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天的闹鬼,真是邪门了。最要命的是关键时刻竟然找不到门了。

  就像跟女朋友抱着到床上了,突然发现皮带解不开!

  我心急如焚!

  突然!我感觉自己肩膀冷冰冰的,我斜着眼睛一看,一只血糊糊的手正搭在我的肩膀上。

  “妈呀!”我骤然一拳挥了出去,但是却打了空,我正惊诧,突然眼前一黑,战斗力是5的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来了。

  不过不是厕所里,而是在刘莉的床里。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这是刘莉的床,因为这小妮子爱涂抹一种法国薰衣草的香水,加上混合了她特殊的体香,这就能说明啦。

  观察细致的我对这方面颇有研究。

  我第一次睡在她的床上,一种美好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

  这时,门开了,刘莉从外面走进来。

  她看见我醒了,脸上很是喜悦,便说:

  “醒来了啊,王总在我的客厅,他说你醒来了就过去一下,好像有十分严重的事情等你去商量。”

  竟然开口的是这样一句话,真是令我意外。

  我原本以为她会很关心我呢,最起码也要问问我怎么在洗手间里晕倒了,或者来个香吻镇镇神也好啊,算是我被鬼吓晕了的精神补偿,可惜——没有。

  而我心里严重地怀疑那些吓人的家伙们跟刘莉送我的那石匕首是有关的。

  王羲叫我不会是因为这些事情吧?我想与其在这里瞎猜,还不如出去听一听这王总要说什么,或许他能帮我解答这些疑问。

  穿好衣裳,整理了一番,看了看镜子里面依旧帅气的我,然后心情不错地走了出去。

  王羲看见我的精神十足,显得然不像是受到惊吓一样的,他很吃惊。这个我早就预料到了。我这样的恢复力,我自己都吃惊,何况他了。

  王总嘘寒问暖了两句,然后进入了这此谈话的主题。

  “夜文,我想问你,你身上是不是有巫首。”

  我奇了,什么巫首?没听过,倒是知道何首乌,我没有这玩意啊……我于是说:“没有巫首啊。”

  王羲说:“就是一枚看起来像是原始社会的石兵器,跟匕首一般的。”

  “啊……”我吃惊不已,这王羲真是厉害啊,竟然知道我身上有这东西。

  我看了看刘莉,用眼神跟她交流,我的意思是要不要把这石匕首给王羲看,刘莉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

  我从兜里拿出那枚被王羲认为是巫首的匕首递给了他。

  王羲双手恭谨而小心翼翼地接了过去,这让我觉得王羲好像是在捧着皇帝的东西,极夸张地谨慎。

  他把这匕首放在一个外面红木里面是黄色锦缎的箱子里面。然后他关上箱子,还在外面贴上了一章符。

  我不明白王羲他这样子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敢肯定的是他在帮我。

  王羲把这石匕首关进箱子之后,显得无比的轻松了,他说:“这东西至阴至邪,能引来鬼魅。我不知道这箱子能不能关住这东西,哦,对了这是谁给你的?”

  我想这王羲真是能装啊,他难道不知道这是刘莉给我的么?是啊,刘莉怎么会给我这么邪门的东西啊!我觉得脑子很乱,找不到头绪,我朝刘莉看了一眼,她这时秀眉紧锁,不知在想什么问题,难道她有匕首这事王羲不知道?而她也不想让王羲知道?我瞬间就有了注意,胡乱地说了一气,然后把刘莉给我这匕首的事情遮掩了。

  王羲看着我,半信半疑。

  我假装屋子里很闷,便走到而来窗子边上,然后打开窗子透气。

  这时已是晚上了,屋子外面的公路上一片车水马龙。

  刘莉开始去做晚饭,厨房传来了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的声响。

  忽然,一阵尖叫从厨房里传来,我和王羲第一个反应就是冲向厨房。

  刘莉蹲在厨房的角落,双手护住头,她全身哆嗦颤抖,锅里面“嗤嗤”地冒着白烟,我和王羲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朝着锅中看去。

  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双眼睛,还在不断地朝着我们眨巴眼睛。

  “卧槽!这是什么!”我惊骇不已。

  王羲立刻捏了一张符咒在手上道:“大家小心,这家伙是腐蚀鬼。”

  “腐蚀鬼?”我暗暗吃惊,这下子有王总这玄学行家在,应该没事吧。但是我失望了,那锅一下子竟然穿了,那两只眼睛“嗖嗖……”地一下不见了。

  r酷x匠网u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x'版。

  “有人利用这腐蚀鬼来杀我们。”王羲的脸色很是严肃。

  我心里很乱,暗想,这腐蚀鬼跟石质匕首会不会有什么关系?我想问王羲,可见他一脸地沉重,很显然,我不能分王羲的神,等他忙乎完了,我再问问他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羲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多了一柄桃木剑,他把中指咬了一个小口子,在桃木剑上一抹,那桃木剑一下子发出一道黄色的光芒。顿时,屋角尖锐地一声鬼嚎,紧接着一串黑烟飘出了窗外。

  “该死!他逃了!”王羲气得直跺脚。

  我连忙扶起刘莉,问:“你没事吧?”

  “还好。”刘莉脸色还有些苍白。

  我心疼极了,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放的腐蚀鬼,我一定干死他丫的。

  王羲叹息了一声,然后进屋去了。

  这么一闹腾,大家都不想吃了。刘莉也不做饭了,也坐在客厅。

  许久之后,王羲第一个发言了,他看着刘莉,右手指着这装着石匕首的箱子道:“你告诉我这东西是怎么回事?”

  刘莉控着脑袋,一言不发,我也沉默着,看来这东西不简单啊!到底是什么呢?李莉能告诉大家么?

  许久,刘莉才说:“这是我爸爸给我的,他说以后遇见一个好男人,就叫我送给他。”

  我正喝着水呢,听见刘莉这么的说,我差点就噎着了。我算是好男人嘛?邪恶哦,我那么的喜欢性感美女啊,而且思想也不很单纯啊。

  这刘莉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王羲傻眼了,他说:“这个问题很严重啊?你老爸难道不知道么?”

  我知道刘莉说过的,她不能结婚,她所说的原因我不信,我觉得不止她是石女这么的简单,应该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吧。

  “他知道,但是他说我这病还有别的方法可以解除,所以他就远行,他希望能找到解决的方法。”刘莉接着说道。

  王羲没有再说什么,他手撑着下巴,好像是在沉思什么。我心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