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快餐店吃了午餐,吃饭的时候,刘莉问邵医生现在还害怕吗?邵医生说有我们陪着就不害怕了。反而有种做游戏的感觉。

  我说这就对了,只有放松心态,才能战胜那几个鬼婴。

  +F酷匠网唯|一正%#版K,C其他都是f盗版i@

  这时候我们四个在快餐店,看到有六人在到处问别人的手机号,问道一个女的时候,那女的不告诉人家。那六个人就准备揍那个女的。

  我哪能允许这种情况在我眼前发生,我举起我的喷水枪霸气的说:“兄弟们,子弹上膛了吧。咱们找那六个人试试枪。”

  刘莉第一个响应我,随后郑凯和邵医生也同意。

  我们拿着装满福尔马林的喷水枪,对着六个人就冲了过去。

  我拿着喷水枪,对着其中一个光头中年人就喷了过去。毕竟我们的喷水枪里装的是福尔马林溶液不是水。我这一枪喷下去,那刺鼻的气味一般人真是受不了。

  那光头没时间揍那女的了,捂着鼻子转过头对我喊到:“你们敢救这个恶魔!那你们也是恶魔!你们必须死!”

  “来吧!那我们就试试看看吧!”我说完就拿着喷水枪,出其不意的对着死光头的眼睛又一枪。我这基本就是一枪毙命,他闭着眼睛摸到桌子上的水杯就开始洗眼睛。我利用这个机会,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

  我一脚直接导致群战的开始,剩下的五个人和我们四个人开始短兵相接。毕竟我们手里有枪,加上大力石女刘莉的存在,我们打的他们完败。

  正当我们四个为自己的胜利高兴的时候,只见那个光头已经把眼睛洗好了。趁我们没注意的时候,他突出从兜里掏出一把像蛇一样的匕首,快速的向我冲了过来,直播用匕首刺我。因为他刺的实在太突然了,我来不及躲闪。眼见那匕首马上就要刺在我的身上了。只听快餐店不远处飘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说:“住手!你们还不够给邪能教丢人吗?连银蛇短剑都用上了,如果你们不想死就赶紧滚!”

  这个神秘的女声一说话,光头立马把银蛇匕首收了回去。但是他仍然恶狠狠的说:“哼!算你小子走运!要不是明姐发话了,我不会饶了你的。不过今天你给的耻辱,我会双倍奉还的!我们几个走!”

  “那我等着你啊!死光头!”我说完还不忘在他身上喷一枪福尔马林,此时光头已经敢怒不敢言了。

  等他们六个人走后,我准备感谢光头口中的明姐,我刚一转身那个明姐也起身背对着我离开了快餐店。我没有看清楚明姐的样子,但是她身材修长,还穿了一身复古的长裙,很有古代女子的韵味。

  刘莉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说:“夜文,你没事吧?你听那个女的说了吗?说他们给邪能教丢人了,也就是说这六个人是邪能教教众,和那个被鬼虐死的张厂长是一伙的。”

  “琉璃,你说的很对。邪能教的人没一个好东西。”我点了点头说。邵医生把被揍的女人扶了起来,简单给她看了看,女人没什么大碍。她向我们四个连声感谢,邵医生提议我们把她送回家,我们都没意见。

  我们准备走的时候,店老板叹了口气说:“那六个家伙,还有刚才走的那个女的饭钱还没给呢。”

  我决定好人做到底,帮着他们的饭钱都给结了。店老板感谢我的同时,给了我一个玉发卡和一张字条说:“这发卡是那女的在桌子上留的,还有一张字条。本来我准备拿玉发卡抵饭钱的,但是我不太敢收。既然你帮他们付钱了,这个是发卡还是按那女的意思给你吧。”

  我接过玉发卡看了看,上面刻着“明月”二字,玉发卡的手感很好,有种清凉的感觉。我打开字条一看,上面写着:“取发卡之日,就是报仇之时,明月留。”这不是字条啊!是一张明晃晃的战书啊!

  刘莉以为玉发卡是那个明姐,送我的什么信物呢。她一把抢过玉发卡和字条说:“我不准你和那个妖女的联系,她是邪教的人,会害死你的!”

  “琉璃,你误会了。你看看字条上写的字在吃醋也不迟啊!”我无语的说。

  刘莉看了看字条才恍然大悟的说:“夜文,这个妖女是想找你报仇。发卡你带着会有危险,还是送给我吧,我帮你保存。”刘莉说完就把玉发卡带到了自己的头上。

  本来我怕刘莉带着玉发卡,到时候明月会找刘莉报仇。但是当我看见刘莉带上玉发卡后这么漂亮,我就不忍心要回来了。

  “琉璃,你带上这个发卡真漂亮。”我赞美刘莉说。

  “真的吗?邵医生,你觉得好看吗?”刘莉赶紧求证一下。

  “是啊!非常的好看。你带上后有一种特殊的高贵的气质。”邵医生说的是实话,确实这玉发卡有提升人气质的功能。

  此时我对明月的身份很是好奇,我觉得她应该是邪能教的骨干力量。

  我们把被邪能教揍的女人送回家后,就开车往灵水村走。路上郑凯问我,要是那个明月到时候报复我们怎么办?我微微一笑说:“还是先活过今晚再说吧。”

  我们回到孟婆婆家以后,王羲已经写了几百张灵符了。还准备了一个大水缸,给我们装福尔马林用的。

  我们把在快餐店的事和王羲说了,刘莉还把玉发卡拿给王羲看了看。王羲接过玉发卡后看了看说:“这个玉成色很好,是一件极品玉件。带上会有聚气凝神的作用。至于你们说邪能教的什么明月会来报复你们,你们当一玩笑罢了。这种邪教政府早晚会取缔的。”

  王羲这么说,我就可以放心的让刘莉带着玉发卡了。

  因为有了上次的金字护体,我让王羲给我们每人都写一个金字。王羲偷偷告诉我,女鬼婴选的都是极阴的时间和极阴的地点,他的金字没有用的。

  我告诉王羲,就算没有用,给我们写上也是一种心里安慰。王羲觉得也是,所以在我们手上画了符字。

  郑凯向王羲要了,救过他命的符咒的音乐,在悍马车里试放了一会。他把声音开到最大,顿时歌声震天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