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完照片,我立刻闪人。

  回到了车里,一股冷气扑面而来,我不由打了个冷颤,直觉告诉我,这绝不是空调的冷气,而是——鬼气!而刘莉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显得极其诡异而阴森,

  我心猛然一惊,不会吧?刘莉中邪了?

  “桀桀!”刘莉笑得很是阴森,而且她的声音也变了,是一个中年的妇女的声音。

  我心里非常的郁闷,鬼不是晚上才出来的么?

  “小子,拿命来!”刘莉骤然伸手朝我掐来,我猝不及防,被她一把给掐住了,只觉呼吸一阵困难,两眼直翻,舌头伸出了嘴外,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喊不出来,心里不停地喊:“喂!刘莉!是我啊!我是夜文啊!”

  我不知道,这刘莉被鬼上身之后,她不知道她在掐我。

  渐渐的,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我感觉我要死了。

  最☆B新b章y/节上V酷匠网5T

  “啪”,突然,一道白色的光芒从我的兜里直射而出,击在刘莉的手腕上,她身子一阵震悚,渐渐的恢复了往常的神色。

  “咳咳……”我总算舒了一口气,不过依然警惕地盯着刘莉,心有余悸。

  “怎么了夜文?”刘莉忙问。

  我见她恢复正常了,便将刚才的事跟她说了,刘莉回忆起了刚才的事情,黯然地说:“我恐怕是遇见拦路鬼了。”接而她愧疚而关切地问:“我没有伤着你吧?”我说没有,看着刘莉的手腕上红红的,心疼极了,抚摸着问:“你没事吧?”

  刘莉微笑着说:“没事,没事,这王总也不是搞什么,还不来。”

  我关心的是拦路鬼,管他什么王总,于是我问刘莉:“这鬼怎么白天也敢出来?”

  “这里阴气重啊,你难道不知道么?”刘莉说着指着那白虎死亡的地方道,“这里阴气引发了鬼的怨念,导致它超级厉害,我真希望王总快点来,看看他能有什么办法。”

  我听了刘莉的话之后,知道这里的事情很严重,便想回公司。刘莉坚持在这里等他,我觉得不好吧,我可不想第二次被掐。

  想到掐,我就想到刚才的那一束白光。

  这光是……从我身上发出的,以前是没有出现过的,难道说是那匕首?

  我对这匕首很迷惑,这是刘莉给我的,这么的诡异,便将刚才匕首发射出白光的事说,然后问:“琉璃,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刘莉依然故弄玄虚。

  我心顿时不淡定了:“卧槽,干嘛神神秘秘的,我们以后会成为两口子的,难道我这点好奇心你也不能满足我么?”

  看着我脸上挂着苦瓜,刘莉嘻嘻地笑了,飞快地在我的右脸上香了一个。

  “就当是一个补偿啦……嘿嘿!”

  我被她弄得心火旺旺的,觉得这个不过瘾,便说:“咱们来个深吻怎么样?”我说完就把嘴巴凑过去,刘莉撒娇道:“不要嘛,人家不要……”

  我猛然一把将她抱了过来,毫不犹豫地朝她吻去。

  刘莉唔地一声,双手用力的推着我,小脑袋使劲乱晃,我这时哪能容忍她的逃脱,双手用力捧住她的后脑,迅速封住她的小嘴儿。她的小嘴可真香真甜啊,低头一看,她唇上一片水光,越发显得粉嫩水俏,我情不自禁的将舌头伸进她娇嫩的樱唇内,刚一伸进去就舌尖一痛,这小丫头可真是辣啊,这么爱咬人,空出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后舌头放心的钻入香唇中,直到她气喘吁吁才放开她,不知何时她已松开那双抵抗的小手,身子柔柔软软的倚在我胸前,再低头一看她已是双眸水雾氤氲,脸颊粉红,看来这丫头也不像她表面那样对我全无好感,想到此我心中涌上一股甜甜的暖流。

  低头在看到怀中女人那娇羞的情态时,又情热了,揽着她的小蛮腰就势一低头就深深的吻了下去,这次她只象征性的推拒了下就让我为所欲为,细细品尝,她的唇很湿润,很软,我的舌头在她口中热切地探寻着,她的腰背很丰腴,手感极为舒服。我从没有这样奇怪的感觉,抱着她温软的身躯,牵得我小腹隐隐作痛。

  她也很激动,气喘吁吁地在我耳边说道:“别这样,放开我。”

  “我不放。”我的手从她的衣服下边伸进去,想摸摸那梦寐已久的玉兔,她戴了个薄薄的汝罩,我隔着那层薄布摸到了那团软软的肉。

  “呀,你这个坏蛋!”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刘莉猛地推开了,双腮绯红,像是抹过一丝晚霞,面若桃花,更显得美丽动人了。

  “再让我吻吻呗。”我意犹未尽。

  “你别得寸进尺。”她警惕地望着我说:“我要生气了!”

