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王羲竖起了大拇指说:“你太牛逼!听你这么说,我都想去你说的那个玄学院去看看了。”

  王羲笑了笑说:“没什么好去的。和普通大学差不多,就是学的东西不一样而已。对了,我们赶紧还是去夜店吧。去晚了又是一个命案!”

  我问了邵医生王颖经常去哪个夜店,邵医生指路,我们就开车往那里驶去。

  邵医生给自己男友打电话报平安,说今晚可能回不去了。邵医生男友很生气的在电话里说,为什么不回来,是不是在哪鬼混去了。

  邵医生很委屈的把实话说了出来,我们都以为邵医生的男友不会信呢!

  谁知道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很低沉的说:“其实王颖的孩子是我的。”

  邵医生的男友是女婴的亲爸爸,这对我们三个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对于邵医生来说却是晴天霹雳,邵医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只听邵医生对着电话大骂道:“郑凯,你个禽兽!你搞我闺蜜!你不得好死!”

  “邵倩,你听我解释,哪次我们都喝多了,事后我……”没等郑凯解释完,邵医生就准备挂断电话。

  不过没等电话挂断,就被王羲抢过电话说:“你们的感情问题先放一边,现在是人命关天的事,我相信邵医生,你也不希望你男友死。小伙子,你要是想活命,就赶紧往人多的地方跑。人多的地方阳气重,鬼婴不敢轻举妄动的。我们也随时保持电话联系,有情况的话,我会电话告诉你怎么做的。”

  此时郑凯电话里哆哆嗦嗦的说:“好好!那我现在就去广场,那里人多。你们电话千万别挂啊!我可不想死!”郑凯一边打电话,一边开门就死命的往外跑。

  邵医生和郑凯毕竟有感情的,邵医生在车里对着电话喊道:“郑凯,你不能死!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邵医生说完就哭了,刘莉搂着邵医生,轻声的安慰她。

  王羲继续和郑凯保持通话,我则是调转车头,根据导航往广场加速行驶。

  郑凯几乎是实时的向我们在电话里通报他的位置,郑凯说他已经下楼了,准备直接打车去广场。他还没等到车呢,就很害怕的说,他看见角落里有个女孩盯着他看。王羲告诉他先别紧张,镇定的往前走,看看那个女孩是不是会跟着他走。就算真是鬼女婴,只要在有人的地方,她应该不会轻举妄动的。

  郑凯点了点头说好,然后他就装作没事一样的继续往前走。他走了大约三十秒后,电话里告诉我们。那个女孩开始跟着他一起走了,女孩看起来十来岁的样子,穿着芭比娃娃的衣服。王羲确定女孩就是鬼女婴,没有想到她已经阴生长的这么快了。王羲让郑凯镇定一点,哪里人多去哪里,电话时刻保持联系。

  郑凯快步的往前走,因为他走的是主街,所以人还是比较多的。鬼女婴只是默默低着头跟在他的身后。大约五分钟后郑凯告诉我们,他看见两个巡逻的警察,他找警察帮忙可以不。王羲说可以,让郑凯告诉警察后面的女孩可能是精神病一直跟着自己。郑凯照做后,警察果然帮郑凯拦住了鬼女婴。郑凯可能觉得自己已经脱身了,他说有一条去广场的近路,穿过一条胡同,就能早点到广场。他决定走穿胡同,走近路去广场。

  郑凯没等王羲劝阻,他已经开始加速的跑了起来,跑进了一条胡同。王羲电话里喊道:“别走近路危险!往人多的地方走!”郑凯已经意识到不对了,刚想扭头回去。只听他大喊一声:“鬼啊!你别过来!我不是你爸爸,我没你这么大的女儿!”

  G/酷匠=网:s正版b首m发W

  “坏了!鬼女婴追上去了!”王羲说完以后,我们车里的气愤顿时凝重了起来,尤其是邵医生嗓子都快哭哑了。

  王羲倒是很镇定的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小的播放器,打开后找到一首念唱的什么歌曲,好像都是梵文。然后把播放器的声音开到最大,让播放器的喇叭对着手机的话筒。

  王羲对着电话说:“你手机开免提,把声音调到最大试试看!”

  郑凯听后照着做了,一分钟后他告诉我们挺管用的,女婴捂着耳朵不敢上前了。王羲告诉他利用这个机会赶紧跑。郑凯听后就撒腿就跑。

  “这都行?”我吃惊的问。

  “我也就是试试看而已。行就行,不行我也没办法了。不过结果看来,还是真行。”原来王羲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可怜的郑凯当了试验品。

  郑凯告诉我们因为有了这声音的存在,女婴一直和他保持大概十米的距离不敢上前。而且他离广场已经不远了,王羲说我们也快到了,让他在坚持一会。

  可是郑凯乐观的有点早了,当他以为没事的时候,郑凯的手机突然断线了,估计是没电了。

  我们都觉得郑凯这下是玩完了,王羲说应该不会,毕竟他现在已经到了人多的地方。还是让我按原计划开车去广场。这期间王羲拿出几个灵符,让我们把车窗全部给贴上。因为女婴又长大了,原来车外的两个灵符已经镇不住她了。

  我踩死油门终于到了广场边上,我们问邵医生哪个是郑凯,邵医生拉下车窗就大喊郑凯的名字。这时候一个年轻小伙向我们招手,他竟然在跳广场舞大妈的中间站着,他可真会找地方。

  他听见我们的邵医生的呼喊后,赶紧向我们车边跑了过来,邵医生把车门给他打开后,他赶紧上车。

  上车后郑凯就和邵医生拥抱着。王羲问郑凯鬼女婴在哪?郑凯说他也不知道,他到了广场后,女婴就消失了。王羲叫我直接开车去灵水村,只要郑凯在车上,女婴就会跟着我们的。

  这时候郑凯才知道自己就是个诱饵,他跟着我们可能会死,但是不跟着我们他一定会死。

  我加速开车就往灵水村的方向行驶去,很快我的车就行驶到没人的公路上。可能郑凯和邵医生都惊魂未定,郑凯进来的时候,之前邵医生打开的车窗没有关,我们谁也没当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