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我走了我知道你会很伤心的。但是我不希望你伤心很久,因为你还要勇敢的活下去。我相信会有喜欢你的男人,和你来一场轰轰烈烈柏拉图式爱情的。”我这是真心话,虽然我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痛。

  “不!我不会找的。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我们再去找一个接阴婆帮你接阴复活。王叔,你知道哪还有接阴婆吗?我知道你有办法让夜文复活的。”刘莉的情绪几乎失控了。

  “琉璃,你看看周围。接阴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而且我真的不想在别人的躯壳里活着。邵医生,我抱不到琉璃,你用你的手臂帮我抱抱她,安慰她吧。”我说完话,邵医生走到刘莉身边伸出手搂着哭泣的刘莉。

  “郑凯,我希望你和邵医生能真的走到一起。以后你们有孩子了,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都要精心的呵护,因为那是你们的亲身骨肉。”我说这话的时候,真是觉得自己要走了,把能嘱咐的都嘱咐一下。

  郑凯点了点头说:“发生这么多事,我明白了。我们既然要了孩子,我们就要对他负责。放心吧,不管是男孩和女孩,我和邵倩都会好好爱护的。”

  “王总,其实我从心里佩服你。其实我本来想这次事情解决后,我回去拜你为师的。希望你教我道法,教我为人。看来没机会了,希望有来生,我在拜你为师吧。”我说完这话,一向坚强的王羲也留下了眼泪。

  “小江,你是个好小伙子。我相信你会有一个好的来生。如果有缘我下辈子收你为徒。一会你走了,你会去本地的土地庙报道,我到时候多给你烧点纸钱,帮你打点打点。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王羲也是含泪说完这句话的。

  “来吧!小伙子,别在留恋人世间了。”那个飘忽的声音再次出现了。

  “我感觉有人在叫我过去,我是不是真的要走了。”我问王羲说。

  “应该是土地公在叫你。时辰差不多了,你也该走了。我要吹灭犀牛角了。小江你一路走好。”王羲说完就准备吹灭犀牛角,我也开始摆手和大家告别了。

  “不要吹!”刘莉向王羲那边跑了过去,可是已经晚了,犀牛角还是被吹灭了。

  我从脚开始慢慢的消失,然后身子,最后直到消失不见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空房子里面。房子四周仿佛是由玉石做的,我站了起来看了看房子角落里有一个女人背对着我站着。这个女人身材很好,一身紫色的旗袍贵气十足。

  难道这就是阎王殿吗?阎王不会是女的吧?我感觉这女的背影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请问我死了吗?”这是我最想知道的问题。

  这个女人冷笑了一声后转过身来,只见她秀美的面庞多了几分冷峻。

  “在他们眼里,你确实是死了。在我眼里你还活着。”女人的话我有些听不懂。

  “那我到底是死,还是没死啊?”我此时一头雾水。

  “其实你们之前和那个接阴婆斗法的时候,我都看在眼里。你也确实中了鬼婴的毒活不了多久了。不过你那个小情人,被我的玉发卡激发了身体的潜能后,不仅解决掉了接阴婆和几个鬼婴,还不经意的把你身上的毒给稀释了。而你的魂魄暂时保留在我的玉发卡中。这么说你懂了吗?”女人说完嘴角上扬,露出得意的表情。

  “你……你就是快餐店的那个明月?你是邪能教的人?你为什么要救我?”此时我不知道明月是敌还是友,或者说她像接阴婆一样是个阴谋贩子。

  “我确实是明月,不过你别误会,我不是在救你。是因为在我没有找你报仇之前,你还不能死。”明月的口气十分的霸气。

  “我们哪里来的仇啊?就因为我拿喷水枪,喷了你们的教徒吗?是你们先不对殴打人家妇女好不好。”对于这种邪教人士,作为正义一方的我不能妥协。

  “这只是一方面,你不仅妨碍我们发展教徒。还把我给你留下的复仇信物送给别的女孩,这是对我的大不敬。这两点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明月这理由找的,就像女人吃醋是的。

  “既然这样,那就等你帮我复活后,我在把玉发卡要回来就是了。”此时我心里偷着乐了,刘莉只要能看见活着的我,她才不会在乎玉发卡呢!

  “你把我的玉发卡当什么了。你想送人就送人,想要回来就要回来。既然你已经送给你那个小情人就送了吧。我都没有想到我的玉发卡,竟然和你那个小情人融合的那么好,能发挥那么大的威力。话说你那小情人到底是什么人?”明月即生气又好奇的说。

  ¤☆最新。{章节Bf上/酷?匠s…网}

  “我还想知道呢!还有你别老叫什么小情人。人家有名字叫刘莉,我们都叫她琉璃。”我解释说。

  “刘莉?琉璃?名字不错!帮我好好照顾她!记住等向我像琉璃取玉发卡的时候,就是我来报仇之时。”明月说完挥了一下手,玉房间开始七彩的变换。我被这颜色的变换,慌晕了眼睛。我身体摇摇晃晃的就晕倒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在郑凯的背上。

  “郑凯。”我轻声的叫着。

  “诈尸了!”郑凯吓得把我从后背一扔,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摔在地上后,我身体一阵的疼痛。此时我真是痛并快乐着,疼就说明我这是真的身体,而不是鬼魂的状态。

  我揉了揉自己的身体后,站了起来说:“我没死。我又活了。”

  刘莉看的我活了以后,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哭着说:“你吓死我了!以后不准你在死了!”

  “别哭了,你放心吧,以后你让我死,我都不会去死了。”我轻轻的拍了拍刘莉的后背安慰她说。

  郑凯略带歉意的说:“你小子是诈尸啊!刚才真是吓我一跳。既然没死等回到县城,我们好好喝一杯。”

  “好!一定的!”我激动的说。

  邵医生扶着王羲走到我身边,我感觉到王羲有很多话想问我。可能是觉得人多没有问出来,只是简单的对我说:“回来就好啊!”

  “是啊!我死了一次才知道活着的意思。还是活着好!”我发自内心的感慨。

  “你们就别煽情了!夜文能开车不?我不会开车,王羲腿有伤又开不了车。我走出去要猴年马月啊!”郑凯真是有点筋疲力尽了。

  我动了动胳膊和手后,觉得没问题。“我能开!走咱坐车走!”

  我们五个人上了悍马车,开出来灵水村。邵医生提议去她家住一晚,可以顺便给王羲治腿伤。

  我们有了路线后,我们加足马力往邵医生家行去。可是我心里总是哪里放不下,我从倒车镜看了看刘莉的头发,玉发卡没有戴在刘莉的头上了。

  王羲知道我在看什么,用手点了点自己的衣兜。示意玉发卡在他那里,玉发卡放在王羲那,我就放心多了。

  我心想,明月到底会怎么报仇?明月会亲手杀了我们吗?这一切未知的疑问,都需要我们自己去面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