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莉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来,是用一块蓝布包着的,递给我神秘地笑着说:“给!”

  我好奇地接了过来,打开布一看,竟然是一把匕首!

  这石质匕首的外表看起来很粗糙,在它的刃面上有奇怪的古文字,而这些文字古里古怪的,像是蝌蚪,又像是蚂蚁。靠!鬼知道这些奇怪的文字记载着什么,看起来像是石器时代的石质兵器。

  我惊讶道:“不会吧,古猿人的?”

  “嘿嘿,不告诉你。不过我要你拿着,你以后会知道这东西的好处的。”刘莉故弄玄虚,像是女巫的语音。

  我也不再追问什么,主要是不想把这种气氛夺走。反正啦,是刘莉送的,嘿嘿,俗话说美人之物,岂能不收呢?

  我接过这匕首的时候,忽然从这匕首上传来一道冰凉的寒意,并且耳朵飘赤一丝阴冷的怪笑,像是来自匕首里。我心里猛然地一沉:不会吧,这么的邪?难道这匕首还有生命?

  “走啦,我们去吃饭!”忽然,王羲在我的后面喊道。

  我便收起匕首与刘莉、王羲去吃饭。

  因为念着这神秘的匕首,我吃饭也不甚安心,几乎是草草地吃完了饭的。在走出饭店时,不小心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这人太没素质,对着我破口大骂,我自然是不甘示弱,几乎要与他大干起来,刘莉与王羲硬是将我拉开了。

  上了车后,我跟刘莉来到了她的家里,刘莉见我闷闷不乐,逗我道:“好啦夜文大侠,别老是板着个脸,笑一个!”说着双手来捧着我的脸左看右看,我被她逗乐了,但嘴上却说:“公子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刘莉问:“那公子想怎么样呢?”我说:“更衣、沐浴侍候。”

  “好咧!”刘莉伸手做了一副兰花指,围着我转了一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优势地说:“公子请——”

  我们来到浴室,放了满满一桶水,一同跳进浴缸里,只见白瓷浴缸里她裸体横呈,一身的细皮娇肉,完美的女人裸线,前突后翘,浴缸里的清水一波一波轻轻涌向她的娇躯,她那娇嫩的花蕾在我的胸前微微捣动,她就像一条美人鱼,在水中尽现迷人光彩,令我心猿意马,如梦如幻。

  “琉璃,你好美!”我抱着她由衷地说。

  刘莉羞涩地说:“你好坏,顶着我好痛。”

  其实我一直用我的枪想开启她的防火墙,可是弄了好几次都弄不开,心里郁闷极了,但是这时我实在是胀得难爱,一种邪念涌上心头,抱着刘莉坐在我的身上,想来个怀抱美人,爆操菊花,可才刚弄去一点点,刘莉立即从我身上跳了起来,嗔怪道:“痛死我了,你……你怎么这么坏!”

  看刘莉那红通通的脸,我知道刚才一定弄疼她了,我很纳闷,不是听人家说爆菊花很爽的吗?怎么刘莉一点也不喜欢?

  “对不起琉璃,我刚才不小心。”我只得撒谎以掩饰心中的愧疚。

  刘莉转过身来坐在我的对面,与我面对面地说:“夜文,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过,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以后我俩不要在一块儿洗澡了。”

  我故作轻松地说:“没事,没事。”心里在想,我的天啦,好想跟琉璃来一回啊,下一次我也将她弄晕,看她晕倒后那道防火墙还能不能正常工作……

  洗完澡后,刘莉说:“夜文,为了晚上不让你太难受,我们就不要睡在一块了。”我说行,我尊重你的意见。刘莉笑嘻嘻地说:“你不要忍不住晚上偷偷出去找女人哟。”我说才不会,有句诗叫什么来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个世上我只跟你一个女人睡觉,别的女人送给我我都不要。

  进了我的房间后,我便研究起那把匕首来,可研究了半天也研究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这时一阵倦意涌上心头,我便将匕首放在床边倒头就睡。

  突然,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原来是河水流动的声响。

  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我站在一处小溪边,此时,一个身穿兽皮的美少女正在朝我挥手。我心里猛地一怔:我靠,不会吧,原始人?

  这少女身材矫健,跟印度美女的一般的健美。兽皮裙包裹着她浑圆的臀部,大部分的肌肉裸露在外面,甚至那一对丰满的胸部……反正野性十足。

  就在我欣赏着这美女的美妙身材并且有些YY的时候,忽然一阵劲风刮来,一只巨大的白虎从天而降!

