料说,能掌握白虎咒的人,就能控制它。”王羲喝了口水说。

  “白虎咒?”

  “就是巫首上面的文字。”

  “这文字估计全世界都没人懂。”一提那巫首上面的文字,我就直摇头。

  王羲微微一笑,笑得颇为有深意:“有个人是知道的。”

  “谁?”我诧异极了。

  刘莉醋味地说:“石豹妹呗,还能有谁。”

  “她?”我更加地吃惊了。

  王羲说:“他们怎么得到这咒语的?巫首记载的咒语是独一无二的。”

  刘莉说:“除了石豹妹能解释这个问题,就没有人了。”

  “我想也是。”王羲也跟着说。

  我非常的郁闷,我记得这石豹妹每次出现都是在我的梦里,她怎么都是晚上我睡着才出来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