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怪异的事情发生了,那白虎的身上闪烁出一道白色的亮光,与从那破瓦上射下来的白光交合在一起。

  数秒钟之后,白虎石像竟然活了过来,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它那断了的脚又神奇地恢复了。

  “蹦!”

  插在白虎脖子上的刀子倏地飞了出来,风驰电掣般地射向王羲。

  电光石火之间,王羲急忙用桃木剑挡住飞来的刀子。

  “咔嚓!”桃木剑被射断了。

  “我去!”王羲骂了一声,依然挺身护在我们的前面,我们都紧张起来。

  但那白虎并没有袭击我们,而是“刷”地地一声朝白光跳去,几乎是一瞬间便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里。

  “什么人!”外面忽然响起了黄副队长的声音,看来他是发现了我们了。

  “快走!”王羲急急地说。

  我们知道警察很快就会进来的,我们必须立刻从排水道出去。

  等我们走出高墙之后,里面乱作了一团,传来各种噪杂的声音。

  我们进了车子,王子吩咐刘莉开车朝林子强的家开去。

  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疑问了,便问王羲:“奇怪了,这下水道为什么直接通到这白虎像下啊?”

  王羲看了我一眼,像很奇怪我问这个问题,但是他还是回道:“这是因为在以前这白虎神像下有一股泉水,而且这泉水很神奇,凡是生病的人只要喝上一口,就会痊愈。”

  “都成神水了!”刘莉插嘴道。

  “那为什么干涸了呢?”我又问。

  王羲叹息道:“那是很就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看着王羲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有故事。

  果然,接下来的时间,王羲讲了一个故事。

  那是1963年,一支垦荒的部队来这里,他们砍伐了大量的森林。

  但是当他们到这里的时候,看见了这白虎庙。

  那个时候正喊口喊破除封建迷信,这庙于是就成了被破坏的对象。

  拆除白虎庙的命令很跨就下达了,时间定在三天之后。就在第二天,这支垦荒的部队里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很多战士都得了一种怪病。

  他们的全身起了红红的疙瘩,痒得不得了。

  部队首长急了啊,这不到三天,这支部队就倒下了三分之二。

  当地的村民都说这是他们冲撞了白虎神。但是那时候,谁也不敢讲,因为政治不允许的,说了轻则要去学习,重则是要蹲监狱的,而那个时候所谓的学习就跟治安拘留差不多,只是相对地自由许多而已。

  如此下来,病了的病员就越来越多了。他们请了苏联的瘟疫大专家都没办法。部队首长被这事闹腾得坐立不安,屁股上如同有火在烧一样的。

  就在部队首长为这件事焦头烂额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瞎眼的算命先生。

  他立刻就被当着反动派抓起来。

  这算命先生被关押起来没过半天,这首长以及几位重要的领导都病了。

  这时候,首长心有些动摇了。他也曾微服私访,听说这是得罪了白虎神。

  现在已经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姑且试试看了!

  首长叫来警卫,悄悄地叫他带算命先生来见自己。

  这算命先生也没有什么架子,很容易的就被请来了。

  那首长开门见山地问算命先生这是白虎神的惩罚么?

  那算命先生点头称是。首长问又有什么办法可以化解,算命先生说只能在这白虎庙外面建一所有武力的场所,镇压那股子杀气。

  于是,这白虎庙被这公安局包围了,那股清泉也断流了。后来人们保护野生动物的思想进步了,于是这里的公安整编成了森林公安。

  看正:版&。章节《上p酷j匠,b网

  这个故事很精彩,刘莉和我听得都很入迷。

  王羲喝了一口矿泉水,忽然话锋一转:“其实,这白虎是好神,虽然有点喜欢杀戮,但是在我们的国家这是战神的化身。”

  而我关心的是那算命先生,我觉得他很神秘,很想跟他认识,我揉了一下僵硬的脖子道:“这算命先生是谁,好神秘的感觉。”

  刘莉插嘴道:“当然了,这些神级人物都给人神秘感的。”

  王羲呵呵地笑了:“刘莉,她可是你的师祖啊。”

  “噢!”刘莉朝我咧嘴一笑,然后吐了吐舌头。

  原来这瞎眼的算命先生是王羲跟刘莉老爸的师父啊,我的乖乖,这本事了得,要是我学会了多好啊,肯定能泡很多女人的。

  王羲此时叹息了一声道:“这白虎不知道被谁控制了,我们得尽快找到它,不然就会生灵涂炭了。”

  我问道:“这白虎没有控制鬼的能力么?”我现在还迫切想知道的是这拦路鬼、血咖啡、包括那飞眼睛的腐蚀鬼是怎么回事。

  王羲并不急着讲,他举起瓶子又喝了一口水,看样子讲故事也是很费力的。

  润口之后,王羲道:“这血咖啡是那个控制白虎的人搞的鬼,那腐蚀鬼也是,至于拦路鬼是巫首引来的。”

  “原来是两回事……”我算是弄清楚了。

  就在此时,王羲的电话响了。他翻开手机一瞧,脸色立刻就沉了,他正要接听,那边电话就挂了。

  王羲立刻拨了过去,那边只有“嘟嘟”的忙音。王羲脸色更加地沉了,他立刻让刘莉车子改道,全速去张警官的家。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半道改道了呢?

  我还在疑惑的时候,刘莉猛然地踩油门,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地朝着前方奔驰而去。

  我和王羲的身子都不由自主地朝前倾斜,险些磕了额头。

  刘莉严肃地道:“哎,你们就是不爱系安全带!”

  我和王羲对望了一眼,然后都耸了耸肩。当然了,快速而乖乖地系上安全带。

  接下来的路特别的不好走,没想到那张警官的家在野外,尽是一些坑洼的土路。

  好在这是越野车,奔跑起来丝毫不费力。

  张警官的家很快就到了。

  我们到了的时候,那屋子里面的灯都亮着,但是我总觉得那灯光阴沉阴沉,在漆黑的夜空下面显得格外的阴森和恐怖。

  张警官的家是北方的大宅院那种规格。院子的四周种植的是一些鬼王花和阴魂草。这个张警官很奇怪啊,怎么都种些招鬼的花呢?

  王羲看了看这院子的规格道:“四鬼抬轿,主人早夭!”

  “什么?”刘莉显然是被这话吸引了。

  “没什么了,我们快进去了!”王羲语气显得很急,看样子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