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我用眼神看了看王羲,王羲点头示意可以去警局。我就在电话里和民警说我们会去协助调查。

  等挂了电话后,王羲已经安排好怎么做了。王羲让我们先把孟婆婆送到可以打车的地方,让孟婆婆先回家。而王羲跟着我们一起去公安局,顺便把张厂长的事故一起报案。

  “我们去警察局,能说的清楚吗?我可不想蹲监狱啊!”我持怀疑态度说。

  王羲笑了笑没说话。刘莉安慰我说:“夜文,你就相信王叔吧。他一定有办法的。”

  没办法,现如今只能按照王羲说的做了。

  我们开车把孟婆婆送到出租车站,帮她找了一辆出租车。孟婆婆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女婴引导她的家。我心想自身都难保呢,怎么引啊!

  王羲倒是很有信心的说:“孟婆婆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可以做到的。”

  我们把孟婆婆送走后,就开车回到张厂长的出事地点。王羲让我报警,我拨了110的电话,说明出事时间和地点。110接线员让我们别动,警车马上就来。

  二十分钟以后,110警车过来,警察下车看了看现场。警察问我们死者是怎么死的,我按照王羲交代的告诉警察说,他就是突然翻车,自己咬自己的手指,自己扣自己的眼睛,然后自己又拿匕首捅了自己的胸口和脖子。我并没有提鬼的事。

  警察虽然不是很信,但是根据现场来看,警察不信也得信。因为如果不说鬼的存在的话,确实都是他自残的自杀行为。

  警察让我们回去协助调查,我告诉警察我还有个案子也要回去协助调查。警察问我是什么案子,我说就是今天14号楼14号房间的密室杀人案件。警察愣了一下,带着戏谑的口吻说:“你小子一天就在两场命案现场,我看你一会怎么解释。”

  “两场命案现场,我也在啊!但是我们都是好人,不怕你们审问!”刘莉走到我身边,握紧我的手说。我知道他在给我信心。王羲站在一边微笑着沉默不语,很胸有成竹的样子。

  就这样我们三个跟着110的警车,回到警局协助调查去了。

  我们三个人来到警局后,我看见邵医生坐在里面,她看见我们来了,略显激动的对着我说,让我们赶紧和警察解释清楚,要不然警察不让她走。要是回去晚了她男友会着急的。

  王羲和警察说让我们和邵医生单独聊聊,否则我们什么也不会说的。毕竟我们不是犯罪嫌疑人,警察同意了我们的要求。

  我们和邵医生被带进一个屋里,我进去就直奔主题说:“邵医生,张厂长不是女婴的父亲。你想想还有谁可能是女婴的父亲。”

  邵医生听到以后,略带惊讶的说:“如果张厂长不是女婴的父亲,我也不知道了。因为王颖经常去夜店玩一夜情的,和她有关系的男人那么多。我怎么知道是哪个啊?”

  “就算不知道,我们也得找。如果王颖真的是和夜店的某个男人一夜情怀的女婴的话,他父亲此时在夜店的可能性很大,那么的女婴肯定回去夜店找他父亲。那么等我们从警局出去了,我们就去夜店守株待兔等着女婴来。”王羲真是聪明,分析的很有道理,简直就是当警察的料啊!

  一听能出警局,邵医生兴奋的说:“我们怎么出去啊?我在这里带了一下午了,都快闷死了!”

  王羲告诉我们一会警察询问我们的时候,一问三不知就行。至于怎么出去他自有办法。

  等我们四个人谈完话后,我们出了小屋。警察果然和王羲预料的一样,把我们四个人分开一个一个的询问。

  询问我的是一个年轻的警察,他上来就问:“你为什么去找邵医生?你们为什么去死者家属的家里?”“不知道!”我就三个字回到他。

  年轻的警察开始脾气还行,他说:“你不知道是吧?那我问问你知道的。你姓什么?”

  “不知道!”我还是这三个字。

  这回年轻的警察被我有点惹毛了,他准备起身揍我。我很牛逼的指了指身上的纽扣说:“知道这是什么吗?纽扣针孔摄像头,你要是敢揍我的话。都会被录下来的!我会去法院起诉你暴力执法的!”我说完就从兜里掏出记者证,往桌上一放。然后就不鸟他了。

  年轻的警察看见我的记者证后,态度顿时就对我变了很多。

  aW酷匠2网-正版1x首O发

  我说我是暗访记者,有些事不方便说。我告诉警察和我们一起来的中年人,也就是王羲,是我们的主管领导。有什么问题去问他,我这边无可奉告。警察问我是那个电视台的记者,我装逼的说央视的。年轻警察就没什么敢问的了。我心想这年头记者比警察牛逼。

  我觉得我就挺装逼了,谁知道王羲比我还装逼,或者应该说是牛逼。大约过了十分钟,王羲在一个中年警察的陪同下,来到了审问我的屋里。

  中年警察一进来就说:“小刘,把人放了。把之前录得口供全部删掉,这案子不用你接手,就当没有这事。”

  年轻警察愣了一下说:“是局长。”他说完就把录口供的纸给撕掉了。

  那个局长很客气的对我说:“小伙子,没吓到你吧?这里没事了,跟着王教授走吧。”

  “没事!刘警官人不错。没难为我。那我就走了。”我说完看了看王羲,王羲很得意的对着我笑了笑。

  就这样我们亲自被警察局长送上了车,我们大家都很疑惑,王羲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王叔,你认识这个局长吗?他怎么就把我们放了呢?”刘莉好奇的问道。

  “那个局长叫你王教授,你不会给他讲过课吧?”我猜测的问。

  王羲说他没有给这个局长讲过课,这是个分局长小角色。但是以前他当玄学院教授的时候,给警察总局的局长讲过课。因为有很多案件已经超出了科学的范畴,被定义为灵异案件。警察总局也不得不相信世上有鬼的存在,所以派警察总局的局长和骨干力量,来我们玄学院听了几节课,都是我主讲的,所以就认识他们总局的局长。王羲刚才就是直接给警察总局的局长,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而已。分局局长就亲自把我们给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