  “嗷——”

  这家伙咆哮了一声,顿时地动山摇、黄沙纷飞。

  我的心不由一震,哪曾见过这情景?吓得不由自主倒退了一步,正想怎么应付,不料那巨大的白虎穿梭进了风幕,一阵风似的不见了。

  难道走了?

  突然,一阵腥风迎面扑来,我顿叫不妙,而等我知道了已经晚了,那家伙的锋利的爪牙已经袭击到我的胸前。

  “完蛋了!”我暗暗叫苦。

  就在这白虎巨爪离我零点一寸的时候,忽然一道白光闪过,那虎爪就被活生生斩断了。

  斩断这虎爪的是一把银白色的飞刀,而使飞刀的正是那兽皮衣少女。

  “嗷嗷!”那白虎怒不可遏,仰天长啸一声,更加地凶猛而残暴,这少女飞身一纵,一柄银亮的飞刀直插那巨白虎的喉咙。

  就在她刚才腾身一跃之时,我好像看见了她一处神秘的地方,她那幽森黑暗之地,那儿青草萋萋、美丽绝伦……我十分惊讶,在原始社会大家都不穿内内滴啊!

  “看什么看?再看剐了你的眼珠子!”那兽皮衣少女怒嗔道,她将手一挥,一颗鹅卵石呼啸着朝我直射而来……我想躲开,但是身子好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的,动弹不得……“啪”响亮又清脆,我感觉额头一阵刺痛,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了原来他玛德是做了一个梦。

  不过额头竟然隐隐作疼的,我来到镜子边上一看,上面竟然真有一个红肿的包包,草!破相了,我心里惊愕不已,难道我刚才所做的梦是真的?

  这也太诡异了,可如果不是真的,我这额头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不用说了,这铃声我就知道是刘莉打来的,我设定了特别的铃声。

  我接了电话,只听得刘莉说:“在城南南郊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件。城南南郊的画兰溪边死了一只巨大白虎,那白虎的左前爪被利刃斩下了,另外在巨白虎的咽喉处发现了一柄飞刀。”

  “倒!不会这么的巧吧……”我顿时给愣住了。

  我发愣了,刘莉那边叫了半响我都没有回应。她在那边一个劲儿地喊:“喂!夜文,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没事!”我自己都觉得我的话回答得吞吞吐吐的。

  “那好,你快到客厅。”刘莉在电话中说道。这时我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我来到客厅,见刘莉正在那儿等着我。我快速洗漱,夹了一个汉堡鸡腿,就带上门出去了。

  驾着路虎飞一般地朝前驶去。

  我们的表情都很严肃,这抢夺第一手资料是每一个记者争分夺秒的事情啊,所以半点也不能耽搁。

  车子和快地到了这出事的地方。

  警方已经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

  “我估计这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你不会觉得这白虎有些……像是冥虎吧?”我说道。

  刘莉问:“冥虎是什么东西?”

  我说其实我也是书上看见的,是一个传说:白虎殃,遇者亡。好像来自一个很神秘的古代咒语。

  刘莉对于我这个无稽之谈当然不是很感兴趣的,她一脸的不屑,我知道,她再当着一个故事听呢。

  就在我们想靠近照一些照片的时候,这些警察们就开始清理在边上的围观的人群了。刘莉颇为惋惜地道:“看来我们想要拍照不行的了。”

  我抓了一下后脑勺道:“这个光荣又艰巨的任务看来非我莫属了!”

  “你就美吧!“刘莉笑着道。

  现场被警察控制得牢牢的,非警务人员不得靠近。

  但是我已经有办法了,就是上次在街上买的假证有了用武之地了。

  我大摇大摆地朝着里面走去。

  我知道,刘莉一定会在后面瞪大眼睛看着我的表现的。当然了,我可是冒着风险的,这些条子一但看穿我的把戏,我可就得蹲几天看守所。

  但是老子已经豁出去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喂!闲人一缕不准进来!”那警察拦住了我,脸色严肃。

  “嗯,同志,我是森林公安局的,听说这里死了野生动物,我特地来调查的,这是我的证件。”我拿出那个假证。

  那警察看了看那,他竟然让我过去了。

  $酷E‘匠网3《唯一?,正%》版,kI其s他都=是,N盗版k%

  擦,早知道这假东西比真的有用,当年我妹的还考什么大学啊!

  进去之后,我惊讶极了。这儿跟我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只是在那兽皮衣裙少女站立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只能隐约地看见一点白色的东西在上面。我好奇极了,也拍照了下来。

  我假装勘察现场,我把这里的所有的一切都照下来了,包括我发现在树干上有一些新刻上去的字。那些字看起来很面熟,我想了一阵后才想起,是跟刘莉送我的石质匕首上的字迹是一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