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她在上面一晃一晃地,我仰面一望,她下面那神秘之处赫然入目,毛蓬蓬地……

  “哦,好吧,当我做朋友我欢迎,嘿嘿!”我的心随着她的荡来荡去也七上八下,上次不小心看见她的皮裙下面,这次呢,我又看见了。(原始人不穿内裤的)

  好像原始部落的人都不忌讳这个啊,她竟然很大方地给我看。我擦!鼻血啊!

  “喂!有人找你了,你回去吧。”石豹妹说完身子一闪,消失不见了。

  我也感觉身体好像被什么巨大的吸引力吸走了,恍然地一下,进了自己的肉体。

  “叮铃铃!”我的手机在枕头边上响起来。

  是王羲的电话,我设置了特别的铃音。

  我接了电话,那边王羲用急切的声音说:“喂!夜文我有急事找你,你快来我家吧?”

  去他家?急事?我不知道他家在哪里啊?便问:“你家在哪里?”

  “石川路103号。”

  “好的!”我急忙挂完电话,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下午的三点了。我擦,我还没吃午饭和早饭啊!感觉肚子扁了,用四个字形容饥饿难耐。

  洗漱一番,急忙下楼,开车朝着王羲家去。

  路上买了一块汉堡,和一杯冰水,边开车边吃起来。

  车子开到一个十字路口过红路灯的时候,忽然对面一辆敞篷的兰博基尼闯了过来,我紧急刹车。由于刹得很急,车子发生飘逸,我驾驶技术不是很好,但也不是很差。

  一个急忙地甩盘,车子才险险地跟那敞篷的兰博基尼擦肩而过。

  人没事,车子有事了。真是越急越会出乱子,霉运啊!

  车子被马路边上的花木刮了一层油漆。

  我以为这兰博基尼会扬长而去,没想到这车子在我右侧的一百米处刹住了。车子里面一个头发金黄戴着墨镜的年轻小伙子冒出一颗头来冲我大骂:“卧槽尼玛!你没长眼睛啊!”

  我奇怪了,我是走的绿灯,红灯在你那边呢兄弟,你不停车直接闯红灯你还他玛德有理了!

  “喂!兄弟,你讲理好吗?”我非常愤怒。

  那金发年轻人脑袋一个摇滚音乐的扭动节奏,用手摸了下鼻子,一下子不知道从那里出来了三四个身穿西服,带着黑色领带戴着墨镜的大汉,他们的手中都拿着一根黑色的高压电棍。

  “三千伏!哈哈,小子尝尝吧,很爽的!”带头的大汉邪恶地笑着,朝我走来。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我说的一句话:“怕你了毛,来啊,大爷我正愁没人挠痒呢。”

  “我去!找死,兄弟们电死他。”那大汉头子怒了,其余的大汉听见头子的命令,立刻动手起来。

  +L看正版章E节上酷匠¤}网

  每个人都把电棍戳在我的身上。

  “一千伏,没有反应我擦!”一个大汉楞声地道。

  “猪啊,你不会加吗?”

  “是!”所有的人把电加到满。

  嘿嘿,我依旧没有反应。不是我是超人,而是我身上有一张王羲给的不怕电符呢。这群蠢货,老子十万伏的高压都过去了,你区区的三千伏算个啥啊。

  “叮铃铃……”手机响了。

  是王羲打过来的。

  我立马接了电话:“你怎么还没到啊。”

  “不好意思啊王总,我在路上遇见几条疯狗,需要打理一下。”我故意骂这几个大汉。那大汉自然也不是傻子,他们听的出来。

  “好了,别理会,快点过来。”王羲用命令的口吻道。

  “是!”我回完电话,车子猛然地开了出去。

  我把头伸出车窗:“走了小孙们!”

  “哼!在这座城市里面猖狂,你活不了几天。”那戴墨镜的金发年轻男子指着我怒斥着,活像一条疯狗。

  我笑了笑:“随便你们啦,老子奉陪!”

  说完,我就关掉车窗,一脚把油门踩到底,一路狂飙至王羲的住处。

  到了大门处,一年纪大约在五十的老头子给我开的门。

  “先生,楼上请,我是王总的官家。”

  “嗯谢谢!”我礼貌地道。

  然后把车子开到了停车棚,锁上车子,径直上楼去了。

  我到了门外,门没有关。刘莉和王羲正在等着我。

  “你来了,等你一个人真像是等着总统大人的大驾啊。”王羲说。

  我也尴尬地说:“哪里这么的严重啊。”

  “好啦,开玩笑的,你来了就进入正题吧。”王羲把一叠资料往桌子上一丢说:“咱们研究研究,现在线索断了,林警官莫名地失踪了。”

  “啊?”我以为是林警官死掉了呢,失踪了?这是怎么个玩法啊?

  “我去了林警官的家的时候,他家只有这个图案。”王羲说着拿出一张拓图,是一只虎头。

  “看来是白虎所为了。”刘莉说。

  我摸着下巴,沉思了起来。我认为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说张警官是被白虎杀了的,那么林警官的事情就很难解释了,它们之间除了这虎头图案就没有其他的线索了。

  还有一点就是白虎是被人控制的,是谁?

  这个人找到了,那一切的谜题就解决了。

  我想起欧阳美雪给我的一个优盘,我便说:“王总您这里有电脑么?”

  “有?咋了?”王羲一脸的困惑,他不知道我要电脑做什么。

  “我要用,这个可能能帮助我们。”我说着举起那优盘道。

  “好!”王羲脸上堆满了笑容。

  刘莉也凑了过来。

  很快,电脑开机了。我迫不及待地把优盘插上。

  然后迅速地打开优盘里面的文件夹。

  里面全是一些图片,这些图片也是拓片,拓片上显示的是一些古老的石碑,上面的文字也跟刘莉送我的匕首上的文字一模一样。

  “是白虎咒!”王羲大惊叫了起来。

  我楞了一下问王羲:“白虎咒?你怎么知道的。”

  王羲指着一张拓片道:“这张碑文的拓片是西夏国的文字,记叙了一些关于白虎在以前的事情。”

  “啊,白虎咒会怎么的?”刘莉很好奇地问。

  王羲一边浏览这图片,一边说:“这些图片太重要了,是谁给你的啊?”

  我不能说的,便撒谎说:“是在张警官的家捡道的。”

  刘莉用不信的眼神看着我,她冷笑了一下:“是一个美女给你的吧。”

  我闻见了浓浓的醋味,女人的直觉真的可怕啊。我只能老实地把早上怎么的去见学姐欧阳美雪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告诉了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