  “砰砰!”突然传来了一车敲车门的声音,我朝窗外一看,“咳咳……”王羲在车子外面轻咳,背向着我们。

  我与刘莉条件反射般地立即放开了对方,打开车门,我故作轻松地对王羲笑道:“王总,我们搞定了,但是琉璃坚持等着你来,说……”我想把下一句,这里说这里很阴邪,等你来看看的话还没说完,王羲就摆了摆手,然后叫我别往下说了。

  因为,两个警察朝着我们这边来了。

  “哟,是王教授啊!幸会幸会。”一个看起来像是这里负责的警察微笑着走了过来,伸出一只手,跟王羲握了起来。

  王羲跟这警察叽叽咕咕了几句,不知道他们在说啥,声音实在是太小,我没听清楚。

  然后,王羲走进车子对我说:“这事情很严重啊,我都看不透玄机,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把这些东西发布,下午我回来咱们再说。”

  “好吧!”我和刘莉恩爱地对望了一眼,然后我开车直奔我们的公司。

  回到公司,按照王总王羲的意思,先发布了这巨大白虎的尸体,然后在把那树干上的诡异文字图片也弄了上去。并且编了一些鬼神故事附在这图片之间,显得图文并茂。

  弄完了,然后自我欣赏了一番这篇文章,觉得困极了,然后要了两杯咖啡。

  是“友之”咖啡店的,距离我们五百米的样子,服务挺周大,很快咖啡就送上来了。

  我把咖啡递给刘莉,然后自己打开一杯正准备喝的时候,陡然,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我立刻朝杯中看去,大吃一惊,只见那杯中盛着的竟然是鲜红的血!

  “擦!咖啡怎么回事?”

  “呕!”我觉得胃里一阵阵的恶心,立刻往厕所奔去。

  刘莉惊讶地望着我,我从洗手间回来,刘莉好奇而关心地问:“你怎么了?”

  我想起这咖啡杯中的红血立刻问道:“咖啡你喝了?”

  “嗯,喝了,怎么了?”刘莉显得莫名其妙。

  我惊异不已,那是血啊,刘莉怎么会喝得下?而且,她喝下去了后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奇怪了!难道是只有我的杯子里面才有鲜血么?

  “有问题吗?”刘莉又问。

  “没,没!”我连忙摆手。

  刘莉喝完,继续工作。

  我有些郁闷,于是决定再一次看这杯子,谁知道里面竟然是咖啡,哪里来的鲜血啊!难道刚才是我眼花没有看清楚么?

  可能是吧,我又想起昨夜的梦。大约是昨晚的梦实在是太惊悚了,我没有睡好吧,弄得现在疑神疑鬼的。

  想到这些,我更加地确定我是眼花了。

  不管了,喝点提神,况且刘莉不是喝了也没事么?

  我端起杯子“咕咚”地喝了一口,然后开始继续工作。

  “啊!”我对面的刘莉忽然以高分贝的声音尖叫我来。

  我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忙问:“你干嘛呢?”

  刘莉指着自己的嘴巴边上道:“嘴边……血!血!”

  “血?”我立刻觉得嘴巴里面不对味,擦!满口都是血腥味。

  “尼玛,这是怎么回事!”我立刻冲进厕所里面,对着镜子,我看见自己的嘴角当真的挂着一丝丝血渍。

  我慌忙地张开嘴巴,只见自己满口都是血,牙齿也被染得鲜红,简直是一只刚吸完血的吸血鬼!这时,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狰狞。

  “T玛德,中邪了吗?”我心里很是惊慌,一时不知所措。

  就在我惊魂不定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在我耳边阴森森地说:“嘿嘿,好喝吗?”

  我的心猛地一沉,就差没有吓屎了,四下看了一番,除了我哪里还有什么鬼影?难道是鬼?我颤抖着声音问:“你是谁?”

  “桀桀,你不是很好奇我白天怎么都可以出来活动么?哈哈……”那声音音调沙哑,仿佛电影里面常听见的鬼的声音。

  我心都快要撞破胸腔跳出来了,我想骂:做鬼有点节操好不好啊!别他玛德没事就出来吓人,是鬼就了不起吗?

  “嘿嘿……”那鬼在我耳边不断地发出怪声,总之很吓人的那种,我虽然心里很拽,但是还是逃命要紧,门呢!他玛德厕所怎么没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